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690章 通感压迫
    “斯嘉丽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这个声音很熟悉,且斯嘉丽真的不想再次听见。当她看见乔纳斯从旁边走了出来后,斯嘉丽脸上显出震惊和恼怒:“是你布的局?”

    “不不不!这一切和我无关。实际上,这都是我老师的主意。”乔纳斯坐到床前,用手抚摸斯嘉丽的脸蛋。在被对方挣扎扭开后,他并未放弃,反而一把抓住对方的脸颊,戏虐道,“本来我可以不用来见面。但是我还想给你一个机会。如果想少吃点苦头,最好得按照我的要求去做。”

    “呸,这可是在美国。你以为是在墨西哥丛林?”

    “哈,不错。这里确实是美国。可谁能想到斯嘉丽小姐在这里遭受折磨了?索斯盖德集团即使想救你,也得先找到你的位置。就怕等不到他们,你究竟被折磨而死了。你可别忘了,是谁将你引到这里来的!”

    斯嘉丽当然明白其深意:“程雨蝶被你们胁迫了?”

    “哼,胁迫也好,自愿也罢。总之你现在到了我们手上,就没好果子吃。上次我们想和索斯盖德集团合作,结果你不仅不帮助牵线,还让我们惹了*烦。我老师为此很生气,他想要让你吃点苦头。所以我想,如果你够聪明,接下来就得顺着我老师的意思去做。顺便说一声,我可是特意从墨西哥飞过来提醒你这些,以防你有皮肉之苦。”

    “那我倒是要谢谢你!可你为何要这么做?”

    “因为我对你倾慕已久,自然不想你受苦。”乔纳斯再次用手抚摸斯嘉丽的脸蛋,这次到没有得到对方的抗拒。

    这家伙来这里当然不是为了讨好斯嘉丽,也不是为了营救斯嘉丽。他这么做其实也是说客的一种手段。看上去是好心提醒斯嘉丽少受点苦头,实则是让斯嘉丽顺从维克托的意思。那顺从之后怎么做?还不是让索斯盖德集团和之前的合作伙伴翻脸,好解开维克托在墨西哥和美国的困局。

    但斯嘉丽不想这么做,她也不想继续被困在这边。所以,她需要跟乔纳斯周旋。斯嘉丽同样知道,程雨蝶不会轻易放弃自己。那么,程雨蝶一定也在想办法,所以,谁都不要放弃希望。

    在艾尔兰斯浮出水面之后,谢钟阳和张峰下了飞机第一时间便和美国当地警方和国际刑警组织接洽。他们需要立刻对艾尔兰斯展开调查。只是因为马维宇和张可颐获取证据的手段不合程序,所以他们并不能马上行动。可同时,马维宇也给谢钟阳带来一个利好信息。

    马维宇在艾尔兰斯的住所发现了和鼍龙复仇计划相关的一些文档资料,这些文档资料已经传给了曹倩。曹倩正在搜集相关证据进行分析。而这份资料也同样发到了国际刑警和美国警方的手上。

    现在一切证据都指向艾尔兰斯,就等最终能揭开艾尔兰斯真面目的方式了。

    通过比拉尔多这条线最终挖出了艾尔兰斯。另一边,艾尔科其的这条线目前已经证明罗纳德隶属某个犯罪集团,而这个犯罪集团背后有墨西哥人和印第安人的影子。

    在赶往美墨边境的途中,谢钟阳不断看着各方传过来的资料。对他们而言,现在无时无刻都得工作,因为时间不由得他们放松。

    张峰看着谢钟阳皱起的眉头,道了句:“我们应该还有不到二十小时!”

    谢钟阳点点头:“计算余莫凡被绑走开始,离七十二小时黄金时限确实不足二十小时。虽然我们已经找出了艾尔兰斯,但是却不足以解开答案。如今我们的重点,除了要继续深挖艾尔科其自杀这条线,也要尽快通过这条线找到余莫凡。”

    “你觉得艾尔科其这条线的关键在哪?”

    “艾尔科其自杀和比拉尔多死亡有相似点,便是都受到身边人的影响。比拉尔多是因为宗教强迫,而艾尔科其则可能因为他知道的太多,于是明白自己命不久矣。我们如今已经知晓罗纳德背后的负责犯罪网络,如果艾尔科其通过罗纳德这条线知晓了更多关于印第安人和墨西哥人的秘密,则艾尔科其必死无疑。除此之外,我们还知道墨西哥方面,维克托一直在拿活人做毒品试验。虽然对艾尔科其的尸检报告显示,艾尔科其并没有中毒,也没有服食注射毒品的状况。但是一旦艾尔科其见识过那些被迫被用来做毒品试验人的下场,他就该明白他很可能会生不如死。”

    “所以自杀反而对他是一种解脱!”

    谢钟阳点点头:“我们分析过艾尔科其,这是一个求生欲很强的男人。如果不是因为现实彻底压垮他的神经,他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而如何才能压垮这样人的神经。”

    张峰道:“我知道,通感压迫!我以前也做过犯罪分析。”

    通感是将人的听觉、视觉、嗅觉、味觉、触觉等不同感觉互相沟通、交错,彼此挪移转换形成一个相互影响的共同体。而同感压迫,便是从各个方面对人施加压力,形成一个从内而外各方面的紧张感和恐惧感。

    谢钟阳自言自语:“简单来说,艾尔科其见识过那些人的下场,也听闻过落到墨西哥人手上的结局,他更是从印第安人的手上逃脱过。也尝试过印第安人的那些手段。在各方压力下,他已经崩溃。只是有一点我到现在还没弄明白,能彻底压垮艾尔科其,证明他已经知道了核心要点,且明白最恐怖最生不如死的结局。那他是如何得知的?难道是罗纳德告诉他的?”

    他在思考,张峰也在纠结。这个问题其实从他们上飞机前就在讨论,但是依旧没有答案。

    很快,从S市方面的一通电话给了谢钟阳希望。来电话的人是杜克施,当杜克施说出那两个字后,谢钟阳茅塞顿开。

    “代入!”

    “代入?”谢钟阳双眼放光,“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因为你没被注射毒品,不会飘飘然的想到这么极端的情况。”杜克施在自我调侃,“我们一直被艾尔科其这个受害者身份给误导了。但是假如艾尔科其不仅仅是受害者,甚至于还是参与者呢?那他便就有可能接触重重残害受害者的情形,也知晓更多犯罪可能和内情。他便明白,等待他的命运是什么。”

    杜克施终于解开了关键问题。

    在被毒品引导的缥缈的思维宫殿中,杜克施其实也将自己代入到犯罪者的角色。甚至于毒品的作用,他更加放纵,没有控制。这让他很容易想起假如自己是犯罪者而不是受害者,似乎一切都想通了。

    “但显然,艾尔科其不可能接触印第安人核心犯罪,那他参与的犯罪是什么?所以,是罗纳德的职业人质这一方!”谢钟阳用力的捏着拳头,“也就是说,艾尔科其从头到尾都知道罗纳德职业人质这个身份设定,甚至参与过和罗纳德人质事件相关的犯罪活动。”

    “就是这样。我们目前还不清楚罗纳德牵扯的犯罪事件和印第安人之间深层次的密切联系,可我们至少能判定,罗纳德隶属犯罪集团和印第安人绝对有合作往来。余莫凡和罗纳德被同时带走,意味着余莫凡很可能就是被之前艾尔科其参与的犯罪组织带走。我们从艾尔科其这边入手,看看能否查出一些线索。只要能顺着艾尔科其找到其他参与该组织的犯罪成员,那我们就可能从那个人口中知晓余莫凡和程雨蝶可能被关押在哪。”

    “漂亮!小杜,看来你又立功了。让你一个人呆在戒毒所,反而让你能放空自我认真思考。”

    “你就别说笑了。你以为我乐意一直待在这里。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余莫凡和程雨蝶,否则他们会有危险。”

    “我和张峰正在赶往美墨边境,先去和马维宇接头。我也马上通知文队和古天成,让他们重新调整对艾尔科其的定位,希望他们能尽快找出新线索。”

    这会不会是转机?暂时还不清楚,可确实需要尝试。

    两个小时后,谢钟阳见到了马维宇和张可颐。当他看见两人都挂了彩后便明白之前的试探有多么危险。

    “感谢你们。”

    “谢什么,记得付钱就行!我们可是拿钱办事。”马维宇将一个移动硬盘还有一个文件袋递了过去,“这是我从艾尔兰斯家中搜出来,希望能有帮助。”

    “曹倩已经在分析你之前给出的线索,这些线索我也马上传给她。还有,杜克施给了我一个思路,我在车上来不及跟你细说。”

    将杜克施的想法解释清楚,谢钟阳希望马维宇能从其他角度给出观点。

    毫无疑问,将艾尔科其定位于初期犯罪团队成员,这无疑是一个突破口。马维宇和张可颐都赞同这样的看法。

    而如何从这里找到路径?

    马维宇道:“你有没有想过,艾尔科其和他哥哥阿什拉夫为何要去墨西哥东南部?艾尔科其如果是犯罪集团成员,他即使不清楚那里的秘密,也有人该提醒他什么地方不能涉足。但是他哥哥喝了毒水,艾尔科其躲过毒水可还是死了。”

    “罗奈德背靠的集团犯罪动机之一就是为了钱,所以那些人都可能为了财不择手段。艾尔科其也许觉得洞穴处是宝藏,可以是一次机会。”谢钟阳说到这里停顿一下,“犯罪团队内部不可能告诉他洞穴有宝藏有秘密,除非艾尔科其之前就接触过诱饵!从诱饵那里获知了洞穴有宝藏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