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32章 自身识别障碍
    一看上面的信息,虞雅婕确实明白了!札璇先前判断杜克施带来的纸巾上是费洛蒙类香水。而如今,随着检测深入,札璇给出的结论是,上面的费洛蒙为男性费洛蒙!

    费洛蒙可以诱导异性,存在于体内的类固醇中,男性费洛蒙酮有点像人的体味,但女性费洛蒙醇则几乎无味。一般情况下,女人用的费洛蒙香水必然是包含女性费洛蒙,从而能诱导男性。但是,当天在洗手间的香水,却是男性费洛蒙,这又是怎么回事?

    “投弹者显然知道瑞塔对费洛蒙香水的敏感性,所以,他将费洛蒙香水放在洗手间,一旦瑞塔闻到这个味道,会让她产生瘫软幻想。但是,瑞塔作为女性,应该用的是女性费洛蒙,可是洗手间是男性费洛蒙,只能证明,投弹者非常清楚瑞塔使用费洛蒙香水的习惯!所以,瑞塔平时要么是用其他香水,如果使用费洛蒙类香水,她则选择是男性费洛蒙类香水!”虞雅婕在看着箱子里的男性衣物,恢复平静道,“原来瑞塔可能是个同性恋,而且,她在女同中,还是作为男性角色出现!”

    “正解!”杜克施呵呵笑道,“方才我确实闻了床上的丝袜和内衣裤,那里面也是费洛蒙类香水的味道。原来瑞塔如此性感开放的外表下,竟然隐藏着一颗想做男人的心。”

    “以此类推,莫非柳名也是女同,而且,她同样也是作为男性角色出现?”

    “这倒是不一定!那得看那些衣服到底是她自己穿还是买给别人穿的。之前因为马文昌身材瘦小,体型和柳名差不多。所以当时在他家看见那些衣物时,我并没有判定这些衣物到底是给谁穿的。现在来看,那些衣服柳名自己穿确实也合身。投弹者对对象的挑选莫非真的是以女同为标准。而从现在来看,他是选择让瑞塔和柳名避免爆炸伤害,有意保护两人。所以,他是在保护女同?”

    虞雅婕道:“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得看看柳名的丈夫还天蝎座包厢又或者北极星KTV的那些人对瑞塔做过什么了!”杜克施道,“如果投弹者真的是用女同作为一个投弹参照,那我们就得跟上他的脚步,知道他下一个可能知晓的女同是谁……有人来了!”

    门口传来声响,杜克施和虞雅婕同时警觉,两人瞬间噤声后,第一时间将行李箱摆放好。随即,就在门开启的一刹那,杜克施拉着虞雅婕马上躲到了客卧的门后。

    但是因为客卧门后空间实在不大,两人面对面挤在一起。杜克施更是用手托着虞雅婕的屁股,朝着自己靠了靠。这动作,让虞雅婕想起杜克施刚才那手做过什么,就更加觉得恶心。皱眉指着杜克施,虞雅婕警告这小子别故意占便宜。但是杜克施确实有理由啊,我这不是害怕暴露,所以才这般吗!更是不做理会,他把虞雅婕又朝着自己挤了挤。

    那只手就放在虞雅婕的屁股上,另只手也放在虞雅婕后背,杜克施把女人抱在怀中,让其不要乱动。

    屋内进来的女人没意识到屋内有人,看其身形杜克施就判断,此人绝对不是瑞塔。瑞塔身材高挑,而这个女人身材稍矮,但是身形却很好看,前凸后翘,非常丰满。进屋之后,女人直接将外套脱掉,且毫不顾忌的马上一一去掉身上的衣物。

    透过门缝,杜克施恰好看见这一幕,不知不觉,当女人全身解除武装后,他也张着嘴,一副欣赏的模样非常满足!只是虞雅婕不爽了,杜克施这么挤着自己,还看着别的女人脱衣服,更关键的是,这个家伙还真的有反应了。可是虞雅婕又不好说些什么,只能恨得牙痒痒,趁其不备,用力的踩着男人的脚背。

    这一踩,虞雅婕也理所当然的做出噤声状态,示意杜克施不要出声,以免暴露。公报私仇,这还是公报私仇!你踩我,那我就索性把你抱得更紧,这两人互不相让,直至看着那女人脱了衣服,终于进去洗澡了。

    “别玩了,还不赶紧闪!”杜克施痛得直咬牙。

    “你先放手啊!还摸?”

    虞雅婕哼了一声,总算摆脱了杜克施的魔爪。这里确实不能久留了,趁着女人洗澡,两人赶紧溜了出来。

    刚进电梯,虞雅婕便直接冲着杜克施拳打脚踢,想着刚才对自己做的一切,女神现在还觉得不满。

    “说,你是不是故意揩我油。”

    “拜托女神,刚才那场景你不是没看见,如果不是我抱着你,我们两说不定已经被发现了。”

    “但是你干嘛要有反应啊!”虞雅婕越想越脸红,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个大色狼,谁让你盯着她看的。”

    “我擦,你就这么确定我是看对方脱衣才有的反应?嘿嘿,虞美人,你对自己好没自信啊!”

    真的是什么话都能从杜克施嘴里出来,虞雅婕气不打一处来,从电梯一直打到楼下。总算一股恶气稍微舒坦后,又是不顾女神形象,一个中指竖了过去。

    “真是拿你没办法?”摸着被打疼的胳膊,杜克施直摇头。反正便宜也占了,他也无所谓了。

    刚才那女的是谁?这是杜克施必须要搞清楚的,赶紧给罗小军打过电话。先前罗小军一直通过小区监控设备对瑞塔的住处进行观察。在得到杜克施的信息后,他马上再次调取刚才的监控画面,寻找那个女人的面部。进行面部识别扫描后,女人的身份很快传输到了杜克施的手机上。

    “柴蕊,女,二十二岁,保险公司职员。从罗小军和曹倩给出的搜索信息来看,柴蕊和瑞塔关系确实密切,因为两人有不少亲密照片。还有,柴蕊的身份确实是女同,这一点从她以前交往过的女性密友便可以得知!”

    虞雅婕凑过来一看,惊叹道:“哇,那也基本上确定,瑞塔确实可能就是女同。而柴蕊可以自由进出瑞塔的房间,证明她们两人可能就是所谓的女同情侣关系!”

    杜克施道:“瑞塔的身份是陪酒小姐,如果被人知道她是女同,而且在女同关系中还是以男性身份出现,那她肯定没办法在KTV上班了。”

    虞雅婕质疑道:“只是奇怪,既然瑞塔是女同,那她为何还选择这个职业!”

    “呵!虞美人,还记得在文昌名超市时,我和谢钟阳分析棋盘时说过,投弹者可能存在自身身份识别混乱吗!那你也应该知道,同性恋在没有被大众接受前,曾经普遍被认定成一种疾病,而这种疾病的名称叫做,自身性别识别障碍症。”

    最初同性恋被人以自身性别识别障碍症来称呼,被普遍认定成一种疾病,后来被相关人权组织抗议,以及被专家认定,自身性别识别障碍症和普遍同性恋还是存在不同。所以渐渐的,已经很少人会用这种称呼来指代同性恋。

    然而,不管怎么说,同性恋中很多人确实存在自身性别识别障碍!而这种自身性别识别障碍,和投弹者自身身份识别混乱有着相似性,这都是因为对自我身体和心理领域了解不透彻。

    “所以你的意思是,瑞塔和这些人或许都存在一定的自身身份识别方面的障碍!所以,她一面可以用女性的身份做陪酒小姐赚钱,一面还可以用女同中男性的角色享受自己的生活!”

    杜克施点头,道:“就是这样。所以说,我们一直想找这些人的交集,或许已经出现了。是某个也存在自身识别障碍的人,希望替瑞塔或者柳名出头,而这些人,一定相互知道对方的存在,但是或许他们不是很熟!之前在KTV,我了解过,瑞塔平日里和KTV的几个姐妹关系一般。而那天的默默,小仙,莉莉算是和她平日里关系较好的,这一点,从我和她们一起吃宵夜也能看出。只是,张欣彤对瑞塔的态度似乎一般。甚至于瑞塔一开始失踪,张欣彤都没怎么在意!还有,张彪对瑞塔的态度如何?那些客人对瑞塔的态度如何?”

    “谢哥说,投弹者可能是对张彪的警示。而你说是对包厢内部客人的警示。如今来看,你们两人可能都是正确的!所以,只要调查一下这些人对瑞塔的态度,便可以验证你的猜测!”

    杜克施伸出一根手指道:“除此之外,我们还要验证一下马文昌对柳名的态度是否真的如我们看见的那般对妻子很呵护!毕竟,如果柳名也是女同,那他们夫妻生活一定存在一些问题,马文昌难道一点没感觉到?”

    虞雅婕道:“我马上让曹倩深挖马文昌背后的事情!”

    杜克施伸出手:“别急嘛,谢钟阳一直在那,我相信,他一定也会发现破绽的。等谢钟阳把柳名和马文昌的关系捋顺了,我们吃现成的不就行了!”

    “对哦,谢哥那么聪明,怎么可能没看出这一点!啊,不对!”虞雅婕哦的斜着脑袋,“什么叫我们吃现成的?谁跟你一伙的!杜克施我可告诉你,我是文队钦点的前方支援。我是同时配合你和谢哥两个人,不是只配合你杜克施一个人!”

    “得得得,别废话了!你手机响了,看看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情!”

    还真是乌鸦嘴,杜克施只是随口一说,然虞雅婕一听电话,果然又出事了。而且这一次,死者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