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92章 市局连夜会议
    看样子,杨建行在月山镇的确势力不小,都到这个地步了,刘秀丽还以为杜克施是杨建行的人。因为根本不需要演戏了,所以杜克施特意将证件上对方文字展示清楚。

    “看清楚了,上面写的是S市公安局紧急案件处理小组。跟你们月山镇派出所所长杨建行没有半点关系。刚才你们说了些什么,我已经记下了,至于等会说什么,你们得考虑好了。”

    “什么意思!”杨欣欣觉得自己自己被耍了,顿时有些生气。可又看见杜克施手上的枪,一下子又软了下去。她转而哀求道,“警官,你到底要干嘛啊。”

    “我要干嘛你已经清楚了。月山镇的事情你们知道多少,现在就老老实实的告诉我。否则,就凭你们刚才说的事情,我想你们两边都不讨好。”

    这下,杨欣欣和刘秀丽终于知道被耍了。如果现在选择和警方对抗,那刚才说的那些事情已经会成为警方线索,但是如果选择合作,月山镇那边的势力如何应对?左右为难,让杨欣欣和刘秀丽愁眉苦脸。

    杜克施的手机信息一直在响,他看过后,知道是虞雅婕一直在问干嘛。虞雅婕其实猜到杜克施想要用些手段,可是她不愿意看见杜克施为此遭受警队处罚。但处罚又如何,既然已经决定这么做了,肯定得做到底。

    “你们考虑好了没有。”杜克施目光犀利,“其实你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你们很清楚,走出这个门的后果是什么。”

    “我们……”杨欣欣的脑子转得快,捂着脸,一副丧气的样子。后果就是月山镇那些人物肯定得封口,而想要封口,杨欣欣和刘秀丽还能活命吗,“如果我们协助警方,警方是否可以帮助我们。”

    杜克施道:“警方不仅会保护你们,还会将那些势力彻底铲除。等到铲除这些势力后,你们便可以恢复正常的生活状态。”

    两姐妹有些唉声叹气,可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了。她们说不清到底是恨杜克施毁了她们如今的生活,还是有些感激杜克施能把她们心中压抑的心结彻底打开,有些话,今晚说出来后,她们反而彻底轻松了。

    “文队,小杜刚刚来电。蓝湾娱乐城的杨欣欣和刘秀丽愿意出来指证月山镇人员。”曹倩兴奋的冲进了文肖薇的办公室。

    文肖薇脸上闪过些许喜悦,可她很快意识到什么,眉头轻轻一挑后,最终还是道:“马上派人开始保护杨欣欣和刘秀丽。还有,之前杜二海已经交代了从参与仓库转移那些妇女儿童的人是一个叫张天飞的人。曹倩,你协助兄弟部门将张天飞迅速找到。除此之外,虞雅婕刚刚来电,她和候科然再次见面,候科然交代了李哲死亡案件的经过。这些经过和我们了解的事实相符。从候科然交代的话语中,虞雅婕判断,候科然和整个事件没有直接关联,他应该只是被动参与其中,而且,候科然可以争取成为我们将来的证人之一。现在我们人证差不多凑齐了,事实证据也有很多浮出水面。因为月山镇的事情牵扯众多,我决定要向上级请示联合行动。”

    说话间,薛凯和谢钟阳也从外面赶了回来。他们之前有案子要处理,现在彻底处理完毕。在了解了事情经过后,薛凯决定和文肖薇一起先去见陈寒生。

    S市公安局副局长陈寒生绝对没想到,一个月山镇竟然隐藏着这样的大案。这案子中牵扯到拐卖妇女儿童,囚禁虐待侵犯未成年女性,胁迫未成年女性家属,甚至有重大伤人杀人事件也在威胁事件中发生。而这些事情之所以一直被隐瞒,是因为上至月山镇镇政府派出所,下到月山镇的一些普通居民,因为各种原因,而相互妥协隐瞒,最终让事件发生了这么多年却无人无责。

    “简直触目惊心。”陈寒生听完案件报告后,不停的摇头,“在现在这个社会,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存在。”

    文肖薇道:“目前基本肯定,月山镇存在一些封建迷信传统,而这些封建迷信传统,又以杨姓宗族中的传统最为流行。在这种风俗中,就包括极为落后的,相传利用采阴补阳获取运势,从而让自己官运亨通,财源广进。同时,提供采阴补阳的人,也会获得相应的运势。这就是为什么月山镇的一些官员和权势人物会通过囚禁侵犯未成年女性来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同时,这些被侵犯女孩的家人,有时也没主动报案,甚至帮着一起隐瞒。这些家庭也普遍存在重男轻女现象,这些女孩被某些人囚禁侵犯后,这些家庭会得到相应的补偿。所以,有些丧心病狂的家庭便不在管自己女儿死活。甚至会知道自己女儿被卖往远方。当然,这些女人被卖到外地后,家人会知道她们去了哪。而卖女儿的钱,也会加倍回到这些家属手上。”

    “换句话说,这些家属也是同谋,他们等于是在卖女儿,卖孩子。”陈寒生长叹一口气,“我要连夜向候局汇报。虽然候局出自月山镇,但是,这种事情发生了,候局势必要统一指挥行动。”

    文肖薇赞同道:“我也同意知会候局,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候局和月山镇的事情有关。候局在这件事情上,应该一无所知。月山镇的事情需要候局出来亲自坐镇。”

    他们都清楚,有些人必须要候局出面才能摆平。事情已经浮出水面,就绝对不给他继续发展下去的可能。

    S市公安局经常会连夜召开会议,但是今晚,S市公安局局长候长生在十点中将市局的一些主要领导召集,他有要事需要说明。

    候长生在人员到齐后,便让所有人关闭通讯设备。既然月山镇派出所所长杨建行涉案,那市局中是否有人会通风报信,候长生肯定要防范。随后,他让文肖薇介绍案件详情。和陈寒生一样,众人听明白月山镇这么多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后,都非常震惊。他们都不敢相信,在国际化大都市S市管辖下的一个乡镇,竟然存在如此恶劣的现象。

    “同志们,在布置任务之前,我要先做一个自我检讨。”候长生主动发话,“有些人也知道,我的老家就在月山镇。虽说这些年我和月山镇基本上没啥交集,但是在那里,和我称得上是亲戚的也有一些。这么多年,我竟然没留意到月山镇一直在发生这种恶劣的,违背人伦道德的事情,这是我作为局长的失职,也是我作为月山镇出生者的生活懈怠。这件事情处理完后,不管有没有和我有关联的人涉案,我都会向上级组织主动说明我的情况。”

    陈寒生道:“候局,这事和你没关,你没必要自责。完全是月山镇的人互相勾结,甚至是有些受害者家属也跟着掺和,当务之急是彻底解决月山镇问题,该抓的抓,该审的审,对于任何违法犯罪分子,我们绝不姑息。”

    文肖薇也道:“我同意陈局的说法。在我们小组介入月山镇事件后,发现这件事情存在各种隐瞒。别说候局了,怕是月山镇上面的主管单位都不曾明白还有这些事情。”

    候长生哼了一声:“主管单位不知道,会让事情持续这么久?不管是谁,这些蛀虫都得挖出来。我的意见是,我的老家是月山镇,所以,这次行动,我主动回避。全权指挥权交给你陈寒生,全局统一接受你的调配,务必把月山镇的事情处理好。还有,宗族势力在月山镇非常庞大,所以在处理问题时,一定要注意避免群体性事件发生。月山镇划归S市管辖不久,万一发生大的事件,怕是会给人抓住把柄做文章,到时候不仅是我们市局,整个S市都非常被动。老陈,这次你的压力大了。”

    “压力大倒无所谓,毕竟习惯了。只要把这些人都抓了,给市民一个交代就行。好吧,既然重担交给了我,我就扛下来。”陈寒生正襟危坐,道,“月山镇案子是紧急案件处理小组介入后才逐步挖出来的,所以这次,总指挥是我,可是前线负责,我决定还是交给紧急案件处理小组。文肖薇和薛凯会协调各部门工作。当务之急,先要控制几个老虎。立即对杨建行,杨云堂和杨大旺实施抓捕,对目前提到的其他相关嫌疑人进行控制。对每个人人员逐一审理,同时派出调查小组深入月山镇内部,找居民了解真相。另一边,我们要协同兄弟省市警方,找到当初被表面上嫁到外地,实际上是被贩卖到外地的女性人员,和她们进行对话,了解那些年真实情况。最后,对于蓝湾娱乐城进行全面搜索,找寻证据。蓝湾娱乐城暂时停业,对相关负责人进行问话。你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文肖薇道:“行动方面的补充暂时没有,只是,月山镇案子并没有人主动报给市局,所以,我们取证方面尤为重要。特别是一些人证,他们也面临各种威胁,我希望市局方面对这些人及其家属加强保护。”

    “这个是一定的。除此之外,据我所知,你们小组的杜克施和虞雅婕都在前线和人证保持联系。通知他们两人,注意安全。一旦我们行动,估摸有人要狗急跳墙,不排除丧心病狂者对我们前线人员下手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