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708章 幕后的狼
    马维宇的神经从紧绷到瞬间松弛,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甚至忘了周边正在发生的事情。他脑海中一直在回忆这段时间的经历,他在不停自问,这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

    他答应方木河成为卧底,要的就是洗脱自己身上的麻烦,从而开启正常的生活。结果他却发现,他终究还是绕不过那个漩涡,被漩涡吸纳之后,依旧过上了这种刀口上舔血的生活。从晴子到张可颐,再到陈姗姗,再到更多的人。这些人或是主动,或是被动卷入这个漩涡。他们都为此送了命,甚至马维宇也差点送了命,更到现在,他还把纳尼苏和菲尔琼斯牵扯进来。

    到底哪里做错了?马维宇不过就是想要一个正常的生活吗?

    在那思考着,那一瞬间,马维宇似乎把一切都放空了。他也好像想明白了。大家都错了,包括自己也错了。他马维宇需要的是一个正常的生活,可正常的生活势必应该和他以前的经历不一样。

    所以,他不应该从事和他之前职业相关的工作,所以他压根就不该去开什么保镖公司。再然后,他错在生活在一个有很多认识他这个人的城市里。那些人有意无意都会让马维宇重操旧业。

    “嘿,撑不撑得住。”想到这里,他低头看了眼余莫凡。拍了拍那张脸,他摇摇头,“可怜的家伙。你比我聪明!我都能想明白了,你为何还想不通。想回家吗,走,我带你回家。”

    马维宇已经做的够多了,他也累了,他想换一种活法。将余莫凡背起,又一把抱着程雨蝶,马维宇不管周边发生的事情。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尽快走出去,尽快远离这个漩涡。

    这里是炼狱场,这里很多人都已经疯了。

    菲尔琼斯和纳尼苏追上尤瑟夫,两拨人便开始了枪战。这又是死伤一片,又是血流成河。更有渔翁得利!齐大硕作为目前手下最多的一人,他在集结人手之后,便把两拨人都给围圈了。

    尤瑟夫被菲尔琼斯爆头,纳蒂亚也中枪。但是这个女人临死之前抱着一个印第安雕刻,脸上还带着微笑。

    到了现在,齐大硕成了最大的赢家。其他几波人都完蛋了,剩下的杜克施成了俘虏,纳尼苏和菲尔琼斯身受重伤。斯嘉丽抱着母亲的物件两眼无神。只有齐大硕和伍仁青兴奋的看着四周。仿佛这里的一切都已经属于他们。

    对这里的发现还在继续,很快,他们发现了更大的藏宝处。这里的珍宝文物更多,更让大家双目放光。

    齐大硕一边指挥众人将国内文物宝藏打包带走,一边也要处理杜克施等人的生死。

    杜克施、斯嘉丽、纳尼苏还有菲尔琼斯,他们四个的生杀大权都掌握在齐大硕的手上。

    对齐大硕而言,他已经不在乎手上沾上更多人的鲜血,他成功了,他也似乎圆满了。他从没想过自己能将这么多的文物宝藏带回国内。所以一瞬间,他也觉得自己崇高伟大起来。

    斯嘉丽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但是在杜克施看来,现在的他们反而是最安全的!

    “自我预言错觉!”

    “你在说什么啊!”纳尼苏一头雾水。菲尔琼斯看了眼杜克施,他听过这个名词,可终究想不起来这个名词的意义。

    但是不理解不要紧,杜克施觉得他们死不掉,至少齐大硕不会马上开枪干掉他们。

    果然,在齐大硕和伍仁青指挥众人将物件打包结束后,齐大硕只是让人将杜克施等人捆绑好。随即,他还扔了一些水和食物在这里,道了句:“你们好自为之吧。”

    这让众人很惊讶,纳尼苏和菲尔琼斯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把目光投向了杜克施。

    杜克施苦涩一笑,道:“自我预言错觉指的是直接或间接导致预言本身实现的一种预测。换句话说,积极的或者消极的预言,强烈坚持的信念,或者错觉都可能足以影响到人们,使人们的反应最终会导致先前错误的预言实现。对齐大硕而言,他一直认定是替国家在追讨文物。这种使命感便是一种错觉。所以他觉得他的行为高尚,且正义。当这个预言最终完成后,他便会按照他内心预计的那种情况发展。那是什么情况?他是一个替国家做事的高尚的人,所以,他如何会在这里继续杀人。他圆满了,他也有更多的幸福感错觉。”

    其实杜克施解释起来很简单,可要这些人真正理解,还得需要一个过程。只是终究大家知道,面带洋溢笑容的齐大硕确实觉得自己做了正确的事情,且他完成后,便可以收手退出江湖了。

    “嘿,小心!”伍仁青原本也在收捡自己的物件,那种联觉感官和盲视力让其猛地离开原先的位置。

    子弹就在他原来的位置炸开,而同时,又有一颗子弹从齐大硕的心口直接穿过。

    看着心口部位的窟窿,齐大硕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他扭头看向身旁,这是一个士兵朝他开的枪,且那个士兵就是反政府武装头目的跟班。

    “为什么?”砰的一声,齐大硕单膝跪地。

    那个士兵完全不以理会,跟着又补了一枪。也不用伍仁青在做反应,因为其他人一拥而上,也将伍仁青牢牢控制住。

    “蠢货,不杀了他们,便只能让你死。”那个士兵还冲着齐大硕的尸体踢了两脚,脸上写满了不屑。

    忽然的变数让杜克施也始料不及,他双目瞪圆,盯着地上的齐大硕。几秒钟前,这个人还如此的近,而现在,这个人也已经离自己很远,且永远回不来了。

    炼狱场,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活下来。

    后方传来声响,这又是一队人马走了进来。被人摁在地上的伍仁青艰难的抬头,他看见那张脸便一切都明白了。

    “霍尔力克将军!”

    “哈哈,伍。我们又见面了。还真的多亏你们帮我找到了这么大的一处宝藏。更是为了先解决掉其他的麻烦,辛苦你了!这也就当做你在我军营里养病期间的补偿吧!”

    霍尔力克是墨西哥东南部反政府武装的头目,也是他资助齐大硕和伍仁青来到非洲寻找藏宝地。然而这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他之所以让他的士兵全力配合齐大硕,绝对不是想着履行和齐大硕的约定。他的目标很简单,他要这里的一切。

    “这里这么多珍宝,难不成你全都要。你也太贪心了!”伍仁青双眼通红,她发出声嘶力竭的呼喊。

    霍尔力克却不以为然:“我亲爱的伍,没人会嫌弃自己钱多。再者,你也知道我有多少手下兵士。这些人分一分,其实也没多少了!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让你们将里面的宝物无偿带回你们的国家吧。别傻了,中国的珍宝有多值钱,难不成你心里没数?这些东西随便拿出几个拍卖,都足够我再多养几支军队了。你这么聪明,怎么会忽略这一点。呵呵呵。读人心?你哪里读懂了我的心。”

    “我能读人心,却读不懂禽兽的心。”伍仁青非常后悔,他不忍看着齐大硕冰凉的身体,他也忘不了是齐大硕把自己从洞穴中带了出来。

    齐大硕给了他新生,可伍仁青却救不了齐大硕。

    霍尔力克指挥众人将此地搬空后,便让人在周边布满了*。他要将杜克施等人炸死掩埋在这。他觉得,他已经成了最后的大赢家。

    所有人都输了吗?杜克施看着旁边满眼落寞的伍仁青。

    “这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伍仁青摇摇头:“谁也不想这样。”

    杜克施道:“是的,谁也不想这样。但是这一切都有你们一手造成。从横桑七号开始,你们所做的一切一步步的指向这里,终究造成目前的局面。我们都会死在这里,我们只能无奈的看着霍尔力克将一切都带走。我们也只能看着那些文物珍宝继续流亡海外。”

    “难道真的没办法了。”那一刻,伍仁青向杜克施投去求助的目光,甚至于他流下眼泪,道,“将这些文物宝藏带回国内是齐大硕的梦想,我不想让他死不瞑目。”

    菲尔琼斯忍不住道:“哥们,你看看我们目前的造型。那个霍尔力克的手下将我们捆绑的跟粽子似的,我们动弹不得,如何脱身?等到那家伙将里面的东西都搬空了,估摸就该点*了。”

    “可这里的东西很多,他要搬空也得需要时间。那家伙很贪婪,我想他不会舍弃任何珍宝。”纳尼苏继续挣扎,“我可不想放弃。”

    只是确实没办法,纳尼苏拼劲全力也无法让自己双手松懈。他甚至喊着马维宇的名字,可现在马维宇已经带着余莫凡和程雨蝶离开了这里,早已听不到这边的呼喊。

    难不成再一次陷入了绝望?砰的一声,周边震动了一下。菲尔琼斯还以为*爆炸了,都得喊一声来世再见。可身边*并未引爆,而从声响判断,这似乎离得还比较远。

    紧接着,密集的枪声传来,也有霍尔力克的人在招呼赶忙出去战斗。

    一些零星的响声和对话提醒众人,似乎这次来的人还比较多。这是哪来的队伍?是援兵吗?

    “应该是我的人。”斯嘉丽冷冷道,“可是,我看了霍尔力克带来的人手,都是精兵强将,打过不少战。我估摸我雇佣的那群人不是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