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717章 最高难度
    除非戴晓生在私人诊所就诊,否则现在医院医疗系统联网,倒是可以查到就诊记录。通过问询调查,很快就能查到戴晓生确实去医院看过自己的肠胃。

    “戴晓生有肠胃病,同时他的肝脏功能也有一定问题!施施的判断没错,这家伙身体不行。”

    在曹倩确认后,其他人还是有些不解戴晓生身体存在问题,和盗窃案又有何关联。杜克施解释道:“戴晓生和王从亮在监控室值班,平均五分钟比对监控视频一次。但是可以肯定,他们绝对不会严格按照五分钟比对一次的流程来做,因为这太机械化,不是常人能严格执行的。可盗窃团伙作案,是不能控制戴晓生和王从亮不按流程做事的时间和频率,除非……”

    虞雅婕哦的一声,明白道:“除非他们知道戴晓生和王从亮身体不适,所以在那段时间比对监控的频率会大为降低!”

    “正确!”杜克施吧啦打了一个响指,“除非他们知道戴晓生和王从亮身体不适!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比对的频率绝对会降低!我们之前模拟过,从外面到王建生家中来回最快也需要六七分钟。加上盗窃字画所需的时间,我们权且把它算作十分钟。这意味着王从亮和戴晓生在值班时,他们比对视频监控的频率保持在十分钟以上,盗贼团伙才能有机会神不知鬼不觉的作案!”

    谢钟阳跟着道:“盗窃团伙无法知道戴晓生和王从亮到底什么时候会执行十分钟以上比对的频率操作。但是假如他们可以让戴晓生或者王从亮身体出现不适,那就极大的增大当时比对时间增大的可能。”

    “让他们身体出现不适?”虞雅婕眼珠子一转,“倩倩,是否发现王从亮身体不适的证据?”

    曹倩摇摇头:“暂时还没发现!”

    虞雅婕道:“所以这就意味着,假如王从亮身体正常,而戴晓生身体存在不适。在盗窃团伙最佳的行动时间便是在王从亮不在监控室,而戴晓生一个人在监控室恰好出现身体不适的时间内作案。”

    杜克施道:“我问过戴晓生当天情况。戴晓生说他和王从亮一直待在监控室,除了两人轮流上厕所的时间,以及王从亮出去拿外面和之后出去扔外卖的时间,其他时候他们两人应该一起在监控室!如果两人都在监控室,则可能出现责任分散效应!但也可能出现责任叠加,导致两人其中一人可能于五分钟比对一次视频!所以最好的作案时间一定是只有一人待在监控室,且应该为戴晓生!”

    不需要杜克施提醒,曹倩已经将之前拿到了的监控视频迅速做比对。只要核实戴晓生一个人在监控室的时间点,且从监控中查出端倪,就可以知晓戴晓生是否严格遵从了五分钟比对一次的流程。可很显然,戴晓生这些人常年待在监控室,对监控室的摄像头了如指掌。即使他们清楚平常不会有人真的将监控从头查到尾核实他们的工作态度,但是他们也该清楚在摄像头下哪些有所为,哪些有所不为。

    “监控核实交给倩倩!”文肖薇不想浪费时间,“那么,假如证明戴晓生被人利用了,这个被人利用一定是被动!”

    杜克施道:“应该就是这样。因为犯罪团伙不可能在六起盗窃案中都主动和内应接洽。所以他们只能操控,从而让类似戴晓生这样的人被动配合他们。那戴晓生如何被动被配合?其一,盗窃团伙一定知道戴晓生的身体情况,且最好清楚戴晓生何时身体出现不适。而那个时候,便是他们的最佳行动点。其二,盗窃团伙一定会想办法增加戴晓生和王从亮分离的时间,这样好便于戴晓生一个人在监控室。其三,盗窃团伙甚至掌握了戴晓生的一些监控操作习惯和生活习惯。所以对于戴晓生的一个动作,一个行为便能判断出戴晓生一定不会在那个时候严格执行操作流程!”

    “如果对方有厉害的黑客,想要查到戴晓生的身体状况不难。而想要分离王从亮和戴晓生?等等,外卖!”谢钟阳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因为当天出现失窃案,所以戴晓生和王从亮一定不会将所有事情都如实供述。他们只说了出去上厕所,但是没说上厕所的时间。”

    “我好像明白钟阳哥的意思了!”连札璇都知道这个方向在哪,“如果外卖被人动了手脚,导致王从亮上厕所的时间增加,而戴晓生也因为外卖出现身体不适,则这便是盗窃团伙最佳的动手时刻。可之前我们也查过,外卖并没有问题。那是一家做了很多年的外卖店铺,送外卖的人背景也很简单,并无其他。”

    杜克施道:“一个有着严谨犯罪计划的犯罪团伙,想要在一个外卖员神不知鬼不觉的前提下对外卖动手脚,这绝对不是很困难!外卖人员一般都会将外卖送上楼。在这个间隙里,便是作案的最佳时刻!”

    现在外卖员一般都是平台接单,且在线路上也有更好的规划。如果真的要在外卖员送外卖的过程中做手脚。那盗窃团伙一定要在外卖员将外卖送到戴晓生和王从亮手上前,在其线路上在增加几个外卖单点,好让外卖员去送单,这样便于他们在其中找机会下手。

    “小龙,马上去找当天送外卖的外卖员了解情况。看看他在将外卖送到戴晓生和王从亮手上前,还顺便给哪些地方送了外卖。特别是他和送外卖的电瓶车暂时分离的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要重点盘问。”

    “明白!”接到谢钟阳的指令后,马小龙拿起几根烤串就赶紧出了门。

    “还有!”谢钟阳继续道,“札璇。我们现在不便于主动刺激戴晓生和王从亮,以免他们继续隐瞒。所以你设法能找到当天他们出现身体不适的证据,比如他们服用的药物,吃的食物,以及可能存在的物证,这样好让我们后期质问他们!”

    “我会从他们的饮食还有可能服用药物情况入手!”札璇心领神会,立刻思索如何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候长生将札璇调到紧急案件处理小组,除了看中札璇年轻有为,希望能在紧急案件处理小组历练之外。便是希望札璇对物证鉴定上的精通,随时给紧急案件处理小组提供最大帮助。

    在其他人开始忙碌的同时,文肖薇、谢钟阳和杜克施、虞雅婕还要思索下一个问题,且他们都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文肖薇道:“对方敢于挑衅警方,且几乎每次作案都能做到完美。意味着他们不是随便出击,而是在确定可以成功的前提下才行动!盗取王建生字画的过程中,他们也一定认定此刻是最佳的行动时机才决定行动。那他们如何掌控这个时间点?难道他们能知道那个时候戴晓生身体恰好不适?可即使外卖被做了手脚,他们能控制戴晓生合适去吃外卖,又能吃到多少开始身体不适,又或者能确定在那个时候戴晓生因为身体不适而产生最大的消极怠工?”

    谢钟阳道:“这确实是难以理解的一环!对方并没有将戴晓生和王从亮弄晕。而仅仅是让两人出现可能的身体不适,这个度掌控起来相当有难度!他们好像能随时监控两人的身体状况,知道两人内心想法一般。退一万步讲,即使对方有厉害的黑客,可能利用了监控室的摄像头来反过来监控戴晓生和王从亮的情况。但是我们大家都知道,在行为判定中,表情,动作,任何细微的身势变化都相当重要。仅仅通过监控就能随时掌控对方的身体和心理状况?这做太有难度!”

    “确实。即使是专业的行为分析人员,在监控下进行实时行为判断都有很大难度,更别说要判断那时候戴晓生因为身体不适而产生工作懈怠!”杜克施长长吸了一口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他们不可能接近戴晓生和王从亮。因为我相信即使两人产生工作懈怠,也不会让陌生人进出监控室。那也就是说过,盗窃团伙要么是通过摄像头,要么就是远距离观察两人,从而判定时机。”

    “难度系数十级!”连虞雅婕都不得不感叹一句,“我甚至觉得是意念控制。在那个时候盗窃团伙恰好意念控制了戴晓生!”

    众人苦涩一笑,这一笑是为了放松,也是感叹无奈。

    文肖薇咬了咬嘴唇,将案件卷宗翻了一下后道:“也罢,暂时把这个问题放一放。我们现在来看看李永刚这边的情况!李永刚家中同样有安保监控系统,他们家没有养狗!那个地方平常有四口人居住。分别是李永刚夫妻,李永刚瘫痪在床的父亲,还有一个主要负责照顾李永刚父亲的护理保姆。李永刚于那个星期周二,在和妻子一起参加完一个晚宴后回家,便发现放置在书房玻璃柜中珍藏的宋代瓷器不见了!他马上报警,也质问了保姆!可保姆对此一无所知。警方也查过保姆,发现其背景简单,并无犯罪前科。在调取监控后也没发现异样。还是之前的思路,如果对方有厉害的黑客,监控可以*控作假。所以,他们难道是直接入室将东西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