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744章 自我牺牲
    能把柯哲涵憋得要直接动嘴说话,可想而知杜克施等人已经给他制造了多大的压力。现在柯哲涵可选择的方式不多,因为他的左膀右臂已经被杜克施等人砍得差不多了。

    从一开始,紧急案件处理小组对柯哲涵的策略就是斩其臂膀,逼迫柯哲涵自己出战,或者狗急跳墙。现在,柯哲涵已经决定不在“仁慈”。

    一个高智商的幕后玩家往往会把自己当成上帝,而带着上帝心态,他会觉得可以主宰别人的生死。最高级的玩家不是杀人,而是诛心。柯哲涵一开始的策略就是诛心,然现在,他已经没办法诛心,于是,从高级降级,他需要迈向血腥。

    当一个玩家无法做到诛心,便失去了上帝的权利,那此时在游戏体验中,他便感觉到不快。他的心绪会乱,也会产生更多暴力倾向。世界知名的游戏公司在设计游戏环节时基本上都会参考心理专家的意见。心理专家会给游戏的难度设定心理标杆,继而让玩家在各种难度间切换。即形成不舍的心态,又不至于因为彻底狂躁而和游戏切割。

    著名的足球游戏PES和FIFA之争中,PES因其早期聚拢的忠实玩家数量而一直占据销售优势。然而近些年,除了PES后期版权减少,导致忠实玩家叛逃之外,PES在游戏难度设计上也往往存在“虐杀”玩家心理。更是在难度级别设置上极为不合理,导致更多客户舍弃PES而投入到FIFA阵营。

    柯哲涵现在的心态就和叛逃玩家的心态差不多,他已经抛弃了之前的理念,哪怕之前他是哪一款游戏的忠实粉,可是如今现实让其“疯狂”。

    “嘿,他们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就真的放心你能看得住我?又或者,他们想跑的时候却不带上你。”杜克施没有等到屏幕上的文字,他便继续和博库“交流”。

    博库当然不想理杜克施,然杜克施总有办法让其开口。

    “又或者,他们把阮静雯藏了起来?”

    “你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呵,不信,你说的话我一句都不信。除非你是转达柯哲涵的指令,因为你就是一条传声狗。”

    “你特码!”

    “嘿,你觉得你一拳,我一拳,这样有意思吧!”杜克施把头瞥了过去,但是此刻却不能阻挡拳头,因为他又已经被博库捆绑在椅子上。

    可这一拳并没有砸到杜克施的脸上,博库的拳头蹭到杜克施的面皮却停在了半空。

    “呵,你终于觉悟了!”杜克施慢慢把头撇过来,看着博库道,“其实我真的很想问你,你为何要替柯哲涵卖命?又或者你说,这是负义联盟的指令,你必须执行。但是哥们,你们当初加入负义联盟是为了什么?是在一起抱团取暖,还是打算一起犯罪?”

    “他说你的话不能听,说你会给人洗脑。所以,你在多说一句话,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你看看,竟说我不相信的话。你敢吗?又或者,他有指令让你割舌头吗?博库,不如这样。你放了我,我帮你找到阮静雯,然后你和她一起离开。至于柯哲涵,你放心,他跑不掉。”

    “够了!”博库实在不想听杜克施在废话下去,他猛地抄起地上的锤子,想要砸下去,但是一种坚持让其还是愣神。

    可杜克施不这般,他竟然跟着刺激:“你就是没种。你从小就是一个废物,除了听别人的指令,其他你什么也做不了。你甚至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争取不到,你特码……”

    “你给我住嘴!”啊的一声狂吼,博库被杜克施彻底激怒。他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疯狂,拿着锤子朝着杜克施的左手掌砸了过去。

    那一下让杜克施痛得撕心裂肺,然在痛的同时,他的脸上却浮现了笑意。用那种几乎抽动的声音,杜克施大声道:“现在你爽了吧。你终于可以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了。博库,看看我的手,在看看你自己的手。你还想带着阮静雯走吗?”

    看着杜克施被锤子敲打后无法挪动的左手,博库又看着杜克施那完好的右手。一种抑制不了的喜悦出现在他的脸上。他内心矛盾,即因为违背柯哲涵的命令而懊恼,但是这种懊恼却被主动导致他人身体残缺出现的快感所掩埋。

    “怎么样,违背柯哲涵的命令是不是很兴奋,这才是真实的你,对不对?博库,你不该听任何人的指令,你需要自己的存在感,你才应该是主角。”

    “你……”这一刻,博库再次举起锤子,可是他并未咒骂,也没叫嚷让杜克施闭嘴。因为他发现杜克施说的有些道理,甚至让其内心产生了欲望。

    “所以,你需要再次背叛,你需要再次找回属于你的中心。要不要我帮你?”杜克施龇牙咧嘴的忍着疼痛。说实话,刚刚那一锤子下去,杜克施能听见自己掌骨断裂的声音。可是好在博库并没有用尽全部力气砸下去,这让杜克施稍有心里安慰,认为至少恢复起来会快一点。

    刚才的一切是杜克施有意为之,他就是要让博库拿锤子砸向自己,为何?因为杜克施需要博库违背柯哲涵的指令,且让博库找回自我关注感。

    杜克施之前已经试探了无数次,知道柯哲涵给博库下达的指令就是不准杀了杜克施,也不准过分伤害杜克施。所以无论杜克施如何挑衅博库,博库也仅仅是一拳头砸到杜克施的脸上。这可不是杜克施想要的结果。

    有一类人,他们四肢健全,却对肢体残疾情有独钟。心理学认为这些人患有“残疾扮演控”,亦有“身体完整认同障碍症”,这或许是大脑神经发生错乱导致,且目前还没有很好的治疗方法。

    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心理学教授马克?格里菲思博士的研究表明,这些人从肢体残疾以及相关的拐杖、轮椅等事物中获得快感。心理学者格里菲思认为,这些人存在*倒错,但并非受虐狂。有的人扮成残疾是希望获得别人的关注和关心,而不懂得从正常的方式去获得。

    慕残控则与残疾扮演控稍有不同,他们喜欢的是别人的肢体残疾,对残肢的不对称美产生快感。残疾扮演控与慕残控可以同时出现,且往往他们的潜意识都是寻求他人的特殊关注。

    杜克施在知道博库是慕残控后,他其实一直在分析博库,了解博库。包括他试探出博库对阮静雯有好感,同时博库也在执行柯哲涵的命令,可是这些命令却让博库扯手扯脚。

    如何才能达到杜克施想要的效果?那首先就得激发博库内心的欲望!慕残控希望看见对方残缺的肢体,则杜克施就用自己的肢体来刺激博库,让博库举起锤子砸向自己。

    当博库真的挥动锤子砸下来后,不仅他违背了柯哲涵的指令,同时也唤醒了他内心的慕残意识。

    同时,杜克施也在不断的刺激博库。慕残控需要别人特殊的关注,但是杜克施却在忽视博库的感受,且说博库是个废物,除了听从别人的指令,其他什么都不是。这等于是戳中了慕残控的死穴。

    当慕残控再次渴望对方肢体残缺,且需要获得特殊关注时,那对博库而言他应该怎么做?

    “不要遵从柯哲涵的指令,你是你自己。除了我,没人关心你和阮静雯的事情。我答应你,带你去找阮静雯!”

    谁能在此时给慕残控特殊关注?答案只有杜克施!

    一个懂得心理的警察很恐怖,而一个懂得心理且还知道如何运用心理的警察更加恐怖。杜克施已经完全掌控了博库的心理,所以,他知道这一刻,只要柯哲涵不出来捣乱。则一切都好说。那柯哲涵还有工夫理会博库吗?显然不可能,外面的一切已经够让柯哲涵忙和了。即使电脑屏幕上出现思特利的警示,可这会博库视而不见,再者,博库根本不用听从思特利的指令。

    哗啦一下,博库直接将杜克施的绳子松开,他又用枪指着杜克施,道:“你怎么知道阮静雯在哪?”

    “阮静雯在执行完蓝梦婕的任务后并未马上离开,意味着她在柯哲涵下一步行动中要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只要找到柯哲涵,便可以找到阮静雯。”

    “你想让我帮你找柯哲涵?”

    “你已经违背了柯哲涵的指令将我砸伤,那么,在违背一次,遵从自己的内心又有何妨!我猜柯哲涵又或者思特利就在附近,对不对?因为在刚才我和你提到柯哲涵时,你的眼神朝着窗户外面瞟了一眼。人的眼神往往暴露内心想法,所以,柯哲涵就在窗户的不远处,有或者……”杜克施用脚踹了踹下面,“这里有没有地下室!”

    “你的脑子很灵光!”

    “我不仅脑子灵光,手也灵光!”忍着钻心的疼痛,杜克施用右手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张照片。

    当看见这张照片后,博库立马摸着自己的身体,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杜克施“搜刮”过了。

    “别找了,*爆炸后,我和你打斗时顺便在你身上摸出来的。你既然这么喜欢阮静雯,就不该眼睁睁看着她送死。柯哲涵已经狗急跳墙,他需要有人垫背,阮静雯也许就是垫脚石,我们得尽快找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