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25章 不顺眼合作
    正常的审讯手段确实能获得有用信息,但是,在问询中,审问讲究的是一问一答方式,所以,获取的信息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在暂时不知晓案件性质和具体作案动机的前提下,要想更好的了解案情,发散问询非常关键。杜克施非常善于利用社会人员获取更多的发散信息。这些信息看上去暂时对案件调查毫无帮助,但是往往随着案件调查的深入,一些细节信息会给案件的破解带来巨大帮助。

    小仙和默默分别在手臂和大腿上有灼伤,用她们的话来说,幸好没有伤到脸,否则老娘算毁了!瑞塔也从之前的惊慌失措和大脑缺氧状态逐步复苏,随着莉莉和张欣彤话语的增多调节气氛,这五个女人让宵夜点也跟着更加热闹。

    杜克施一边旁敲侧击,一边自顾自的吃着。别看他平日里非常抠门,可是这小子的钱经常花在刀刃上。比如给虞雅婕的红包,一来是为了省事,二来是因为两个月后可以弄回来。再比如现在,这顿宵夜虽然花了不少钱,然而,从这些女人口中,杜克施把当天晚上北极星KTV里里外外的情况差不多都摸清楚了。特别是当晚包厢内的一些细节,甚至于这些男女私下说的隐私的话语,杜克施也一并知晓。这些信息,可是谢钟阳无法获取的。

    这一顿闹腾也到了两点多,杜克施打车回家后,冲个澡就上床睡觉。这个案子一时半会搞不定,所以杜克施清楚,要把精神养足!一觉睡过去,竟然到了早上九点多。得,上班又得迟到了!

    谢钟阳为何看杜克施不爽,也有杜克施偶尔没有组织纪律性的原因!既然都已经迟了,他也没第一时间回到办公室,而是直奔物证处。

    也没敲门,杜克施偷偷溜了进去。蹑手蹑脚中,他轻轻的朝着一个身着白大褂,身材瘦小,且扎着一个马尾辫的小女生而去。上前之后,他直接伸手从后面蒙住女人的眼睛,用极为夸张的声音道:“小妞,陪大爷乐乐!”

    “杜哥,你能不能别玩了,没看见我正忙着吗!”札璇嘟囔着嘴,指着桌子上一片狼藉。

    物证处科员札璇今年刚刚进局,因为长相靓丽,且性格讨喜,一向深的其他人员欢迎。杜克施这种人自当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小仙女!平日里只要看见札璇,必然一番逗乐。

    今日前来,除了日常“调戏”之外,他可是有正事要做。

    从口袋里拿出塑料袋,杜克施指着里面的纸巾,一副故作猥琐的模样道:“你猜猜这里面是什么?”

    “咦,你能不能别恶心!”小札自当明白杜克施是在开玩笑,一把拿过来后,从里面将纸巾捡出来。仔细观察后,她便明白这纸巾上有液体沾染风干后的痕迹,“你想让我分析一下这液体的成分?”

    “哇哇,小札果然聪明伶俐,以后娶回家,能省我不少事情啊!”

    札璇笑嘻嘻的也没生气,又拿着小拳头在杜克施肩膀上轻轻砸了一下后,道:“讨厌,谁要跟你回家了!你还不赶紧回组,一看就知道又迟到了!”

    “切,反正都已经迟到了,在去晚点,好让我多看几眼我的小札!”

    “不行啊,兰姐要看见,又要说我了!你没看见她给我布置了这么多任务,我都要烦死了!”札璇哎的一声,两手一摊道,“这一看就要加班,今晚的电影又要泡汤了。”

    “哇哇哇。”杜克施坏笑点着对方,“你这是暗示让我请你看电影了!小札啊小札,你学坏了!”

    “哼,我可没说。”札璇偷笑后,傲娇的抬着小下巴,“你不请,我就自己去看!”

    “请请,请我家小札看电影还能不乐意吗?”杜克施说话间,手又搭在了肩膀上,头却一把,提示道,“但是我这纸巾,你得给我来个加急啊!”

    札璇眨眨眼睛,摆出OK的手势:“哈哈,放心吧,我等会就来弄!”

    “那就这么说定了,有结果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桌子上那么多任务等着札璇,如果杜克施不行个方便,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知道结果!

    乐呵的回到七楼办公室,杜克施一进门便注意到虞雅婕寒光射来!又看了看,他发现谢钟阳正在文肖薇办公室说着什么。

    情况有些不对劲!杜克施上前,正要勾肩搭背,他的手立马被虞雅婕第一时间扣住,道:“有话就说!”

    “额,昨天刚收了我的红包,今天就翻脸不认人了?”

    “你自己看看你迟到多久了!”虞雅婕压低嗓音示意手腕上的表,“我可警告你,今天文队脸色不好,你可千万别惹她!”

    “不会更年期提前了吧!”

    啪的一下,虞雅婕又在下面踹了上去,瞪了两眼后,咬牙切齿道:“你能不能正经点!听说薛队身体出现了问题,昨晚有发生案件,文队现在一个人压力很大!”

    薛凯心脏有毛病,这一点组内众人都清楚。这样的话,确实不能随便开玩笑。

    文肖薇看见杜克施来了,冲着外面喊了两声。杜克施听到后,立马屁颠屁颠的钻进了办公室!

    一进来,他笑呵呵的招招手,道一声文队早啊。

    文肖薇则面无表情,道一声:“不早了,你先坐吧!咱们先说个事,薛队这几天要在医院治疗心脏,他的情况我们大家也清楚。为了不影响他安心治病,所以昨晚的案子,前线行动就交给你们两人了!当然,薛队不在,我也会负责前线介入。但是主要还是你们两人合作完成。”

    “我们两人合作完成!”杜克施慵懒的重复这几个字,龇牙咧嘴道,“文队,那我们两个谁听谁的啊!”

    “没有谁听谁的,你们两人平级协调。”文肖薇用发号施令的口吻道,“棋盘出现,我们大家都知道问题的严重性。薛队对此也很关注,只是,我不想他因为案件分心养病。所以,我希望你们两人能尽快把案件解决。本来今早是你们两人向薛队汇报案件情况。如今薛队不在,你们可以向我进行案件汇总。刚才钟阳已经把他的调查汇总说了一遍。爆炸是利用*坠落制造。从已知线索判断,投弹者应该是伪装成服务生进入包厢,接着将早已经布置完毕的*引线点燃。投弹者利用北极星KTV管理上的混乱,以及他对监控的熟悉,让我们暂时无法锁定到底是谁进入包厢操作!”

    谢钟阳补充道:“我对北极星内部以及周边进行过勘察,发现这家KTV内部表面装饰不错,但是其内外部分却存在多处安全隐患。很多通道窗户都是年久失修,加上其周边又很多老旧建筑,如果投弹者利用这些空间进行潜入操作甚至于逃脱,都是非常有可能。除此之外,我对天蝎座包厢当晚的客人还有陪酒小姐的身份背景进行调查,暂时没发现他们这段时间跟人结怨的现象出现。”

    “一晚上时间你就将这些人的身份背景还有结怨情况查清楚?”杜克施显然不相信。

    谢钟阳没理睬,继续道:“通过对现场爆炸范围还有人员受伤状况的分析,我相信投弹者并非要杀人,甚至于都没想过要造成过大的伤害!加上那张棋盘的出现,我初步判定这次爆炸只是他的一种示警,预示游戏开始!所以,更大爆炸会在后续发生。而棋盘连环案中,作案者大部分会在棋盘中故意留下一些线索,从而让调查者进入他的游戏设计。所以,棋盘上出现的那五个棋子就非常关键!双马双炮在起始位置上上,而过河兵进入对方宫心,且逼迫帅位爆炸。我的理解是,过河兵只是开胃小菜,就已经让帅位自爆。而一旦双马双炮启动,则会又是另一方大场面!这其实是一种实力炫耀!”

    “炫耀他还没开始发力,就已经达到了他想要的爆炸结果!”文肖薇点点头,“我同意这个推断。还有,投弹者对KTV包厢内部的情况如此熟悉,且能轻松的点燃引线,并且将棋盘不声不响放入莉莉的手包着,这必然意味着,此人手脚不简单,对于这种环境很熟悉!”

    谢钟阳道:“这一点我也已经考虑过了。因为我说了这家KTV管理混乱,加上这家老板身份背景不简单,我甚至怀疑,投弹者的目标不是顾客,而是对老板的一种示警!北极星KTV的后台老板是张彪,此人文队应该不陌生!”

    “当然不陌生,数次扫黄甚至扫毒中都有他的名字出现。但是此人做事非常小心,所以经常置身事外!”文肖薇又看向杜克施,道,“小杜,你这边有什么发现!”

    “我倒是觉得投弹者不是针对老板的示警,而反而是对包厢内部人员的警告!”

    谢钟阳眉头一锁,却又不想多说。杜克施明显是跟自己唱反调,他倒要听听,这小子有什么高见。

    文肖薇道:“何以见得!”

    “稍等!”杜克施拿出手机,先接了一个电话。来电者是札璇,她所汇报的便是纸巾测试结果,“不错啊小札,速度挺快嘛!”

    “呵呵,杜哥交代的事情,我敢不快吗!纸巾上液体成分倒也不复杂,加上我对这个东西比较了解,所以稍微测试便出来了!这上面的主要成分是大部分的香水成分,然而,其内部包含了过多的类固醇。香水中类固醇成分过多,极有可能是因为香水中包含费洛蒙成分!所以,我初步判定,这应该是费洛蒙类香水!情况就是这样,而具体的测试报告我还需要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