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寒门崛起》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颤抖吧
    天色已经黑了,放眼远望,一团漆黑,抬头仰望,天空零星点点。

    五溪山脚下,灯火连营。

    “县尊,南蛮虽然色厉内荏,但毕竟人多势众,我军仅有千人,正面交锋难以取胜,为之奈何?”韩典吏、刘典吏两人在营帐内,一脸发愁。

    “攻身为下,攻心为上。”朱平安一脸自信的说道。

    “攻心?!”韩典吏、刘典吏两人不解,“敢问县尊,如何攻心?”

    “南蛮苗裔不是忌惮我军吗?”朱平安微微笑了笑,“那就让他们颤抖吧。”

    韩典吏、刘典吏两人闻言,四目相对,一脸懵逼,眼睛找不到焦距,他们能听懂县尊说的每一个字,但是组在一起,却不知其所以然。

    “韩典吏,你带一百人马悄悄出营,返回靖南县城,广征旗帜、号角和牛皮鼓,多多益善,等到子时后再悄悄的回营,不要让南蛮苗裔发现,我有重用;刘典吏,半个时辰后,你点齐两百人马,也悄悄出营,不要点火把,不要喧哗,至三里处的矮山背后,再点燃火把,人手一支火把,每个人间隔两米距离,队形拉长,大摇大摆的回返营地。到了营地后,歇息一刻,然后再多带一百人悄悄出营,如此重复三次......”

    朱平安对两人下令道。

    韩典吏、刘典吏两人闻言,顿时眼睛一亮,两人隐约明白县尊的用意了。

    “遵命。”两人领命,下去准备了。

    在两人下去不久,便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哗,朱平安正要出帐查看发生了何事,便见刘大刀从外面走了进来,咳嗽了一声,对朱平安说道,“咳咳,公子,那个......那个......画儿姑娘和若男姑娘来了。”

    “what?”朱平安闻言,英语都忍不住脱口而出。

    “姑......姑爷......”帐门口挤进来一个小脑袋,不是画儿是谁啊。

    “老爷。”接着又挤进来一个脑袋,正是若男。

    两人都是女扮男装,不知从哪里找了两身兵丁衣服,穿着布面胸甲......

    “咳咳,公子,我去外面把风......”刘大刀咳嗽了一声,识趣的出了营帐。

    “回来......”朱平安一脸无语的看着刘大刀的背影,忍不住喊道,你把哪门子风啊?!搞的我好像要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似的?!

    不过,刘大刀也忒识趣了,早就出了营帐了,朱平安的喊话,做了无用功。

    “胡闹!你们来干什么?!”朱平安看向画儿和妖女若男,忍不住生气道。

    “姑爷,人家不放心你嘛......来之前,小姐吩咐过,让我照顾好姑爷的......”画儿耷拉着脑袋,小手绞着胸甲的系带,蚊子一样回道。

    “凶什么嘛,若不是画儿三番五次求我,我才不会来呢。”若男哼了一声。

    “这里是军营重地,刀剑无眼,你们快些回去。”朱平安对两人说道。

    画儿低着头不言语,没有说话,不过这已经足够表明她的态度了。

    “我知道你想要照顾我。不过,这里是军营重地,战争不是儿戏,你在这里发挥不了作用,不仅照顾不了我,还会拖累我。”朱平安叹了一口气,一脸严肃的看着画儿说道,“另外,你这女扮男装也太自欺欺人了,任人一眼就能发现你是女的。若你留在军营里,让下面怎么看我?!平叛之际,竟然召侍女入军营行乐?!上官如此,下面人谁还会听我军令?!岂不是军心动摇,败局已定?!还是方才那句话,战争可不是儿戏,若是此战战败,我便是在战场上侥幸逃得一命,圣上也不会饶了我。如此,画儿,你确定还要留在这里吗?”

    “我......”画儿听朱平安说的如此严肃,不由连连摇头,眼睛都红了。

    “那就回去吧。”朱平安点了点头。

    “我......”画儿低着脑袋,一脸犹豫,心里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姑爷,我是弱女子,保护不了姑爷,可是若男可以。她武艺高强,姑爷是见识过的,方才营门两个兵士拦我们,都不是若男对手。除非姑爷同意让若男留下来保护姑爷,不然我不走。”画儿抬起头,固执的说道。

    “不用。”朱平安无语。

    “若男她女扮男装扮的好,没人认出她来。”画儿又补充了一句。

    “不需要。”朱平安又重复了一遍。

    画儿固执的抬头看着朱平安,弱小可怜,却又固执的一塌糊涂......

    妖女若男似乎很有经验,女扮男装做的很到位。为免多生事端,朱平安只好同意留下了妖女若男,令刘大刀派人火速送画儿回县城。

    半个多时辰后。

    盘踞着南蛮苗裔的山上,一个放哨警戒的南蛮苗裔忽地发现,对面三里左右的山脚,忽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光点,像是萤火虫的光一样。

    出现幻觉了?将星星看成火点了?

    他忙伸手揉了揉眼睛,再度睁开,然后发现,方才那个光点后又出现了一个光点,接着又出现了一个,再接着又出现了一个光点,还在移动......

    这是......

    他不由愣住了,等到光点出现了七八个的时候,他忽地反应了过来,不由指着前面大喊了起来,“有情况,前面有情况,明狗的援军到了......”

    他这一喊,顿时将附近的东南苗裔全都惊动了,这些人慌忙过来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然后他们也看到了一排光点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

    那是移动火把......

    那是靖南过来的方向,火把也是向着这边移动......果然是明狗的援军到了!

    于是,他们迅速将情况反应了上去。

    很快,彝兰夫人就收到了下面的急报,由一个丫头扶着她,拄着虎头拐杖往山下远望,果然看到了一排排火把在向山下大营的方向而来。

    彝兰夫人一边观察,一边吩咐下面加强戒备。

    在彝兰夫人等南蛮苗裔的注视下,那一支支火把进入了山下靖南大营。

    看着一支支火把进入山下大营,彝兰夫人不由皱起了眉头,看火把的数量,以及火把队伍的长度,粗略估算了一下,看样子明人至少来了千余援军。

    明人之所以有恃无恐,便是因为有援军吗?!彝兰夫人皱着眉头想道。

    大约又过了半个多时辰,彝兰夫人又听到下面一阵喧哗,接着便听到禀报说明人又来援军了。然后,彝兰夫人果然又看到一队火把自靖南方向而来。

    彝兰夫人又数了一下火把数量,粗略估算了一下,然后眉头皱的更紧了,这次明人的援军比方才还要多一些,大约有一千五左右的样子。

    如此,又过了半个多时辰,彝兰夫人又听到下面传来了一阵喧哗。

    不会是明人又来援军了吧?!彝兰夫人听到喧哗是便有一阵不祥的预感。

    果然,很快便有人来报说明狗援军又来了。

    彝兰夫人......

    和前两次一样,彝兰夫人又数了一次火把,粗略估算了一下,一刹那面色变的灰白,这一次明人的援军比之前的还要多,大约两千人左右。

    又过了半个时辰,未等下面人来报,彝兰夫人便自觉令人扶着往远处观望。

    一直观望了良久,彝兰夫人才松了一口气,总算没有再来援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