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93章 领导的考量
    月山镇事件牵连甚广,且因为宗族和地方势力,势必到时候引起混乱。所以陈寒生当下决定,事不宜迟,连夜采取行动。既然目前已经有人站出来指证,则当天夜里就派出警员逮捕控制杨建行、杨云堂和杨大旺,后续人员则会在案件调查进程中逐步逮捕。

    会议结束后,文肖薇和薛凯作为前线指挥,协同市局有关部门迅速行动。他们在凌晨一点赶到月山镇,对杨建行、杨云堂和杨大旺实施抓捕。同时为了避免月山镇出现群体事件,凌晨进驻小组就成立,并且就在月山镇驻扎,准备随时应对突发状况。

    此时,虞雅婕就在先前和杜克施监视刘如飞的酒店房间中,她已经确定候科然可以成为新的人证,所以,她决定在第二天争取候科然。然而,市局的快速反应让虞雅婕也很惊讶,等到她接到通知,说杨建行、杨云堂和杨大旺已经被控制逮捕后,虞雅婕有些措手不及。

    “文队,你这可是打乱了我的部署。”

    “既然你的部署都打乱了,那月山镇的人肯定更是措手不及。虞美人,接下来你在前线的任务结束。月山镇事件发酵后,肯定要处理很多公共媒体关系,你从现在开始积极应对这方面的问题。”

    虞雅婕当然会服从命令,可是她也不想半途而废,毕竟月山镇前前后后都是她和杜克施在忙碌:“文队,能不能在我争取候科然之后才进入公共媒体处理的岗位。”

    “不行,你现在必须马上放下手上的工作,尽快恢复之前的角色状态。”文肖薇下了死命令,这自然让虞雅婕不能抗命。

    她挂了电话后,旁边的薛凯道:“你是当心虞雅婕继续介入这件事情,会对她不利。你是在保护她。”

    文肖薇哎了一声:“当初我们招虞雅婕进来,是看中她的亲和力以及同大众媒体打交道的能力。至于处理危机方面的问题,本不想让其插手。可是自从她和杜克施经常出现一线后,她的主动性增强,反而让我有些担心。毕竟,她在一线的时间不长,应对各种危机的能力较差,万一真的出事了,我们会很遗憾。”

    薛凯道:“你的担心不无道理。术业有专攻,虞雅婕的长处在于处理人际关系,进行大众危机处理。而这种在一线赴汤蹈火的事情,还得交给我们吧。对了,杜克施刚打来电话,他已经将杨欣欣和刘秀丽移交给市局警方保护。只要这些人集体指证月山镇事件,这事估摸着不久就会出结果。”

    文肖薇道:“除此之外,曹倩已经协助相关部门找到从仓库转移妇女儿童的张天飞。这个人嘴巴比前几个要硬不少,目前还没开口。我打算让谢钟阳亲自去审。”

    薛凯点头道:“这个我赞同。谢钟阳和杜克施虽然手段不同,但是他们处理问题的能力都不容小觑。这次杜克施已经把月山镇的事情查的差不多,也该谢钟阳露几手了。我亲自电话谢钟阳,让他迅速去审理张天飞。目前整个月山镇事件,杨欣欣和刘秀丽开口确认存在囚禁侵犯未成年少女的场所。而杨正海承认蓝湾娱乐城负责暂时看管那些女性,甚至有部分女性留下来工作现象出现。杜二海也承认仓库是关押女性儿童的场所。只要张天飞这边在得到突破,那从月山镇到妇女儿童侵犯拐卖的整个网络都可以有直接证人出现。那些人想要掩饰也掩饰不住了。”

    “还有刘如飞的证词,以及可能关键人物候科然的证词。姚萍对候科然的剧烈反应,已经候科然和杜克施对话时候的不正常表现,基本上断定,候科然是知道整个月山镇事件真相的。但是他却不敢多说,只能在这样的浑水中继续生存。甚至有时候不得不被迫充当帮凶。我觉得候科然这边还是交给杜克施吧,毕竟他熟悉。”

    “这倒是没问题,本来当初就是杜克施和虞雅婕接触候科然的。不过……”薛凯挠了挠眉毛,看见四下无人后,这才道,“肖薇,有件事情我两必须提前商量下,杜克施对杨欣欣和刘秀丽的行为,你怎么看。”

    说到这里,文肖薇也无奈的捂着额头。即使杨欣欣和刘秀丽现在还没说明杜克施如何解除她们。但是一旦将来取证的时候,有关人员详细询问经过,那杜克施的所作所为势必会受到市局的调查。

    “这小子尽给我们惹祸。我肯定他可以耍小聪明,尽量避免被人直接认定为限制人身自由甚至是绑架,但是这种事情,一到追究下来,无论如何是要受到惩处。现在我们只能希望杨欣欣和刘秀丽到时候不予追究,而市局方面也可以对杜克施的内部处罚宽松一些。”

    薛凯严肃道:“我估计到时候停职接受调查是肯定的,再加上月山镇的事情如果闹大,我们市局肯定得有人出来背个锅,小杜啊小杜,你这次真的撞到枪口上了。”

    文肖薇轻咬红唇,对于薛凯的话当然有估计:“可是调查月山镇是我们两人当初的决定,这事我们不能让小杜一个人受罚。”

    “这是肯定的。如果市局方面对小杜的处罚决定过于严厉,我肯定会提出反对且一定争取。另外,小杜这次对月山镇事件如此敏感,除了是他母亲委托之外,可能和他的一些经历有关。当我知道小杜对杨欣欣和刘秀丽的行为后,我就担心后续事件,所以让曹倩帮我查了一点东西。你看看,这些东西或许对我们以后有帮助。”

    文肖薇接过薛凯递过来的文件夹,翻看之后,脸上先是惊讶,随后便又有一种理所当然的表情,甚至有些窃喜道:“难怪杜克施对月山镇事件反映如此激烈,有了这些资料,我们确实可以为杜克施多加争取,到时候就看我们如何向上级汇报了。”

    薛凯难得坏坏一笑:“如何说服引导别人,且利用我们手上的资料进行反驳,这可是我们的强项。小杜这次确实犯了错,可他毕竟也是为了办案。我们不会纵容他一直胡来,可我们也不会让我们的队员,我们的兄弟家人无端背锅。”

    这就是文肖薇和薛凯的一贯原则,有错就要罚,可是罚必须有依据,且要合情合理。在杜克施捅了娄子后,薛凯和文肖薇已经想好了应对方案,作为领导,他们确实要比队员考虑的问题更多。

    从杜克施将杨欣欣和刘秀丽带到民房开始,整个月山镇就没消停过。逮捕行动在凌晨两点半便结束,可是整个工作一直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天亮之后,月山镇周边多了很多市局方面的警察,且街上的便衣也增加不少。因为杨建行和月山镇派出所常年的作为,月山镇派出所也暂时归市局方面委派人员直接管理。镇政府方面,杨大旺被逮捕后,副镇长候科然一下子被推到了前面。各种风声已经让月山镇的事情包不住火了,相关人员也都知道,市里正在对月山镇进行行动。

    各方势力蠢蠢欲动,就看谁能压制一方,获得最理想的结果了。

    当杜克施再次出现在候科然办公室后,候科然的情绪比昨天见到虞雅婕更加紧张。他已经知道月山镇被市局警方布控。甚至今天一早,局长候长生和陈寒生一起向市里领导汇报了月山镇事件,市里领导的意见也很直接,该抓的抓,该审的审,对于这种现象,绝不姑息。但是也绝对不能出现群体性事件,以免被人故意做文章。对于市里的这个消息,候科然也早已经通过自己的途径获知,所以,他更加清楚现在的处境。

    “候镇长,想必你已经知道凌晨,杨大旺镇长被抓。事到如今,你是不是该对我说些什么。”

    “你知道月山镇某些势力到底有多强大吗。”出乎杜克施的意料,候科然虽然紧张,但是他的回答反应却很快。抬头望着杜克施,候科然的脸上露出苦涩的表情,“当初我如果一直在做老师,或许后面不会发生那么多事情。只是,我还想着能在仕途中有所建树,结果,一件件事情逐步改变了我。”

    “你看到的世界并非整个世界。月山镇是月山镇,整个S市是整个S市。那些自以为恶的人之所以只敢在月山镇横行,是因为他们知道,一旦他们出了月山镇,他们会很快灭亡。即使他们留在月山镇,灭亡也是迟早的事情。”杜克施义正言辞,“我这人说不上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我知道善恶有报。那些丧尽天良的人在月山镇的所作所为,必须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候科然,我知道你曾经协助过这些人,但是我相信,你的这些协助并非出自真心。你在这个大环境中,你想生存,你想进步,有时候不得不随波逐流。现在,有机会将这塘湖水澄清,你是继续随浊水流动,还是回归本心,帮助驱逐这些浑水?选择权都在你的手上。”

    煽动性的话语,让杜克施自己也在心潮澎湃。候科然也在两眼放光,从一开始瘫软坐在那里,不觉身体慢慢坐直。

    他选择做浑水还是清水,确实在于自己内心。

    “除了宗族势力,当地还存在黑白勾结现象。在月山镇,存在一个穷凶极恶的黑社会团伙,这些人什么都敢做。我之所以不敢多说,是因为我害怕那些人会对我家人不利,还有就是……”候科然喉咙吞咽一下,缓缓道,“我到这一步,其实也有我妻子的影响,她也是杨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