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101章 人格面具下的幻觉
    那个马仔在打了电话后,脸色突变,转而,忽然拿着枪对着杜克施和薛凯。本意薛凯想着继续回去找蒲天磊商量,但是这时候的变故,让其措手不及。当两人准备本能躲开时,砰的一声枪响。可倒下的竟然是刚刚带着两人前来的马仔。

    “怎么回事。”杜克施和薛凯都循着枪声望去。

    当杜克施看见那个熟悉的背影一闪而过后,他彻底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马维宇。”

    “马维宇?”薛凯之前也已经拿到了马维宇的资料,他也很惊讶马维宇竟然找到了蒲天磊这边。

    两人紧跟着马维宇追击过去,但是月山山林,马维宇对环境显然更加熟悉。杜克施和薛凯不一会儿便更丢了方向。不觉两人着急,赶紧给上下文肖薇联系。结果电话刚一打通,竟然听见文肖薇说,又有几个未成年少女从上下跑了出来。而且听她们的口吻,像是没有其他人了。

    “马维宇坏了我们的事,却也帮了我们的忙。”薛凯哭笑不得。

    现在囚禁少女确实解放了,意味着蒲天磊手上没有人质筹码。但是对于这里的地势环境,警方还是不怎么熟悉。所以,文肖薇已经下令,封锁整个月山。一方面静待蒲天磊主动现身,另一方面派出特警进入山林,搜索秘密通道。而薛凯还告诉了文肖薇一个消息,便是马维宇一定也去找蒲天磊了。

    月山镇神秘小团体三人组,蒲天磊是彻头彻尾且狂妄无比的黑道头目。杨江水属于道上混口饭,加上杨家背景,让其如鱼得水,至于杨明,算是三人中比较有头脑的。

    如今三人组一个被抓,一个下落不明,剩下的蒲天磊好日子也倒头了。他在自己的地下密道中做着白日梦,却不想枪声四起,惊醒了他的梦境。

    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外面冲了进来,马维宇本身对月山镇环境熟悉,对这些马仔身手也很清楚。加上蒲天磊把人员都撤出去防范警察,所以当马维宇偷袭进入后,蒲天磊身边仅有的几个保镖肯定应付不了。

    干掉碍手碍脚的人后,马维宇直接将通道的门关上,又是趁着蒲天磊还没拿起枪,他的手指轻轻一弹,将几个玻璃珠弹射出去。那玻璃珠借着马维宇手指的力道,击打在蒲天磊的身上,竟也让蒲天磊没有把枪拿住。等到蒲天磊再次准备取枪之时,马维宇的枪口已经对准了这位老大。

    “马维宇,果然是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杨明早就说过你不靠谱,所以我们做事,从来不让你插手。要不是看你能打,还能利用,我们早就干掉你了。”事到如今,蒲天磊还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架势。刚才薛凯的捧杀战术,让他还沉浸在“天下无敌”的幻觉中。

    但是他这种天下无敌,对马维宇可是一点效果没有。砰的一下,马维宇重重的一脚揣在蒲天磊的膝盖上,让这位老大单膝跪地后,马维宇又是肘子一下,将蒲天磊的脑袋重重击打后,差点让蒲天磊昏死过去。

    又一把将蒲天磊从地上抓起来,马维宇一把扯掉蒲天磊的面具。面具之下,那张一半枯萎的面孔,让近距离对视的马维宇都不禁心生寒意。

    蒲天磊的整个右半边脸,不仅上面疤痕累累,还已经萎缩的只剩下左脸的一半。如此畸形的面部,也果然让蒲天磊整天带着奇怪的面具了。

    “蒲老大,你的这张脸,确实别致啊。”

    “混蛋!”被戳中痛处,蒲天磊暴跳如雷。但是他毫无反抗能力,因为他的对手可以马维宇。咬牙切齿中,蒲天磊只能咒骂道,“杨明说你有问题,我当初就说要先干掉你。若不是杨明还对你有些依赖,怕是你早就一命呜呼。”

    “哼,杨明确实聪明,这一点我承认。我在他身边,给他办事,可是他却从来不让我接触你们核心的事物。我想,他是早看出来我对你们的行为不满了。”

    “哈。”蒲天磊哼声笑道,“你马维宇同情心泛滥,好几次我们做事,你都在那暗中帮助别人。你真当我们不知道你不是跟我们一个路子的人吗?还有,你在你自己的农家乐仓库做些什么,别以为我们不知道。”

    事到如今,蒲天磊才明白为何自己作为杨明的头号打手,都没彻底了解月山镇到底在发生着什么。马维宇确实厉害,但是他的老大杨明,是月山镇几个黑道头目中最有头脑一人。他又防着马维宇,而又继续用着马维宇。

    “难怪明哥跑路那么快,连我现在都不知道他躲在哪。只是,你确实很蠢,都到这一步了,还想着上山对抗警察。”

    蒲天磊露出冷笑:“我罪行累累,就算跑,又能跑到哪里去。加上我这张脸,还有我的行动能力,如果离开月山镇,怕是很难生存下去。”

    这便是蒲天磊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其他人狂妄且带着绝对自信,这种自信让他们还存在一些理智。如果杨江水一般左右摇摆,考虑自己的后路。再如杨明一般,当警方对月山镇行动时,立刻躲了起来。当蒲天磊不同,他狂妄是在于他面具之下。一旦揭开面具,自是另一个自卑和仇视社会的蒲天磊。

    在狂妄心理的背后,狂妄者一般孤独,且很容易心理奔溃。因为一旦当他们面对现实,无法接受自己没有狂妄的资本时,这些人被倒塌的更快。

    蒲天磊因为面容天生残疾,所以他的内心更加狂妄变态。在面具之下,拥有另外面孔的蒲天磊想要把自己变成疯狂的恶魔,他便更加不会轻易逃脱。

    “马维宇,不要杀了蒲天磊。”外面,杜克施的声音传了进来。他和薛凯已经赶到,并且正想办法如何进去。

    但是马维宇见过这些人如何凶残,他厌恶这些人,他也知道这些人落到警方手里,不会马上死,甚至可能最后死不掉。枪口死死的顶在蒲天磊的脑袋上,他质问道:“杨明在哪。”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那你就去死吧。”砰的一声,子弹直接贯穿了蒲天磊的脑袋。

    听到声响的杜克施和薛凯冲了进来,只是看见地上的尸体,并不见马维宇的去处。杜克施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蒲天磊的面容,他蹲下来,用手摸着那半张枯萎的脸,不禁顿生寒气。刚才薛凯和蒲天磊对话的场景再次浮现其脑海,而这个对话,现在被杜克施认为是在作死。

    “蒲天磊竟然是面容残疾。难怪他一直带着奇怪的面具,并且由此被思维不清晰的姚萍误认为是外星人绑架。也就是说,蒲天磊不仅脸上带着真实面具,其内心也早就被人格面具覆盖,并且已经分不清那是他真正的面孔,那是人格面具带给他的伪装。”

    听到杜克施自言自语,薛凯也凑近一看,他更是心生寒意:“我的天啊,如果我们早知道蒲天磊存在面容残疾,我们绝对不用用捧杀的办法,因为我们这是在自杀,甚至会坏了大事。”

    杜克施道:“确实,因为自卑带上面具,其内心也必然会带着另一幅人格面具。当个体区分不了人格面具和本身面孔后,就可能存在思维混乱。所以他的行为会很奇怪,很极端,甚至会很变态。我们一开始认为蒲天磊是极端狂妄心理,所以才会狂妄到在山上对抗警察。现在来看,是因为他的残疾,导致人格面具之下,他区分不了现实和人格面具之下的幻想,所以存在于自己的幻想境界中,以为自己是真正的主宰,所以才大胆到拉着这些马仔对抗警察。而对抗警察,他的狂妄幻想达到顶峰,更是会让他的人格面具无法剥离,他便会走向更加极端。之前他对你我态度缓和,捧杀起到了一点作用,但是最大的原因,恐怕是蒲天磊人格面具之下以为自己是这里的皇帝,他主宰我们生死。表面上是我们算计他,实则是他根本不受算计。因为他的人格面具无法剥离,他只会按照自己的变态想法做事。也许在让马仔带着我们看过囚禁那些未成年少女的别墅后,他就会下令将我们杀掉。”

    人格面具是荣格的精神分析理论之一,荣格在《原始意向和集体无意识》一书中写道:人格面具是个人适应抑或他认为所采用的方式对付世界体系。换而言之,在人格面具之下,要么他适应社会,要么,他幻想他适应了他幻觉中的社会。

    蒲天磊用人格面具生存于自己的幻觉中,如果不是马维宇出手,杜克施和薛凯此刻怕已经是死人了。

    “这个蒲天磊存在面孔枯萎,竟然连曹倩都没查出。可以得出,蒲天磊对自己的这个秘密保守的多么严格,他平时怕是根本不摘下面具。脸上面具永远不摘下,心中的人格面具也便一直戴着。”薛凯赶紧把这个情况通报了文肖薇。

    而蒲天磊的死亡,加上警方对山林的包围,意味着蒲天磊团伙的灭亡。但是因为蒲天磊死了,很多事情死无对证,这就更得需要当事人站出来说明情况了。杨欣欣和吴秀丽的口供自当重要,但是她们的口供获取过程,杜克施存在违规现象。如今蒲天磊死亡,一旦杨欣欣和吴秀丽的口供无法被采用,那杜克施等于百忙和了。

    “一定得把杨明活着找到,又或者,再次想办法让汪春玲站出来。”杜克施无奈的捂着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