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6章 怯懦女幼教
    一个关键问题,张小鹏的父亲还没出现!从刚才小王那里得知。事情发生后,校方已经第一时间联系张小鹏家长。除了冯璐瑶带着陈姗姗很快赶到学校之外,张小鹏的父亲张鹏生也在邻市往回赶的路上。

    从金玉琴的口中,杜克施也对这对父子有了初步的判断。张小鹏是怎么样的一个小朋友,杜克施心中也差不多有数了。这种小孩子一般胆子大,同时对自己物品甚至别人物品的占有欲都超强。所谓的主动找别的孩子打架,不过也就是争夺玩具零食甚至关爱的私有欲心理罢了。

    那如果是这样,这种小孩也会存在一个特点,便是在这个年龄段,非常容易被“收买”。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会接触一些被称之为占强的小孩。这些小孩就是所谓的护食,还有喜欢霸占别人的好东西。而如果这些小孩胆子也够大,敢于和其他人互动,要哄这些小孩也更简单,给他们好处就行。”事到如今,杜克施差不多猜到张小鹏如何失踪,以及那张字条为何被放置在水箱了,“金老师,之前警方已经对全校进行了搜查,都没找到张小鹏。那你是否可以想到其他能够藏匿小孩,又或者,小孩主动躲藏的地方?”

    “主动躲藏?你是说张小鹏主动躲了起来?”金玉琴咂舌,“怎么可能,张小鹏干嘛要躲起来!再说,之前警方把学校都搜遍了,我也确实想不到其他能藏匿的地方。”

    “也就是说,张小鹏很可能真的已经不在校内了!”

    摸着额头,杜克施的眉头渐渐锁了起来,事情虽然还在掌控之中,但还是有些棘手。

    之前他所设想,即使绑架者带着张小鹏离开学校,也必然之前会限制张小鹏自由。那因为限制作用,势必现场会留有一些线索。

    但是如今,如果是张小鹏主动配合绑架者,那张小鹏甚至可以和绑架者分头离开学校,再在校外汇合。这样的话,线索就很难被发现了。

    “瑞亚双语幼儿园除了正门,还有没有其他出口?”

    “还有一个员工通道小门,在办公楼的后面。”

    “你现在带我过去。”

    杜克施非常留意从这栋教学楼到办公楼的路程。他发现,小一班在教学楼一楼,一楼有一个小台阶,下了台阶后往左走不足百米,便是办公楼。而校长办公室则是独立的一个小房子,位于办公楼左侧。办公楼一楼后面有个小院子,小院子那确实有个小门通往校外。

    金玉琴介绍道:“这个小门平时是不开的,只有购买物件或者是校园系统维系的时候,后勤人员才会让人在这里进出。其他时候,即使是校长也基本上都从正门进出。”

    “梁宇是负责你们学校后勤购物的,换句话说,她之前有这个门的钥匙吧。”

    金玉琴点点头:“这是当然。只是梁宇离职后,应该会把钥匙交出来。只是……”

    “只是她万一留了一把是吧!”杜克施道,“我想你们的校长应该会在梁宇离职后考虑换了这把锁。只是,还没来得及换罢了。毕竟,她也没想到梁宇真的坚决辞职。金老师,冒昧的问一句,你是不是很喜欢小朋友。”

    “是啊!”金玉琴虽然还低着头,但是至少额头稍微抬了抬,还终于露出了些许笑意,“我从小就喜欢和小孩在一起,所以能做保教老师,我也很满意。”

    “哦。这样啊!”杜克施忽然话锋一转,厉声道,“那你是否出现过打骂学生的情况。”

    “没有,我可从来不打骂小朋友。”金玉琴吓得连连摆手,一脸苍白透过无辜的眼神。到了现在,她才第一次和杜克施做到了眼神平视。那张干净却此刻充满惊恐的面庞,让她看上去血色全无。

    这其实就是杜克施要的答案,他继续厉声道:“你做了这么久保教老师,总会遇见难搞的小朋友。比如刚才你提到张小鹏主动找别的小朋友打架,你真的只是好言相劝?”

    金玉琴赶紧解释:“我们学校规定,除了授课老师,还得有至少三名老师在场负责小朋友生活安全。所以一般出现小朋友打闹,三名老师把小朋友迅速分开,不给他们接触机会就行了。毕竟小朋友再闹,力气也不会比我们老师大。”

    “好吧,我权且相信你所说的。不过,我还想问一句。你真的没打骂过学生?”

    面对杜克施逼视的目光,金玉琴不自觉的身体后退,连连摇头:“没,我真的没有。”

    杜克施嘴角阴冷,目视一会后又冷冷道:“那别人呢?”

    “别人?我……我不清楚。”

    “是你不清楚,还是不想说?”杜克施低沉嗓音道,“刚才我在办公室的表现你也看见了。如果你说谎,我可以看得出来。所以,你最好别骗我。否则,会把你自己牵扯进去。”

    “我……我……我自己没有打骂小孩,但是我也不想连累其他人。”金玉琴双目通红,都快哭了出来,“警官,你别让我说了,我不想害人。我现在说出一个名字,你肯定会怀疑她。到时候她就得埋怨我。”

    “她埋怨你,总比你最后看着你班上的小朋友出事要强。金玉琴,警方现在正在办案,所以,你知道什么,就得一五一十的说。否则,就是妨碍调查取证。你明白这个后果吗?”从金老师忽然变成金玉琴的称呼,杜克施威胁逼迫的口吻越发明显。

    他这种压制让金玉琴喘不过气来,很快,就要退到墙角的金玉琴终于道:“我没有打骂过小朋友,因为我真的喜欢小朋友,喜欢这份工作。但是毕竟不是所有人真心喜欢这份工作,比如张美瑶老师,她说过她只是应付这份工作,我亲眼看过,她偶尔会对一些不听话的小朋友动手教训。”

    说完,金玉琴再次把头压低,缩在墙角身体颤抖。刚才这番话,怕是的确在她心中纠结,确实不愿意说。因为这会说了,等同于把自己的同事送上了最大嫌疑者角色。

    时间在那一刻好似静止了,杜克施看着这个女人,不禁笑了!不在多话,只是抱着胳膊站在那思考了一会,约莫四分钟后,他终于示意金玉琴可以先回校长办公室了。

    幼儿园外聚拢的人越发多了起来,甚至站在院子中都能听见外面的嘈杂。杜克施伴着这种喧闹声,目光盯着小门踱步在院内。直至虞雅婕跑过来找他的时候,他还没停下脚步。

    虞女神刚想开口,就看见杜克施伸出手掌。这姿势就是不要其开口说话,又是过了差不多七八分钟,杜克施才终于停了下来。

    “你终于想通了?可以破案了?”虞雅婕无可奈何上前,“外面都吵成一锅粥了,你倒是寻的清净还能散步。”

    “我不在这里还能去哪?难道去外面跟他们一起跳广场舞?”杜克施胸有成竹道,“我差不多已经理清了头绪,现在只是在确定最终证据罢了。你来,是不是告诉我,梁宇那边有消息了。”

    啪的一下,虞雅婕打着杜克施的肩膀道:“行啊小子,果然聪明。警方已经找到了梁宇,并且对她家进行了搜查。但是没有找到张小鹏。同时,警方也已经证实,梁宇从早上九点到十一点多,一直在健身房练瑜伽,这一点已经得到她的瑜伽教练和一同练习瑜伽人员的证实。所以,她完全没有作案时间。不过。按照你的要求,警方还是把梁宇带了过来。”

    摸着肩膀,杜克施咧着嘴道:“你下次公报私仇不用这么明显好不好!真的很痛诶!”

    “你还知道痛?你不是一直皮厚吗!”

    无语凝视,杜克施索性一个白眼回击,拿出手机后,拨通一个电话。

    那头,一个犀利且语速非常快的女声传了过来:“施施啊,找姐什么事情啊。哈,你们那现在可真热闹,已经上了本地热搜了。”

    “我都说了多少次了,虽然你喜欢刘诗诗,但是也别喊我施施好不好。”杜克施一脸黑线,不想扯许多,只能道,“我要你马上帮我查五个人的资料,这些资料中必须要包括五人是否受过校园暴力,以及遭受家庭社会工作歧视方面的过往。同时,确认五人中是否存在显著的早熟迹象者。更重要的是,在最近一段时间,此人应该遭受了严重的伤害,导致她的生理和心理出现极大波动。”

    “来,喊我一声姐,我马上帮你查。施施乖。”

    “我乖你个头。我现在忙的要死,没时间跟你斗嘴。你在胡扯,小心我撕了你办公桌前刘诗诗的海报。”

    “你敢!你要是敢这么做。本宫要了你的命!”

    噗嗤一声,听着这两人的对话,一旁的虞雅婕捂着肚子笑了起来。特别是看着杜克施被人挂了电话后一脸懵逼的脸,虞雅婕有种总算有人能治他的感觉。

    “整个小组,也只有曹倩能HOLD住你了。”

    杜克施切了一声:“我这是好男不跟女斗。再说,曹倩负责我们小组后方数据资料收集和汇总整理。如果把她真得罪了,以后要想查资料去哪弄!”

    身为S市紧急案件处理小组的后方二人组之一的信息专员,曹倩确实是前方人员不得不讨好的对象之一。敢把这位刘诗诗的忠实粉得罪了,以后查案子,要想从她口中获取任何信息,那确实得求爷爷拜奶奶才行了。

    而曹倩能有如此地位,其自身实力当然不一般。就在杜克施和虞雅婕刚刚重新回到校长办公室,曹倩查到的信息就已经传到了杜克施的手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