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105章 牌品见人品
    大牛情绪不高,但还是礼貌的让杜克施先坐。道了一声叔叔好后,他便主动说了昨晚的事情。看上去,对于这些问题,他已经熟悉了,毕竟之前也月山镇派出所的警察来问过话,而大牛的父母也交代了见到警察,如实说明。

    根据大牛所言,当晚七点多的时候,储诺便来到他家。加上大牛,当晚他们四个小朋友一起玩闹,还在一块学习唱歌。其中教他们唱歌是个小女孩,名叫蓝蓝。蓝蓝能歌善舞,在这条街的小朋友中也很受欢迎。蓝蓝和大牛等人关系不错,也和储诺以小姐妹相称。最后一个孩子叫天天,是最近搬到这条街上的,刚好是在大牛家门面房后面的房子居住。大牛说天天没啥朋友,自己便带着天天一起玩。储诺和蓝蓝跟天天也才刚认识,但是小朋友很容易打成一片,四人当晚玩的很开心。

    在蓝蓝教会大家唱歌之后,储诺因为记得妈妈的嘱咐,便先回了家,离开之前,他们还约好了第二天继续来学歌曲。

    “当时诺诺还让蓝蓝一定不要先教我和天天,以免第二天她最后学,拉在我们后面。”说过后,大牛又是噘着嘴。

    杜克施道:“也就是说诺诺先走。那谁最后一个离开?”

    “蓝蓝第二个走,天天是等到他爸回来之后才把他接走的。天天爸爸回来晚,天天在我家都待到九点多了。他爸爸还带了水果给我们家,说是感谢这些天帮忙照顾天天。”

    “那你们四个在一起玩的时候,诺诺有没有中途离开过?”

    大牛摇摇头:“没有。”

    这孩子看上去不像是在撒谎,而且大牛也确实没必要撒谎。他表现出关心小妹妹的模样,也确实如大哥哥的正常表现。那,储诺从来到大牛家再到离开,这中间应该没什么意外发生。

    “大牛,平时诺诺在这条街上都和哪些人玩的比较熟?还有诺诺妈,你觉得诺诺妈为人如何?”

    童言无忌,孩子的话语反而有时候参考价值高于大人。更何况杜克施现在对柳如燕的背景情况更是关心。

    大牛道:“诺诺妈人可好了,平时也喜欢给别人帮忙。我爸妈都一直夸诺诺妈人长得漂亮,心地也善良。只是我也听过别人背后说过诺诺妈坏话。”

    “是谁说过的坏话,又是怎么说的?”

    “就是诺诺妈后面那栋楼上的赵阿姨。有次赵阿姨来我们家买蛋糕,和我妈聊天的时候我听见的。当时诺诺妈见到有个要饭的老婆婆可怜,便给了那个老婆婆钱,还拿了一件衣服给了老婆婆。我妈就说诺诺妈心地真善良,结果赵阿姨就说诺诺妈是个狐狸精,表面上做好事,背地里还不知道做些什么坏事了。我妈就让赵阿姨别乱说。赵阿姨还不高兴,说你们都被诺诺妈的外表给骗了,还一直说诺诺妈不是个好东西。”

    大牛说的肯定不是赵阿姨的原话,他只是按照自己的理解把大人的话重复了一遍。但是既然那个姓赵的阿姨这么坚定的表达,必然有她的道理。

    至于其他的事情,大牛便也不清楚了,可是他还一直在说,诺诺和诺诺妈都是好人。至少在他这个小朋友看来,诺诺妈不仅人长得好看,对他们一家也很好。

    既然有了“赵阿姨”这条线,杜克施便马上追击这条线。他又从大牛妈口中知晓那个女人叫赵楚渝,平时主要在家带孩子,闲时就会在前面的棋牌室打打麻将。赵楚渝的丈夫是给一个老板做司机,平常跟着老板到处跑,很少回家。

    在打听到了赵楚渝的住处后,杜克施便来到赵楚渝家。敲了门,里面并无人回应。刚好有一个大姐从楼道路过,杜克施便问道这家人去哪了。

    那人道:“这个点,小赵应该在打牌吧。”

    “那她孩子谁来照顾?”

    见回答那人犹豫,杜克施便出示证件道:“我是来调查楼下洗衣店店主小孩失踪案件的,所以想找赵女士了解一下情况。”

    “哦,原来是查小柳孩子的案子啊。哎,小柳人那么好,得赶紧把她孩子找回来,要不然做母亲的得多伤心。”

    这个大姐的回答和大牛父母的回答差不多,都是说柳如燕人不错。但是他们的回复显然和赵楚渝不同。大姐又说了平时她去找柳如燕洗衣服,柳如燕还会经常给她便宜不少。除了夸柳如燕做事勤快,待人和善之外,大姐还说柳如燕经常施舍钱财衣物给乞讨者,有时候邻居也提醒有些乞讨者是骗子,但是柳如燕看见人家年纪大,又或者确实外面可怜,便还是施舍了。

    随后大姐也回应了杜克施关于赵楚渝的疑问,原来,大姐曾经看见过,赵楚渝将自己不满一岁的小孩用绳子绑在床头,就是不要让孩子乱跑,自己则出门打牌玩乐,等回来在收拾小孩的吃喝拉撒问题。

    大姐也曾热心的提醒赵楚渝,这么带小孩不好。但是赵楚渝不以为然,说她给小孩吃饱喝足,小孩除了睡觉,也不会闹出太大的动静,大不了回来给小孩洗洗身子就行。

    “呵,这是她亲生的吗?”

    杜克施的打趣也让大姐哀叹一声:“哪有自己亲妈这么带小孩的,你这么问我也理解。可是我平时看小赵在家和孩子在一起,那态度,也确实是个亲妈。她哄着孩子,还把孩子弄得好好的。哎,可能是小赵一个人带孩子,又确实喜欢打麻将,便是一种权宜之计吧。”

    听了大姐的介绍,杜克施对赵楚渝有了初步的判断。谢过大姐后,杜克施又去街上做了一番了解。他不仅问了柳如燕一家的情况,也顺带询问了赵楚渝的事情。

    街坊的口径基本一致,赵楚渝平时就是在家带孩子,主要娱乐是打麻将。赵楚渝的为人说好不好,说坏也不坏。她典型属于只要她愿意交往的,便随便怎么说笑就行。但是只要是她看不上眼的,便根本不会主动说一句话,对这些人的评价也就自当不会很高。

    而提到柳如燕,那就有些其他的声音了。大部分人也都是说柳如燕人美心善,在周边和大家关系处理不错。但是也有个别人提到,柳如燕生活作风存在问题。因为有人看见过柳如燕穿着暴露在凌晨才回到家,而且看样子,像是喝醉的模样。这条信息,和杜克施等人之前的判断吻合上了。

    来到棋牌室后,杜克施也终于见到了赵楚渝。赵楚渝穿着朴素,但是面容很清秀,除了一个金项链和戒指,就并无其他饰物。杜克施进入棋牌室向老板打听到谁是赵楚渝后,并未马上表明身份,而是在旁边观察了一下。

    这个棋牌室是个大的开放场所,几张桌子摆在大厅,主要就是街坊领居在一块打牌。所以过来人都很熟悉,大家也不会拘束,便也经常玩笑。可是和其他人的活跃相比,赵楚渝则显得有些冷。

    她打牌的时候很认真,且一般很少说话,只有在自己胡牌的时候,才露出笑意,然后迎合说一声自己手气好。等到别人胡牌的时候,她就一言不发。不过,即使输的再惨,她也从不会生气,这和其他人输久了气的甩牌又形成差距。

    总的来说就是,赵楚渝打牌不喜欢说笑,而且牌品很好。

    人们常说,牌品看人品。很多时候,牌桌上确实能表现一个人真正的情况。因为一张桌子一副牌,便可以形成互相算计的局面。而算计之下,你就得融入其中,就好比你进入了算计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你该如何表现,这和你在现实社会中的表现经常挂钩。

    学心理学的人一般都喜欢打牌下棋,因为不管是麻将扑克还是各种棋牌类,在各种玩法中,到了最后经常是一种心理较量。紧急案件处理小组中,罗小军喜欢下棋,谢钟阳喜欢玩扑克,薛凯和文肖薇其实还是麻将牌友,曹倩和虞雅婕也是扑克高手。至于杜克施,他老妈是个大玩家,他也从小就接触了各类游戏,对于棋牌麻将,他都有涉足。

    所以,当他看见赵楚渝牌品如此好之后,杜克施对这个女人的印象好了不少。相对应的,他本能的就会对柳如燕的评价降低一格。虽然他知道这有些主观,但是人不是机器,主观是避免不了的。

    薛凯一共只给杜克施两个小时时间,但是杜克施对赵楚渝就观察了十五分钟,加上之前的走访,也就是说,杜克施还没直接提问赵楚渝,便在赵楚渝身上前前后后耽误了半个多小时。

    终于,等到一牌间隔,杜克施终于上前拿出证件,道:“赵楚渝女士,我想问你几个关于柳如燕的问题。”

    “警察?”赵楚渝眉头微皱,她的嘴里嘟囔两句。

    旁边的牌友见有人要拆局,便有些不满。刚才输钱的女人道:“哎呀呀,那个狐狸精有啥好说的,她孩子丢了,我看得问她自己得啦。”

    另一人则赶紧道:“别当着警察面瞎说啊。小柳人不错的。只是小柳孩子丢了,警察问小宋干嘛。”

    第三人则道:“小宋啊,你快去快回啊。我听你说过柳如燕的事,不会你真的知道柳如燕孩子在哪吧?”

    这简单的几句话,却把有些问题坐实了。比如,对柳如燕的评价中,确实有极端负面的。而也有人认定柳如燕人不错。当然,第三人也证实了,赵楚渝确实主动说过柳如燕的事情。

    牌桌上的三个人,应该是和赵楚渝经常打牌的,她们无意间说的话语,让杜克施顿时对从赵楚渝口中找到突破口充满了信心。一个在牌桌上很少说话的女人却主动提及过柳如燕?这显然不正常。

    所以,在将赵楚渝带出棋牌室后,杜克施第一个问题便单刀直入,道:“赵女士,你和柳如燕是否有过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