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120章 难得统一
    在驱车前往水永街道的路上,薛凯开车,谢钟阳在副驾驶位上,杜克施坐在后面,三人一言不发。没讨论案情,是因为现在没锁定刘春的下落,没办法进一步讨论。不说其他,是因为谢钟阳的事情,让杜克施和薛凯其实都略感尴尬。

    一直以来,薛凯都把谢钟阳和其他人同等考量,这种同等考量,忽视了谢钟阳的成长经历。至于杜克施,他心中也明白了,谢钟阳和他们不同。谢钟阳确实有时会非常不理解杜克施的玩世不恭,因为谢钟阳从小到大,根本不敢玩世不恭。

    他们都是聪明人,而聪明人往往恰恰忽略的就是最基本的东西,成长经历和家庭环境,很多时候,便是这种基本的东西。

    水永街道和月山镇离得不远,驱车没多久便到了。三人找到一家茶餐厅暂时落脚,这么做,也是为了不引起过分的关注。另一方面,这家茶餐厅四通八达,便于等会的行动。

    薛凯叫了一些点心,好让大家补充一下能量。其实中午的时候,大家吃的都不多,现在就算弥补一下。三人又是一言不发,让气氛有些尴尬。最终,还是薛凯忍不住。作为领导,有些话确实得让他来起头。

    “如果真的发现了刘春的行踪,我们得当机立断。钟阳,我知道你的担忧,但是刘春属于亡命心理,我们的稍微迟疑,则不仅会伤害储诺的安全,甚至会影响我们自身的安危。我希望到时候你不要犹豫。”

    谢钟阳捏着杯子,只能恩的点点头。现在的情况他也清楚,不管是毕永祥还是谢春提出要暂缓两小时,那结果都是谢春会多出来两小时思考如何对付警察和对付储诺。说到底,刘春都是掌握主动。在犯罪分子掌握主动的前提下,如果你还不果断,那后果只能是输得很惨。

    杜克施也知道这时候不适合他来说话,他只是看向窗外,脑海中忽然浮现了自己上学那会的情形。那时候,他们班上也有一个家庭条件很困难的同学。这个同学学习很好,可不爱说话,和同学关系处理也不融洽。为此,有些人喜欢捉弄他,杜克施也奚落过他。现在想想,那时候自己真的不懂事吧。对于成长无忧的孩子而言,他们小的时候真的不会太清楚家境贫寒会给寒门学子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薛凯等三人的手机同时接受到了讯息,这是曹倩群发给他们的。同时,罗小军的电话也打了过来:“薛队,经过我和曹倩的搜索比较,以及水永街道相关单位的协助,我们查到整个水永街道目前应该没人在毕永祥的工厂和涉及到的企业上班。但是,毕永祥有一个情人叫做小芳,而小芳曾经的一个保姆叫做张桂。但是张桂没多久便被小芳辞退。在辞退之后,张桂基本上没有再找过工作,可是她目前住在水永街道新尾那边,倒也吃穿不愁。街道方面已经派人秘密了解过,张桂应该做过有利于毕永祥或者小芳的事情,从而得到了一笔钱。张桂目前的住址已经发给了你们。”

    这等于是发令指令,两个小时已经过去一大半,薛凯他们立刻行动。

    新尾十九栋七楼是顶层,有两间房。这两间房目前都是张桂租住。相比较楼下,顶层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阳台,算是城中村中最好的楼层了。

    薛凯他们找到了房东,希望房东能够找个借口进入七楼。而他们三人已经决定,通过其他临近楼房,观察七楼的动态。

    城中村中存在很多握手楼。楼间距很小,想要在这些楼层中做文章并不困难。他们三人都是身手不错的警察,都明白现在该做些什么。在观察了地形后,薛凯三人陆续找到了观察点和行动地点。

    不一会儿,房东敲开了七楼的铁门。张桂见到房东后,乐呵呵的问道何事。看上去,她和房东相处也算融洽。

    房东则把手上的针线活拿出来道:“你上次教我的这个鞋套如何织法,我都忘了。能不能在教我一次啊。”

    张桂显得很犹豫,她的犹豫,也让杜克施等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和他们之前的判断无误,张桂的长相确实普通。杜克施三人都相信,毕永祥无论如何不会选择张桂作为情人。但,张桂到底替毕永祥或者小芳做过什么。

    “薛队,你觉得刘春和毕永祥现在还在不在张桂家中?”杜克施小声问道。

    一直看着这边动静的薛凯也不好判断。确实,如果刘春和毕永祥现在还在张桂这里,那杜克施等人贸然出现,则可能激化刘春情绪,怕是对储诺不利。那如果毕永祥和刘春不在。此时还不马上找张桂了解情况,等同于看着刘春等人转移。

    当机立断,这是薛凯先前的交代,所以,他自己不好判断,这回把决定权交给了大家:“各位,对张桂有什么观察结果。”

    此话其实就是薛凯的命令,他需要大家根据张桂的情绪反馈做出一个判断,已好立刻决定下一步的行动。而此时,薛凯更是先道:“房东的表现有些紧张,张桂应该知道房东有些反常,却还不敢肯定房东和警方的关联。从张桂的情绪反馈来看,她一直看着楼下,双手也并未将门堵住,我判断,刘春和毕永祥应该不在房间内了。”

    “我同意薛队的看法。”杜克施复议道,“张桂的文化水平不高,社会经验也不多,这意味着,她在危机处理时的方式会更直接,表现也会更加本能。而当自己关心的人在身后时,本能的反应应该会阻挡对方接近身后,且身体会保持阻隔状态,同时身体带有一定的侧后方倾斜,表明自己对后方的留意。但是此时张桂完全没有这种表现,她没有伸手拉着门,做出阻隔状态,也没有身体侧后方倾斜,表明对后方的关注。”

    “我也同意。”

    谢钟阳话不多,可让三人的意见难得出现了高度统一。

    薛凯毫不犹豫道:“小杜,马上去控制张桂,且问明刘春毕永祥下落,钟阳,和我一起暂时按兵不动,以防刘春和毕永祥还在附近。”

    话音刚过,杜克施忽然从隔壁的楼层中跃起,通过旁边的窗户,他直接蹭的一下窜到了留下,又从十九栋的入口,飞快的冲向了顶层。

    因为阳台上有防盗网,杜克施无法直接进入,好在他已经通过房东拿到了下面入口门的钥匙,便一路冲了上去。但是他并没有马上冲进七楼过道阳台,只是在铁门那里,靠近房东之后,一把伸手将张桂拉了出来,又在张桂惊恐喊叫时,一下子将张桂的嘴巴捂住,不让其出声。

    杜克施这么做是非常有必要的。如果他直接冲过铁门在过道和阳台上控制张桂。一旦刘春和毕永祥同样通过其他方位观察到这一幕,则照样激化刘春情绪。可杜克施并未直接进入阳台过道,而是在一瞬间,将张桂拉到楼梯上。

    城中村的这种握手楼,大多楼梯中间是没有窗户的。所以,在没有窗户的封闭环境中,外界是无法看见楼梯中发生了什么。杜克施已经把各种情况都考虑到位了。

    “我是警察!刘春和毕永祥现在在哪。”杜克施一边说,一边示意房东暂时不要离开。因为他不想因为房东的惊慌失措,而让毕永祥或者刘春可能察觉到什么。

    已经任务完成的房东确实紧张的站在一旁,她更是不知道如何作为了。

    张桂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女人,她确实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这一刻,她已经吓傻了:“我不知道。”

    “我希望你不要妨碍警方办案,你这可是在犯罪。特别是毕永祥现在还牵扯到绑架未成年人,你如果纵容他们犯罪,你便是从犯。”

    一顿呵斥和威胁,杜克施让张桂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已经大脑缺氧的张桂只能道:“他们已经走了。”

    “什么时候,去了哪?”

    “差不多二十分钟前,具体去哪没有跟我说。”

    已经通过杜克施的手机听到这段回答的薛凯立刻让罗小军调阅二十分钟前新尾十九栋周边的监控。他们需要迅速锁定毕永祥和刘春。与此同时,薛凯招呼谢钟阳立刻同自己赶回车辆,随时准备追击。

    杜克施继续问道:“刘春和毕永祥大概什么样的穿着?他们携带了什么物件?还有,他们开了什么样车子?”

    “刘春穿的一件黑色套头卫衣。毕哥穿着灰色的运动套装。他们带着小孩,还有一个手提箱离开。我不知道他们开的什么车子,我只记得刘春水说过要把车牌换上。”

    所以他们现在架势的是一辆套牌车,车牌很可能是假的。这个信息也被曹倩立马关注。罗小军在进行监控比对,而曹倩已经在搜索附近的车牌,希望能有所发现。

    “你为什么要帮助毕永祥?就因为他给了你生活费?这地方的租金可不贵,对于毕永祥可谓九牛一毛,你的要求也未免太低了吧。”

    张桂被问的很不好意思,可因为害怕紧张,她又不敢撒谎,只能道:“他是我男人……哦,不,毕哥强jian了我。”

    “什么?”不是杜克施愿意看低张桂,只是他确实想不通,毕永祥怎么可能会强jian张桂这样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