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寒门崛起》正文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兵部集议
    在朱平安前脚离开后,后面白副使露出一副蓦然想起的神情,扭头向一旁的张楚峰说道,“张大人,你方才让朱大人快些去兵部禀告紧急军情,我这会忽地想起来,今早臬台大人让你去请胡宗宪巡按过衙商议明年分巡道有关事宜,胡巡按不是回复说兵部今天上午函请了户部、江浙巡抚等有司以及一些将领集议兵事,他上午恐怕没有时间,改日再来衙门商议吗?这会他们应该正在兵部集议兵事来着,朱大人这会过去,不是”

    “哎呀,我怎么把这茬忘了。”张楚峰一副被提醒后忽然记起的模样,一拍大腿道。

    什么忘了。

    你是故意的吧你记性在咱们衙门那是出了名的好,陈年烂谷子的小事你都记得清清楚楚,更何况这是今天早上的事,才过去不到一刻钟时间,你怎么可能会忘了,不过,又与我有什么关系呢,你说忘了就忘了吧,

    白副使看了眼张楚峰,微微笑了笑,并没有揭破张楚峰蹩脚的谎言。

    是的,白副使没有看错,张楚峰就是故意的。

    刚才他催促朱平安快些去兵部禀告,就是想让朱平安赶在兵部集议结束前禀告这则滑天下之大稽的紧急军情,让集会的各衙门官员都听到朱平安的这则紧急军情,好让朱平安在一众官员面前丢一个大脸。

    这么多衙门呢,今天朱平安丢了脸,明天就能传遍应天各大衙门,后天就能传遍应天官场

    张楚峰拍完大腿又笑了笑了,接着说道,“不过,这样也好着呢。兵部、户部、巡抚、巡按御史以及诸将集议兵事,定然事关倭患。子厚的那则紧急军情又事关上虞登陆之倭寇,正好可以趁集议之机集思广益一下子,也省的子厚多跑路了。所谓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就是这个道理。”

    白副使微微笑了笑,没有说话。

    “子厚推断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不过,也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你们下去也都再研究研究。”张臬台端起茶杯,对白副使和张楚峰说道。

    “呵呵,子厚的推断挺有意思的,下去我找时间研究研究”白副使起身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拱手向张臬台告辞,端茶就是送客的意思,他这种官场老人又岂会不知。

    “臬台大人,白大人,这还研究什么啊,子厚的推断太过离奇了,不到一百人的倭寇敢袭扰应天巨城,怎么可能呢,这根本就是一无稽之谈。”

    张楚峰也跟着白副使起身向张臬台告辞,不过一边起身告辞,一边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在他眼中朱平安的推断没有一点可研究性,就是一个笑话。

    待出了门,张楚峰问白副使道,“白大人,您下去还真要研究朱平安这离谱的推断啊?”

    “对啊,不过,我要找时间研究,最近公务繁忙,怕是难以找到时间”

    白副使微微笑了笑。

    “呵呵,那我也像白大人一样,‘找’时间研究吧”张楚峰顿悟,笑了起来。

    朱平安出了提刑按察使司衙门,一路马不停蹄赶往兵部衙门,到了兵部衙门翻身下马。

    “朱大人,您来了。”值班的差役上次接待过朱平安,一眼就认出了朱平安,上前躬身问好。

    “哦,你是张远。”朱平安几乎过目不忘,也认出了这位差役。

    张远听到朱平安叫出了他的名字,一脸惊喜,“朱大人,小的的贱名你还记得呢,真是太荣幸了。”

    “呵呵,上次有劳你引我拜见张尚书了,如何会不记得。”朱平安微微笑了笑,接着一脸严肃的说道,“张远,我今日有紧急军情上报张尚书,烦请你进去通禀。”

    “朱大人,您言重了。您在客房稍候片刻,小的这就进去通禀。”张远应声道,顿了一下,接着又提醒朱平安道,“不过,尚书大人这会正跟户部的几位大人还有浙江巡抚李大人以及巡按御史胡大人,还有一些将军在集议兵事呢。小的也不知道尚书大人何时能接见朱大人您。”

    “我省的。”朱平安点了点头,“有劳你进去通禀吧。”

    张远应声进去通禀,临行前交代衙门其他差役领着朱平安去客房稍候。

    朱平安随另一位差役前往客房等候,在路上向其问道,“方才张远所言,浙江巡抚李大人是?”

    “回朱大人,浙江巡抚李大人名讳李天宠,是昨天方上任的。之前,李巡抚任徐州兵备副使,前段时间,李大人率兵在通州、如皋地区打退了好几拨倭寇,战绩卓著,圣上特升李大人为浙江巡抚,昨天上任的。”

    差役解释道。

    朱平安点了点头,原来李天宠李大人是昨天上任的啊,自己桃花集练兵,消息滞后也正常。

    李天宠李大人,朱平安虽然没见过,但是在现代,也知道这位李大人的大略事迹,这位李大人是位抗倭名将,是个好官,因为抗倭有功,一路晋升至浙江巡抚,不过可惜,本来可以在抗倭舞台上大展身手,时运不济,历史上,他跟张经是难兄难弟,两人最后的下场是一样的

    一定要尽力改变这段历史,避免悲剧的发生。

    能人干将越多。

    倭患也能越早清除,沿海的老百姓也能越早一日过上安稳平定的日子。

    张远进去通禀时,集议正在进行,张经还有些不悦,“本官不是交代,若无紧要之事,不得打扰吗?”

    “大人息怒,浙江提刑按察使司佥事朱平安朱大人有要紧军情禀告,小的不敢耽误。”

    张远慌忙解释道。

    “哦,这样的话,那你做的很对。”张经点了点头,脸色好转,甚至还勉励了张远一句,接着对其交代道,“既是紧急军情,那你速速请朱大人前来。朱大人是知兵的,待报完紧急军情,正好也可以列席集议。”

    “遵命。”张远领命。

    很快,朱平安在张远的引领下,来到了集议的地方,通禀后,进入集议大厅。

    <scrpt>();</scr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