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721章 传统程度
    如果仅仅是盗窃,自然是让警方找不到任何头绪和规律才是最佳。但是这群盗窃分子在现场留下颜色卡片,实际上就是表现一种态度。这种态度包括对警方的公然挑衅。既然要公然挑衅,那就得让警方知道他们的行动风格。所以,不能在失窃时间上产生误区,他们要一开始就得让警方知道这群人在每周二作案。

    曾谦尧和罗青衣确实不会在每天都打开保险库查看保险库存品情况。但是在这个周二,曾谦尧忽然发现钥匙不在自己身上,这才赶忙打电话给罗青衣。罗青衣担心有意外,于是在找到钥匙后打开保险库查看。

    之前谢钟阳问过曾谦尧和罗青衣,关于这对夫妻如何保管钥匙,曾谦尧的答复是,因为他经常在家里写作工作,所以只要在家,钥匙放就放在柜子中。可一旦出门,便会把保险库钥匙连同家中钥匙一起戴在身上。

    当天他发现家中钥匙还在身上,可保险库的钥匙却不见了,这才感觉到奇怪,于是赶忙给罗青衣打去电话!

    杜克施还是问道:“彭总刚才说,罗青衣和曾谦尧的两把钥匙是唯二的两把钥匙。那万一这两把钥匙丢失了,是不是也得将门弄开重新构建?”

    彭野生点点头:“这倒不用。如果真的是钥匙丢失,则可以告诉我。我会让公司重新给他们配置。而这个配置流程也很繁琐,需要三层审批,且需要三个步骤轮流执行。因为这样才能保证钥匙构造不会让一方完全掌控!当然,这也很麻烦。所以我一直提醒两位不要将钥匙弄丢!”

    之前彭野生说钥匙很难被其他人仿制,而现在彭野生再次表示,钥匙如果丢失,其实可以重新配置。只是这个配置过程必须要经过彭野生审批,且要通过三个步骤流程才能完成。所以,除非彭野生参与仿制钥匙,且整个艾防科科技公司合起伙来坑曾谦尧夫妻,否则无法弄到钥匙的仿制品。

    可是目前已经出现了疑点,便是曾谦尧保险库钥匙确实和家中钥匙分离,毫无疑问,这绝对是被人动了手脚。有人可能提前偷到了曾谦尧的那把钥匙。至于罗青衣的那把,根据罗青衣描述,她的钥匙一直在原地没动!只是这个没动只是罗青衣自我感觉没动,不代表钥匙之前没被人偷偷使用过。

    “你和曾谦尧夫妇是不是很熟?”杜克施已经差不多弄清楚了保险库和钥匙以及密码的关联,现在他需要从其他方面入手。

    彭野生道:“我们家和曾家是世交,所以我和曾谦尧从小就认识。我对他们夫妻算是比较了解。”

    咳咳!杜克施咳嗽两声,冲着虞雅婕偷偷看了一眼!这其实是向虞雅婕暗示,因为这个问题还是要让虞雅婕来问。

    心领神会的女人接着道:“彭总既然和曾谦尧夫妇关系很好,那我冒昧的问一句,曾谦尧夫妇是否如网上传闻的那般夫妻关系让人钦羡!当然,彭总别误会,这也是办案需要,我们需要把各种可能都考虑到。”

    虞雅婕亲和力的容颜笑脸加上充满磁性的嗓音容易让人心情愉悦,所以即使她的提问比较尖锐,也总比杜克施说出来更容易让人接受。

    彭野生眉头皱了一下,身体微微后仰后,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这个和案子有关?”

    “我说了,我们得把任何可能都考虑到!彭总如果知道什么尽管说,这其实也是在帮曾谦尧夫妇。再者,他们家保险库失窃,其实对艾防科公司声誉也有影响。如果能尽快把真相查清,也算还艾防科公司一个清白!”

    论说话的艺术,还得佩服专人人士。杜克施就差偷偷给虞雅婕竖起大拇指了。

    果然这番话一说,彭野生脸上的神色舒展了一下,他思索一下后道:“老曾夫妇确实关系和睦。如外界传闻的那般,老曾和罗青衣基本上没红过脸,一来是因为老曾说话比较有分量,二来罗青衣也确实谦逊。罗青衣骨子里还有一种传统女性的道德约束,对丈夫基本言听计从。”

    虞雅婕道:“言听计从?罗青衣就真的一点不违逆曾谦尧?哈哈,别误会,我是说,两人就从来没出现过意见不统一的时候?罗青衣毕竟是个老师,总归有自己的想法吗!”

    “想法当然会有自己的想法,可罗青衣的原则还是以老曾为主!所以我们都很羡慕老曾,能找到罗青衣这个通情达理的老婆。”

    在说这话的同时,彭野生的眼中泛出亮光,他的嘴角微微上翘,表现出一种愉悦。而后,一种典型的嫉妒感出现,甚至不由自主的摇摇头。

    这不是否认他刚才的话,而是一种有种的羡慕嫉妒恨,乃至于自己都不愿意相信这种事实。所以罗青衣对曾谦尧真的绝对妥协?

    电话声打断了三人的对话,杜克施示意自己先出去一下后,便把这里交给了虞雅婕。

    来到门外,他问道那边有什么情况。就听见马小龙立马道:“文队带着我们回到曾谦尧家附近查看,之前确实是我能力不够,一直忽略了很多要点。文队出马,果然让我们收获颇丰。”

    杜克施乐呵道:“得得得,文队不喜欢人拍马屁,有啥发现赶紧说!”

    马小龙嘿嘿一声,道:“文队询问周边邻居,可曾发现平常有人进出过曾谦尧家。周边邻居说确实很少人过来拜访打搅曾谦尧夫妇,但是总归有人会进出他们家。综合诸多邻居描述,文队和我们发现在这些进出人员中,有三个人都提到过一个身材很好的女人偶尔出现在曾谦尧家附近。因为这里都是老邻居,大家都很熟悉。一旦有生面孔出现,众人也会辨别。他们认定那个女人绝对不是住在周边。”

    “除了身材很好,还有没有其他要点?”

    “那三人都说,那个女人带着墨镜和口罩,所以很难看清她的面容。只是通过身材走姿判断,这是一个年轻时尚的美女!还有,刚刚我们得到曾谦尧的允许进入他家继续查看现场。如果有其他进展,我们会马上和你沟通!”

    “很好!你和札璇跟着文队多学点!”

    杜克施挂了电话,双眼闪过光芒。一个时尚身材很好的美女偶尔会出现在曾谦尧家周边?一个需要注意的要点是,曾谦尧家周边的住户并不多。所以,仅有的三人说看到一个美女偶尔出现在周边,这本身就是基于小样本目击者而言。在小样本中就存在三个目击者看见一个美女。如果可能将样本放大,则这个偶尔也许就不是偶尔了!

    回想刚刚彭野生的话,杜克施心中一颤!他开始觉得这个案子也许会牵扯更多。

    敲门再次进入,杜克施刚坐下便直接发问,他要把心中的想法吐露出来:“彭总,我们也不过多耽误你的时间,就再多问你三个问题吧!”

    “好,只要我知道,则一定告诉你们。”

    “那好,第一个问题。你刚才说,曾谦尧和罗青衣这对夫妻在夫妻相处中,男方会比较强势,而女方也比较传统遵从女性道德约束。我想知道这种所谓女性道德约束包括哪些?”

    “这个?哎,怎么说呢,我一时也说不好。反正就是罗青衣很守本分吧!”

    “很守本分?”杜克施搓了搓手,“你就是指三从四德?”

    “对对对,可以这么说!”

    “传统的三从四德指的是,三从。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四德指妇德、妇言、妇容、妇功简单来说就是妇女的品德、辞令、仪态、女红。”杜克施嘴角一动,闪现狡猾,“所以,彭总是不是在理解上出现了一些错误。罗青衣尊崇传统道德约束,而她这个道德约束比三从四德还要更为传统吧!”

    杜克施故意将最后一个传统着重来说,就是想起到正话反说的效果!虽然虞雅婕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从杜克施的表情还有问话的态势上,虞雅婕就能猜出杜克施估摸有了新头绪。

    果然,彭野生听罢甚至有了坐立不安,他支支吾吾,吞了一下唾沫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彭总刚才可是说只要知道便要配合警方。可你方才回答时紧闭了一下嘴唇,且让身体后退,双手环抱,这是典型不想回答,且自我保护想要抗拒配合的动作。这又要作甚!”

    “这个,这个!”彭野生哪里能逃过杜克施的双目,他额头也开始冒着冷汗,甚至脸上也微微发红,很显然,他被杜克施抓住了纰漏。

    见彭野生还在犹豫,杜克施道:“也罢,这个问题如果让彭总为难,那我们就先跳过去。我来问第二个问题,彭总和曾谦尧很小就认识,那曾谦尧和罗青衣的恋爱史,彭总一定也很熟悉吧!这两人当初是谁追的谁?”

    “这个?嘿嘿,说实话,确实是罗青衣主动追求的老曾!”

    彭野生没有犹豫,也没撒谎,但是第二个问题其实是缓和,也仅仅是杜克施想要判断自己想法的一个过渡提问。

    “所以我想问的第三个问题是,罗青衣主动追求曾谦尧。曾谦尧应该没有马上答应,他们夫妻结合,是不是有很多外界因素掺杂在其中,才让曾谦尧不得不接受罗青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