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寒门崛起》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一张利嘴平苗蛮(中)
    谎言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就是你说的每一句都是真话,可是组合一起就是一个巨大的谎言。

    朱平安深的其中三味。

    靖南的确有十万百姓,洪灾期间也的确逃难来了十八万难民;朱平安也的确是浙江提刑按察使司佥事、代靖南知县;浙江提刑按察使司佥事也的确有练兵之责;靖南兵马少,但浙江的兵马真的很多;朱平安也的确有密折上奏之权,这在靖南不是什么秘密,基本上都知道......

    正因为朱平安说的这些都是真话,彝兰夫人也都是知道的,所以下意识的就相信了朱平安五万大军的说法,心里面对朱平安忌惮不已。

    一众五溪苗包括蝴蝶在内,对朱平安口中的五万大军,更是没多少怀疑。

    毕竟眼见为实嘛,四周八方的山野上全是明人的战旗,漫山遍野都是明人。

    “咳咳,朱大人有五万大军,我五溪苗也有五万百战勇士,个个都是斗熊搏虎的好手,放对厮杀,我五溪苗从不弱于你们汉人!朱大人未免太过自信了,你一声令下,灰飞烟灭的一定是你们汉人,而非我五溪苗!”

    彝兰夫人咳嗽了一声,坐直了身体,目视朱平安,一脸自信的说道。

    一众五溪苗提起胸膛,挥舞兵器,齐声大喝,配合彝兰夫人,彰显他们的武勇。

    妖女若男见状,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你们竟然信了书呆子的话?!方才还觉得五溪苗土司眼神毒辣、不可小觑呢,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被书呆子骗了.......

    “呵呵,土司才是真的说笑了。我一路走来,细数的你们的土灶,佐以你们的营帐数目,判断跪族上下不过三万余人而已,这还包括老幼妇孺在内。真正可战之人,不过一万左右罢了,何来五万百战勇士?!”

    朱平安微笑着看向彝兰夫人,缓缓说道。

    彝兰夫人闻言,脸色不由微红,毕竟她的脸皮没有朱平安那么厚。

    “靠!这狗官的狗眼可真毒!”数个五溪苗闻言,忍不住惊讶出声。

    彝兰夫人忍不住瞪了他们一眼,几个五溪苗也知道自己话语暴露了己方虚实,后知后觉的捂住了嘴巴,不过马后炮而已,为时已晚。

    彝兰夫人瞥到了朱平安嘴角的弧度,不由恼羞成怒,冷笑了一声威胁道:“贵军人多又如何?!此时此刻此地,我五溪苗可是占据绝对优势,我有数万勇士,朱大人你们不过十一人而已!你说我一声令下,结果如何?!”

    “爵主英明,只要爵主一声令下,我们擒杀狗官如杀鸡一般!所谓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狗官一死,外面的五万明狗自然也就做鸟兽散!”

    “请爵主下令!”

    一众五溪苗纷纷上前请缨。

    妖女若男见状,忍不住心头又浮现出一句“书呆子,我要被你害死了”。

    方才还觉得书呆子厉害呢,三言两语就将五溪苗骗的团团转!可是现在呢,怕是要被恼羞成怒的五溪苗给剁成肉泥了,最好的下场也是沦为阶下囚了,听说五溪苗对待女俘虏,都是作为女奴的......

    书呆子,让你逞能装蒜,现在出事了吧!连累姑奶奶也被你害惨了。

    想到这,妖女若男又忍不住翻朱平安的旧账了......

    刘大刀等人忙上前数步,挡在了朱平安面前,警惕的看着群情激愤的五溪苗。

    “淡定,淡定......五溪苗土司在说笑呢,你们竟然信以为真,且先退下。”面对彝兰夫人的威胁,面对周围群情激愤、主动请缨的五溪苗蛮,朱平安脸上笑容依旧,翘着二郎腿对刘大刀等人笑着说道。

    “公子......”刘大刀等人担忧道。

    “放心。”朱平安自信的说道,“以土司的聪明才智,绝不做如此蠢事的。”

    “哦?何以见得?”彝兰夫人好整以暇的看向朱平安,宛若在看笼中猎物一样。

    “很简单啊,此乃取死之道,土司又怎会做呢。”朱平安微笑着回道。

    “狗官,你弄错了!这是你的取死之道!”蝴蝶瞪了朱平安一眼。

    彝兰夫人目光灼灼的看着朱平安,等着朱平安的解释。

    “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也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你们擒贼先擒王,无非两种情况,擒杀本官,或者擒拿本官。若是你们擒杀本官,不用怀疑,你们五溪苗一定会亡种灭族,且不说外面的愤怒的五万大军定会为本官报仇,便是你们侥幸退了本官设在外面的五万大军,朝廷也会钦点大军灭杀了尔等全族!本官可是朝廷命官,还是五品大员,你们若杀本官,那就是与朝廷不死不休,朝廷又岂会饶了尔等!”

    “若你们擒拿本官,以本官为人质,逼迫本官五万大军退去......呵呵,这也是取死之道,本官劝你们不要妄想了。放心,若你们真能擒拿了本官,本官一定会配合你们,令外面的五万大军退去......然后呢,你们擒拿本官一时,还能擒拿本官一世?!三五日尚可以解释,若是再多,扣押朝廷命官,等同打脸造反,朝廷又岂会饶了尔等?!所以,最多三五日,你们只能放了本官。本官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待你们放本官脱困之时,便是尔等灭族之日!本官也是要面子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本官的履历上可不能留下污点!所以,你们五溪苗只有灭族一途了,你们灭族了,我战报上写什么便是什么。”

    “所以,无论哪种擒王方式,都是你们五溪苗的取死之道!我是无所谓,有你们五溪苗全族陪葬,相比在下面的日子也能过得滋润。”

    朱平安优哉游哉的翘着二郎腿,微笑着看着彝兰夫人,缓缓的说道。

    “呸!想得美!”蝴蝶见状,忍不住啐了一口。

    “这狗官心可真黑!放他一条狗命,还要杀我们全族!”一众五溪苗侧目不已。

    彝兰夫人听了朱平安的分析,心中的那一抹擒贼先擒王的念头彻底被粉碎。

    确实!

    擒贼先擒王,行不通!

    即便侥幸度过一时,回头面临的不是朝廷的报复就是朱平安的报复!无论是谁的报复,我五溪苗都承受不起!

    朱平安一条命,与五溪苗全族而言,孰轻孰重,根本就不用考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