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716章 偷来时间
    戴晓生和王从亮于当日在监控室一起上班,且两人都声称没出意外。事后调取监控也确实没发现问题。杜克施觉得还要再次盘查,于是他将监控调出,决定重新审视,同时,他也要亲自盘问戴晓生和王从亮。

    戴晓生和王从亮看上去都很普通,两人也不像是盗窃团伙的内应。杜克施首先盘问戴晓生,得知当天戴晓生一直没有离开监控室,期间吃喝也是点的外卖。

    杜克施问道:“你们经常点外卖吗?”

    戴晓生道:“我们这里住的都是有钱人,四周本身买吃喝的地方就少,有的还太贵。我们安保人员这点工资还不够在旁边吃喝的。平日里我们是自己带点吃的,又或者直接点外卖送过来。”

    “所以外卖人员可以进监控室?”

    “当然不会。外卖人员进不了这里,监控室也自当进不来。他们是把外卖送到外面的岗亭那,我们自己去取。”

    “所以那天是王从亮取得外卖。而你当时一直还留在监控室?”

    “是的!王从亮将外卖取回来后,我和他就一起吃了,事后也是他扔的外卖盒!”

    “你还记得那天吃的是什么吗?”

    “我点的是青椒肉丝盖浇饭套餐,他点的是孜然牛肉煲仔饭。怎么,这也有问题!”

    “呵,自当没问题,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杜克施摸了摸自己的手链,继续问道,“在冒昧的问一句,你和王从亮的关系如何?”

    “嗨,同事之间天天待在一起,而且我两又是搭档,这自然关系不错了。”

    “你们在安保室会时常比对监控画面和摄像头,看看是否有人做了手脚。我想知道这个频率如何!”

    “因为担心有人黑入系统,用假画面误导我们,所以我们差不多五分钟就要比对一次画面和摄像头。但是我们又做不到每一秒进行比对。因为我们可不是机器!”

    “了解。也就是说,每五分钟,你们就要核对画面是否被人篡改。那我想知道,理论上,一个人从最外延摄像头监控位置到王建生家中,最快需要多久。”

    “我们试过,一个人以最快的速度跑过去只需要三分钟。”

    “那如果是开车呢?”

    “开车?一个人贸然进入,我们都能立刻察觉。更何况是一辆陌生车辆了,这更加不可能不被发现!”

    “先不管这些,我只知道需要多少时间。”

    “车道反而有些绕路,所以差不多也要三分钟。”

    问到这里,杜克施便不再询问。一来是因为戴晓生没有露出破绽,二来,杜克施需要在问问王从亮。而王从亮的回应和戴晓生相同,便是没有收获。

    问话结束后,杜克施也在周边转了转。他发现如安保人员所言,这里的监控系统确实很好,在杜克施刚刚想要进入内部时便马上被面部识别,还第一时间有人上前查看。所以说,如果真的有外人涉足,不可能不被发现。

    四个人就在岗亭那碰头!谢钟阳和马小龙一来便摇摇头,示意并无发现。虞雅婕也刚刚和其他人交流了一番,也并未取得进展。

    “所以问题到底出在哪?”谢钟阳抱着胳膊看着从这里进出的豪车,“照理说总有破绽被我们抓住,可这次真的毫无破绽。”

    “走,我们再去看看其他地方!”

    杜克施不信这个邪,他决定一定要在今天查出个头绪。从王建生住所出来后,杜克施等四人又依次去了李永刚、王力青、黄杜明和秦佑的住处。也和当地的保安还有邻居聊了一番。在重新复盘后,四人这才返回市局。

    此刻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从他们去了曾谦尧家开始,便一直在外面查案至此。而办公室内的人也同样没回家。曹倩、札璇还有文肖薇在等到四人回来后,便又坐在一起,立刻重新梳理案情。

    桌子上摆满了吃喝的东西,这已经是紧急案件处理小组的常态。通宵奋战需要填饱肚子,众人也习惯了边吃边喝边进行头脑风暴。

    “我们现在重新梳理一下!”谢钟阳首先站到白板前,“从曾谦尧家中失窃开始,至今有六人丢失贵重物件。且也已经满足了我们对赤橙黄绿青蓝紫顺序的判断!可以这么说,作案团队下一个针对目标应该就是和紫有关的人。当然,现在还是周二。那些人要想作案,也得等到下周二。我们不能守株待兔再等七天,我们需要主动出击。先看王建生家中情况。我们再次回到王建生住所,发现这里安保系统非常先进,且保安流程也很严谨,很难出现意外。所以,如果真的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王建生住所,接着盗走字画,便只有一种可能。倩倩,你来解释一下!”

    罗小军不在,那曹倩自当要负责全程技术讲解,她当然不让道:“从技术上来说,利用黑客技术侵入安保系统,篡改摄像画面,这并非不可能。但是王建生住所的安保会随时在监控室比对摄像头和监控画面,所以一旦监控画面有问题,他们应该会察觉到!”

    杜克施忽然开口:“但是会有时间延迟对不对!我问过安保人员,他们的比对频率是五分钟一次。”

    “当然会有延迟,毕竟安保人员不会每一秒钟都在比对。如果是五分钟比对一次,这意味着盗窃团队需要在安保人员比对一次结束后,迅速替换画面。用他们之前的旧画面来做障眼。接着,盗窃团伙成员迅速从之前摄像头无法探照的位置以最快的速度进入王建生家中。在这里需要注意一点。因为王建生家中本身就有自己的安保监控系统,所以黑客需要同时让王建生家中的安保监控系统失去作用。在盗窃人员进入王建生家中后,他需要马上将字画带走,接着放上卡片,又接着迅速冲出摄像头监控区域。这一切都得控制在五分钟之内!另外,王建生家中的安保系统和保安室这边的安保系统有关联相应程序。一旦王建生家中的安保系统失效,安保室这边也会有警示。”

    文肖薇道:“所以等于五分钟内,这个黑客要同时替换安保室的监控画面,也要让王建生家中的安保警示系统失去作用!在配合盗窃者的同时,黑客还要随时留意安保人员比对查看画面。以防他们发现画面被人做了手脚!”

    马小龙道:“我在现场做了尝试。一个人以最快的速度从摄像头外延位置跑到王建生住所,接着在跑回来,这就需要六到七分钟。更别说还要再算上打开王建生家门,直至盗走字画的时间,所以五分钟完全没办法操作!”

    虞雅婕也道:“我也问过那边的安保人员,他们都是严格按照安保流程做事。五分钟比对一次画面是否被替代,这是他们的操作规范。”

    杜克施捏动拳头道:“但是这种操作规范存不存在疏忽的可能?”

    “我理解的小杜的意思!”谢钟阳道,“小杜是想说,假如当天戴晓生和王从亮没有严格按照画面比对流程。那么画面被替代的操作时间就不止五分钟!但是,那个盗窃团伙何以敢冒险,就敢断定戴晓生和王从亮一定不会严格按照流程做事呢?”

    虞雅婕道:“是啊。我也问过其他人。他们都说戴晓生和王从亮工作很多年了,对工作流程非常熟悉,也一直按照保安规程做事,从来没有出现疏忽而受处分的情况发生。在这种情况下,盗窃团伙就敢赌戴晓生和王从亮恰恰在那个周二出现疏忽?这未免胆子太大了!”

    “重点是他们胆子大的结果是真的没出事!这有点不可思议!”札璇也表示无法理解,“除非……”

    “除非戴晓生和王从亮真的是他们的内应。可内应这种可能早已经被我们排除。因为不可能出事的几起案件中涉及的保安都有团伙内应!”杜克施思索道,“那假如不是内应,会不会存在另一种可能!就是戴晓生和王从亮确实存在操作疏忽,而这种疏忽恰恰能被犯罪团伙掌控且抓住。”

    文肖薇质疑道:“能准确掌控和抓住两个保安的疏忽,不仅要对两个保安极为了解,而且本人极大可能要参与其中,对两人施加影响!可我们都知道,当天并没有其他人进入监控室,那如何对两人进行影响?”

    “外卖?”虞雅婕想到这一点,可又马上摇头道,“我们也核实了外卖情况。送外卖的人没问题,外卖本身也没问题。”

    “所以问题还是出在戴晓生和王从亮自己身上!”

    马小龙不解杜克施的话:“额,你不是才说已经排出他们是内应的可能吗?”

    “我排出他们为内应,可我从来没排出他们可能存在操作疏忽。我今天盘问戴晓生和王从亮时,注意到一个细节,这两人嘴唇都一直发干苍白,同时手指头发枯黄,双眼眼袋也较深。我们知道这两人都抽烟。但我们也许得问问,这两人的身体情况究竟如何。特别是案发当天,他们的身体状况如何?我并没有在现场直接问两人这个问题,因为我知道,这两人一定会矢口否认,以免让人觉得失窃案和他们的身体状况有关。一旦他们否认,他们的口供便会出现更多干扰项,这会对我们后期办案不利!”

    “嘿嘿,这事不用问。我们可以自己查啊!”曹倩相当机灵,立刻领悟杜克施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