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26章 自视甚高
    “费洛蒙类香水!”杜克施手机抓在手上,不觉自言自语。他的眉毛轻轻挑了一下,神色也更加专注。这个表情,便是深思状态。

    文肖薇看在眼里,轻声问了句怎么了?

    杜克施却示意不要说话,因为他要在脑海中把一些思路理顺了!KTV那些小姐确实会使用香水,而使用费洛蒙类香水也很正常,毕竟这可能增加客人对自己的好感和依恋。然而,香水为何会出现在洗手台上,难道是打破了?那打破的话,瓶子碎片在哪?

    “所以,我还是觉得,投弹者针对的目标,也许还是包厢内部人员!”

    杜克施再次说这话的时候,谢钟阳不得不提出他的质疑了:“你总得给出一个理由吧!要不然只是随口一说,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胡乱臆测!”

    “我当然不是随口一说。当晚包厢内有四个陪酒小姐,而瑞塔完美的躲开了本该可能导致她伤害的爆炸!事后我问了瑞塔,得知她当晚涂得恰恰是水蜜桃味道的唇膏,所以,我在厕所门把手上发现的唇膏残留,就是瑞塔进入洗手间,瘫软在地上后,嘴巴碰触门把手造成的残留。那几个女人都说,瑞塔这人酒量不是很好,却敢喝。而每次喝多了,都会主动撩客人情话。所说的话语,比如今晚如何,要怎么玩的,比如什么动作……”

    “咳咳!”文肖薇清清嗓子,示意杜克施别故意把那种话题说的太细,毕竟只要意思一下,大家也差不多明白什么情况了。

    杜克施嘿嘿一乐,道:“我们办案当然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了。这些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们知道的越多越好!从那些女人描述,加上瑞塔自己所言,我可以肯定,瑞塔这种女人,对于来那种场合的男人,特别是不常来,不适应女人主动撩情话的男人必然有非常大的杀伤力。而瑞塔似乎也很了解男人心中想什么。她的每一个动作,甚至于身上的每件东西,都会让她透出一股诱惑。”

    谢钟阳冷冷道:“你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看来昨晚的宵夜没白吃啊!那个瑞塔也顺带勾引了你吧!”

    “谢哥,别这么说话,我们都是为了办案吗!想要知道当事人到底是个什么人,正常的审讯确实有时候很难判定,所以,通过日常交往,倒是可以看清楚本人的模样。昨晚我和四个陪酒小姐加上张欣彤一起宵夜,我可以看出,瑞塔和其他女人还是存在稍许不同。”

    “什么不同!”文肖薇坐直身体,示意道,“赶紧说。”

    杜克施得意的抬抬下巴,有些示威谢钟阳的意思:“我在和那些女人对话过程中,发现莉莉,默默和小仙同张欣彤的对话主题都是以KTV内部工作和趣事为主,特别是对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们更是各种话题引出。但是,瑞塔除了对昨天晚上爆炸的话题参与之外,其他的话题却时常有意无意的回避。而且,她甚至还主动说到KTV话题以外的东西,比如,昨天新闻报道,科学家发明了治疗什么疾病的新药,再比如,什么小说改编的影视剧正在开拍,而这其中的桥段,她还记忆犹新!”

    话到这里,原本有些不屑的谢钟阳也终于侧过身子,他从余光变成了直视杜克施发言。文肖薇也频频点头。这里的人都是办案高手,杜克施这番话意味着什么,他们三人都心知肚明。

    杜克施道:“团体心理学告诉我们,团体成员会就共同话题加以讨论,并且形成讨论习惯。但是,如果有人在团体习惯话题上经常引申出和别人不同的话题主题,而这些话题主题让其他团体成员无法参加讨论。为此,她不仅没有做出改变,还经常乐此不彼。那就证明,她不仅没有完全融入这个团体,甚至于还存在轻视团体其他成员的意思!”

    文肖薇道:“确实这样,我们以前接触过很多类似案例。个人在团体交流中经常说出一些高于团体讨论习惯的话题主题,确实表明此人对团体其他成员存在一些轻视,又或者,他自认为相对于这个团体,自己高人一等。那瑞塔为何会有这种想法?她的背景和其他人不同?”

    “这就得问谢哥了吧。他不是把背景全查清了吗?”

    谢钟阳道:“瑞塔的背景和北极星内其他人员背景并无明显差异。我做过交叉分析,并没有得到她特别的地方。”

    “所以,背景无差别,意味着她根本不可能从背景上得出自己有别于这个团体的想法!那这种想法从何而来!”杜克施将手机放入口袋后,撇撇嘴,“只能是她对于这种职业本身的轻视!”

    “所以说,瑞塔虽然身为KTV陪酒小姐,但是她本身并不愿意融入这个群体,甚至于还轻视这种职业。那她还要来这里上班?”文肖薇哼声一笑,“为了生活的权宜之计,又或者,只是因为贪图享乐,所以来这里边玩边赚钱,而内心依旧没把自己和这里的其他陪酒小姐混为一谈!正因为如此,她所谓的醉酒情话,也许只是一种假象。她喝醉酒,只是想尽快抽离这种场合,而所谓的情话撩人,或许只是一种她居高临下的态势,想要用轻视的言语调侃这些可笑可怜的男人!”

    “就是文队这个意思!”杜克施巴拉一个响指,“瑞塔和这里的其他女人不同,而又恰好本来是她负责的客人,结果受到伤害,她却完美躲避?这难道又是巧合?显然不是巧合,而是有意的安排。但是唇膏的出现,意味着瑞塔进入洗手间后确实出现可能的昏迷,所以她应该也是被动躲避。而导致她被动躲避的,应该就是费洛蒙类香水。”

    费洛蒙是一种由动物体分泌出来且具有挥发性的信息素,它可使同种动物的不同个体之间,通过嗅觉的作用而传递讯息,产生行为或生理上的变化。这种行为或生理上的变化会营造出两性间自然舒缓的融洽气氛。

    而费洛蒙种类中触发费洛蒙会促使同伴或异性产生立即的行为改变,这种立即的行为改变,如果经过长期的强化训练,会让人形成一种本能。

    杜克施继续道:“比如,费洛蒙类香水不仅会让两性吸引,甚至于还会让某个特定的性别产生某些幻想。我们大家都知道,醉酒状态下本身人的思维就处于活跃状态,新陈代谢也会加快。如果此时被引导幻想,那么,本身会造成现实和幻想的难以区分。简而言之,就会进入浅度睡眠,甚至于被引导催眠的状态。”

    根据杜克施的设想,当晚,瑞塔和往常一样,希望尽快抽离这种场合,便把自己尽快灌醉。接着,又和平时一样,她拉着客人撩情。而当晚的两个客人对于这种撩情肯定不适应,便实际上是被瑞塔和默默左右。至于瑞塔,她更是主动之下,将男人灌醉!随后,她甚至带着胜利者的微笑,调侃男人喝醉了摔倒在地,根本就不是她瑞塔的对手。

    “因为莉莉手包中棋盘的出现,加上*坠落操作,我们可以肯定,投弹者肯定进入过包厢。而投弹者的所作所为,是要针对其他人造成伤害,却要把瑞塔保护起来。如何保护?只要瑞塔进入洗手间关上门就可以,毕竟,根据现场观察,那个*坠落造成的破坏是有限的!”杜克施道,“投弹者肯定清楚瑞塔对费洛蒙的气味有特别的感知力,且在醉酒状态下,吸入费洛蒙后极有可能造成嗜睡。所以,在其他人在包厢玩乐的时候,投弹者乔装成服务生进入包厢,并且在不动声色间迅速进入洗手间,将费洛蒙类香水倒入在洗脸池上。这个香水的气味,对于其他人而言仅仅是香水的气味。只是,瑞塔可能对费洛蒙的信息获取比较敏感,加上醉酒状态下新陈代谢提高,会让她不由自主的主动多次进入洗手间。且只要进入洗手间,在费洛蒙信息气味下,造成她进入睡眠状态。”

    瑞塔进入洗手间后瘫软倒地,嘴巴碰触门把手,将唇膏留下!随后,洗手间内费洛蒙信息会让瑞塔一直沉睡,这种沉睡,让瑞塔躲开了*坠落爆炸。只是,这种爆炸加上外面的声响,还是将瑞塔惊醒。于是,她在惊恐和大脑不清晰的状态下,随着人群冲出KTV,随后,又因为精疲力尽和再次嗜睡,最终倒在了马路边上。

    “也就是说,投弹者和瑞塔应该认识,他在保护瑞塔!”文肖薇道,“小杜你这个分析非常重要,有利于我们对投弹者进行更深入的心理测写。”

    “哈哈,多谢文队夸奖!”杜克施那嘚瑟的眼神相当欠揍。

    谢钟阳也知道,杜克施确实抓住了一个重点。而这种重点,是他无法从那些陪酒小姐口中得知,并且这么快分析出结果的!虽然心中赞同这些观点,但谢钟阳没理由这时候就被杜克施比下去,所以,他马上道:“我还是坚持投弹者的警示目标是老板张彪,因为我在现场还有其他发现!”

    说着,谢钟阳也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自封袋,里面则是一些碎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