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718章 触类旁通
    当天保姆一直在家,事后据她所言,她也并没有出现意外,也没察觉房间内出现异常。她也搞不懂为何锁在玻璃柜中的瓷器一下子就不见了。玻璃柜完好无损,锁也没毁坏,这意味着盗窃分子是直接将锁打开取走瓷器。

    杜克施道:“也同样是那个思路,保姆不可能里应外合!盗窃团伙一定有什么办法让保姆恰好忽略了当时房间异常!”

    虞雅婕道:“会不会是让保姆睡着,他们好下手!”

    “这是一个思路!”谢钟阳道,“其实在总结目前发生的六起盗窃案时,我们可以将这六起案件也进行一个分类。第一类是王建生、黄杜明和秦佑这类。他们的住所除了本身有先进的安保监控系统之外,他们居住地点也配备了二十四小时的周边安保人员监控。且这些监控往往和住所监控相连,可以随时知晓突发情况!这意味着盗窃人员要同时对失窃者家中安保系统和整个居住点的保安监控做手脚。当然,一旦突破这些,则进入屋内盗窃起来就相对容易。因为我们之前了解过,这三人将物件摆放在相对显眼位置,且没有额外增加保护。一旦有人进入,则可以顺势拿走。第二类则是李永刚和王力青这类。他们居住的小区有保安,但是这种安保系统和王建生住所周边的安保系统不可同日而语。所以那些盗窃团伙真想进入小区并不困难。李永刚和王力青家中也有监控安保系统,可这些监控安保系统同样可以被做手脚。至于他们家中也大多不可能配备保镖。李永刚家中还有一个保姆,而王力青家里白天常常根本没人!这对于盗窃团伙来说更加简单不过。第三类则是曾谦尧这类。他居住的周边没有安保人员。但是他家中配备了先进的安保监控系统,其他家中还有狗。而且物件摆放在保险库内,保险库也需要两把钥匙同时打开,且输入正确密码才行。当然,除了曾谦尧家之外,李永刚家的玻璃柜也需要钥匙。可我相信以那些盗窃分子的手段来说,想打开李永刚家的玻璃柜并不难。”

    杜克施道:“老谢总结的不错。目前六起案件确实可以大致分为这三类。而这三类共六起案件,我们又可以给他们排定一个难度顺序,由简到难分别是,王力青、李永刚、黄杜明、秦佑、王建生、曾谦尧。为什么将曾谦尧摆在最后,是因为曾谦尧周边虽然没有安保人员。但是因为附近都是老邻居,加上有狗预警,这本身就是一个保护措施。同时曾谦尧的保险库被完美打开,这也需要一定的手段。更别说曾谦尧家中的识别系统可以随时做到识别汇报。盗窃人员绝对掌握了精确的手段才能做到这些!”

    虞雅婕道:“那也就是说,假设我们相信盗窃团伙在盗取李永刚家瓷器的过程中是将保姆弄睡着后接着作案。那在盗窃王力青金牌的过程就是要进入小区,接着对安保监控做手脚,然后顺势盗走金牌!对黄杜明和秦佑的盗窃则需要同时搞定安保人员和两套安保系统,同理这样也要用来对付王建生!最后也就是最难的就是突破曾谦尧的识别系统,还要完美打开保险库。那么,这几起案件的关键点也就一一出来了!就是安保系统,安保人员,识别系统,保险库!安保系统和识别系统都可以有黑客侵入操控,当然这操控起来有差异,也因为安全级别不同而存在不同难度。安保人员则可以参照他们对戴晓生的处理方式,利用他们的身体不适做文章,保险库则需要绝对的开锁或者解密码高手。所以这个盗窃团伙至少需要一个超级黑客,一个解锁解密码高手,还有一个能随时掌控安保人员身体心理变化的行为专家!”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杜克施满意的看着自己女朋友,竖起大拇指,“孺子可教!”

    “切,这点触类旁通的本事我还是有的!但是我们即使弄清楚这些要点,可还是不能找出盗窃团伙的头绪!至少我们还不能锁定其中哪怕一个可疑人物。”

    “别急。我们弄清楚这些,便能顺着这些要点挖掘下去!”杜克施示意曹倩那边道,“倩倩会核实戴晓生是否存在不合程序的操作,这样就让我们的推理更加严谨。”

    “不用等了!我确定戴晓生真的存在操作携带!”曹倩将电脑屏幕转过来,而此时画面已经被她定格做了特别处理。

    在曹倩找到戴晓生一个人在监控室的画面进行分析处理后,她发现戴晓生并没有按照正常的五分钟比对监控在操作。

    “还有你们看,戴晓生在此刻弯着腰,虽然背对摄像头,看不清他的表情和动作,但我相信他应该身体不适!”

    “不是应该,而就是!”谢钟阳上前给了肯定答案,“你们看,他有一个下意识的在周边拿东西的动作。可周边并没有东西,我相信他是在找药!他有肠胃病,会随时吃肠胃药,但是那天根本没带!”

    “又或者是被人偷走了!”杜克施故意将那个偷字说的很重,很显然大家都心知肚明!

    那群盗窃团伙成员既然决定卯着戴晓生做文章,就一定会对戴晓生做更多了解,且对他提早“动手”。

    “现在我们就等着小龙和札璇那边的进展。一旦这两边有进展,我们便可以将戴晓生和王从亮带回警局问话。到那个时候,有了确凿证据,他们也不敢随便撒谎,我们也不用再走弯路了!”文肖薇总算眉头轻微舒展,用拳头轻轻的砸了一下桌面。

    虽然对盗窃团伙还没一个确切定位思路,可杜克施等人觉得现在首先得弄清楚这些人如何作案,才来思考是谁在作案。

    很快,马小龙那边先传来消息,外卖小哥确认在当天送外卖的过程中确实没有直接送往王从亮和戴晓生的位置,而中途应该停靠了三次。在经过外卖小哥以及平台系统搜索确认这三处位置后,随即,曹倩调取这三处位置于那个时时间点的监控,开始查看在外卖小哥离开那段时间外卖箱的异常情况。

    另一边,札璇也确定了戴晓生的用药情况,且对戴晓生的身体不适做了定性。到了这一步,在结合曹倩的监控所示,现在可以让戴晓生和王从亮过来“现身说法”了!

    他们连夜传唤戴晓生和王从亮,且杜克施和谢钟阳亲自参与审问。在这样“高规格”的审问待遇下,又因为证据确凿,戴晓生和王从亮再也不敢隐瞒。他们终于承认不仅与当日,同样在其他时候他们也并没有完全按照规范流程操作。至于当天,在吃完外卖后,戴晓生和王从亮都出现拉肚子的情况。根据王从亮交代,他前后去了五六次厕所,最长的一次在厕所里待了二十来分钟。戴晓生也承认因为身体不适,在王从亮离开后,他甚至在监控室里休息了一会。有了这两人的证词,总算可以确认杜克施等人的推断十有八九就是真的!

    这两人之前因为害怕担责不敢说实话,现在别无选择只能老老实实交代!至于安保负责人如何处罚他们,便是不得而知。甚至于为此会成为替罪羊,丢了工作也说不定!

    杜克施和谢钟阳也替这两人叫屈。平均五分钟人工比对监控,这样的要求确实难以做到。可既然是安保部门承诺的安保标准,自当要想办法达成。以前是没出事,自当没人质疑这样的标准。现在恰好出了事,还因为是连环案件而引起重视。安保部门想要推卸责任,便只能找人背锅了!

    忙碌一晚上,等到他们结束问话时,也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之前大家吃过东西,可现在又一次感觉到饿。杜克施难得大方一次,想请大家随便宵夜。可谢钟阳却说既然要请众人,便该他来!理由,一来是因为他上任副组长还没请过客,二来,也正好跟大家说件事情。杜克施自然求之不得,也就帮自己省了钱。

    只是众人没想到谢钟阳去的地方竟然是乐饺馆!

    触景生情,大家自然而然的想到薛凯和杨乐萌!现在他们两人一个在监狱,一个在病榻之上,之前的美好都成了回忆。

    “诶,你们来了!”门帘被拉开,一张笑脸凑上前来。

    “柳如燕!”众人诧异,再见谢钟阳的面容,便终于明白为何谢钟阳要将大家叫到这里。

    原来自从杨乐萌和薛凯相继出事后,乐饺馆便一直没人经营。谢钟阳不想杨乐萌的乐饺馆就这样消失,再加上薛凯想让柳如燕住的离自己近点,便跟柳如燕商量后决定将乐饺馆租下继续经营。

    柳如燕身上有太多的传闻和事实,那里的流言蜚语让柳如燕和储诺都不好正常过活!现在谢钟阳和柳如燕住在一起,谢钟阳也更加不想让柳如燕回到原先的地方继续开洗衣店。

    当初薛凯是副组长,杨乐萌背后有太多故事。现如今谢钟阳也是副组长,柳如燕身后则有更多故事!这是一种循环?又或者是一个新的开始?

    众人确实有所思量,可看着柳如燕和谢钟阳相亲相爱的模样,以及新的女店主热情的笑容,他们便赶紧先进去,填饱肚子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