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722章 猫狗互动
    罗青衣当初追求曾谦尧,是典型的女追男。且曾谦尧一开始并未答应,直至四周产生压力,这才让曾谦尧妥协。但这种妥协是内心绝对愿意,还是带着不屈?彭野生作为曾谦尧从小就认识的好友,肯定知道内幕,只是看他愿不愿意将实情说出罢了!

    现如今杜克施和虞雅婕都看着彭野生,他们需要彭野生告知他们实情!目光的逼问加上警方的身份让彭野生犹豫纠结,他知道如果不说,警方一定会抓着他不放。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后,他终究点点头。

    曾谦尧受到父亲曾法的影响,自小喜欢文学,但是这人较为自闭,这也造成他的社交面不广。在当时,因为曾家的影响,不少人主动介绍女方给曾谦尧认识。但是曾谦尧却不以为然。直至后来一次家庭聚会中,他认识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活波开朗,且爱好运动,一切都带着美好和冲动,这让曾谦尧感受到体内不曾有过的激情。

    可好景不长,那个女人家族很快落败,曾家也疏远和那个女人家庭的来往。曾谦尧原本充满冲动的生活再次回归平静。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罗青衣进入了曾谦尧的世界。曾谦尧并未忘记之前的那个女人,加上对罗青衣并不感冒,两人一直进展不顺。然而罗青衣是书香门第,曾法对罗青衣这个未来儿媳很满意,加上其他方面的试压,让曾谦尧只能和罗青衣结合。

    通过彭野生的介绍,杜克施迅速总结了三个要点。

    其一,曾谦尧为人较为自闭,其社交能力也较弱。这其实在现在也能看出。比如,曾谦尧长期在家中工作,很少出门。除了工作需要以及和妻子一起去旅行,基本上很难见到他在外面参与活动。

    其二,曾谦尧和罗青衣交流过程中,罗青衣确实对曾谦尧谦让。也就是如彭野生所言的传统!但这种谦让也许包含当初罗青衣知道曾谦尧为何和她结合的不太情愿,所以罗青衣一直在隐忍曾谦尧。

    其三,曾谦尧有过自己喜欢的女人,而罗青衣从一开始就不是曾谦尧喜欢的类型!

    在总结出这三个要点后,杜克施知道现在可以回归到第一个问题上来了,且这次,他的问题更直接。

    “彭总之前没有回答,罗青衣的这种传统包括哪些。其实我的问题也可以理解为,罗青衣的底线在哪?比如,假如罗青衣知道曾谦尧还有其他女人,她会有什么反应!”

    当这番话说出来后,彭野生的脸色刹变。他微微张嘴露出惊恐状,且双眼瞪大警惕的看向对面。

    曾谦尧和罗青衣一直没有负面传闻,可这种夫妻间绝对的正面印象假如是夫妻之间刻意营造的假象呢。

    杜克施见状,咄咄逼问道:“之前很火的一部电视剧叫《人民的名义》,其中高育良和吴慧芬早已经离婚。但是他们刻意塑造出夫妻相爱,相濡以沫,且没有负面传闻的假象。能够做到这一点,需要夫妻双方共同配合,达成默契。高育良和吴慧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们有各自的利益需求。那么,其他人假如也存在这种情况,他们是否也有相似的利益需求呢?”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彭野生终于拒绝回答,可他的双目闪烁,肩膀微动表明他确实知道一些内情。

    “彭总,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又或者,你有所耳闻,却不敢确认罢了!方才你在描述罗青衣对曾谦尧的态度时,表情中流露出羡慕甚至嫉妒,这种羡慕嫉妒应该不仅仅是两人夫妻关系融洽,罗青衣作为妻子对丈夫的绝对服从吧?”

    紧闭双唇,彭野生终于做出了绝对抗拒的表情,到这一步,他已经决定不再回应。

    其实杜克施早已经猜到会有这个结果。曾谦尧和彭野生是好友。彭野生没必要轻易出卖自己的好朋友。再者,假如真的如杜克施猜测的那般,曾谦尧一定处理的非常小心,所以彭野生可能也仅仅是耳闻,并未真的确认。没有核实过的东西,曾谦尧也未必会和盘托出!

    在没有得到答案后,杜克施和虞雅婕便离开了彭野生的办公室。出了大楼,虞雅婕就迫不及待的问道:“你是怀疑曾谦尧有外遇,且罗青衣知道,还帮着曾谦尧隐瞒?”

    杜克施终于点点头:“其实有一个问题我们一直在思考,那套识别系统会自动识别陌生人和熟人。而对熟人只是显示进出,并不会发起警报。只有陌生人被识别,系统才会发起警报。那么,进出曾谦尧家中的熟面孔是否只有曾谦尧夫妇二人?马小龙刚刚对我说,曾谦尧家附近会常常出现一个身材曼妙的时尚美女,这个美女会不会和曾谦尧有关?”

    虞雅婕摇摇头:“在附近出现,并不意味着和曾谦尧有关啊!这有点牵强!”

    “那在老谢问话的时候,罗青衣和曾谦尧同时欲言又止,这又是为什么?”

    那两人欲言又止,摆明有些事情没有交代。而之所以没交代,其中一个原因可能就是不可以公开!

    当然,现在还没确凿的证据证实这个推断,杜克施也仅仅想通过别人口中知晓更多内情。在彭野生拒绝回答后,杜克施还需要其他途径了解一切。而其他途径,自当包括文肖薇那一组三人。

    在杜克施和虞雅婕问话的同时,文肖薇带着札璇和马小龙进入曾谦尧家中。因为家中失窃,所以这两天曾谦尧和罗青衣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家中,随时配合警方调查。

    这期间,札璇需要四处查看,希望能找到新线索。然而没多久,她却被家中的猫缠住了。

    札璇本身就喜欢猫,加上少女心泛滥,她便和猫逗玩了一会。直到马小龙过来提醒她做事,札璇这才吐吐舌头赶忙回到工作中。

    经过一番了解,他们三人并未有新的收获。文肖薇礼貌告别后,便带着札璇和马小龙离去。却在出门的一刹那,札璇看见了一副场景,这一下,她脸上闪过狐疑。

    文肖薇敏锐的捕捉到这个画面,但是她并未在当场说破,直至三人回到车上后,文肖薇这才问道:“小札,刚才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文队,我感觉有点奇怪!”

    马小龙跟着问道:“有什么奇怪?”

    “我进去后,那三只猫一直围在我身边蹭我。当我抚摸它们的时候,它们甚至还将肚皮翻过来。我养过猫,所以我知道猫是通过磨蹭来交换气味。当猫咪磨蹭我们时,不只将自身的气味沾染到我们身上,同时也将我们的气味依附在自己的身上,以建立彼此的信任感及亲昵感。还有,绝大多数猫是不喜欢被人摸肚子,甚至有的猫会在你摸肚子的是时候狠狠咬你一口!而猫咪被人摸肚子,是代表绝对的信任!”

    “这有什么问题?只是这些猫喜欢你罢了!”

    “小龙,别插话,先让小札把话说完!”

    札璇道:“我是第一次来曾谦尧家中,但是那些猫何以对我产生绝对信任?起初我还以为曾谦尧家养的猫本身就粘人,所以容易对人产生信任。但是当我们离开曾谦尧家时,我注意到其中一只猫正好将肚子翻转过来躺在那里。但是,当罗青衣去触碰它,想要让它挪动位置时,那只猫竟然差点咬到罗青衣的手指。”

    “什……么!那些猫没咬你,却咬罗青衣?”马小龙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你没看错吧?”

    “不可能看错!除了这些,我还留意到一些情况!文队,你们有没有发现,曾谦尧家中的猫砂盆看起来有好些天没有被打理了!”

    “猫砂盆?我确实没注意!”

    札璇道:“我跟那些猫逗玩了一会,发现猫砂盆被随意的放置在院子中,看上去也很脏。我还留意到,那四只狗却被打理的很好,另外就在曾谦尧家中还做了狗舍,罗青衣和狗的互动也明显很多。那四只狗也很听罗青衣的话。”

    马小龙终于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我记得昨天来的时候,那四只狗一直在叫唤,直至罗青衣发话,那些狗才闭嘴。回想一下,罗青衣确实没怎么和猫互动!但这能说明什么?”

    “说明那三只猫根本不是罗青衣养的!”

    这个结论不仅瞬间出现在文肖薇心中,也在这三人回到办公室后,被杜克施和谢钟阳直接说出。

    猫不可能对一个陌生人都能展示肚皮,却不给自己真正的主人抚摸!更别说猫砂盆完全没被打理,这看上去就像是被主人遗弃了一般。即使罗青衣不喜欢猫,而是曾谦尧养的猫,那曾谦尧难道也不知道打理?

    文肖薇当然觉得此事蹊跷:“札璇刚才回来后发现自己的身上沾上了一些猫毛。现在她已经拿着那些毛去做化验分析。等结果出来后,看看是否有新的发现!”

    “小札有没有新发现我不知道,但是诸位,我这里倒是有些劲爆进展!”一直埋头的曹倩忽然挥动了小拳头,且露出了得意的笑意,“那些人确实聪明,能躲过城市天眼摄像头的面部捕捉。可他们却忽略,或者说完全没办法避免一点,就是我们其实不一定要用天眼摄像头来捕捉嫌疑人的面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