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135章 栽赃陷害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薛凯不意外杜克施的好奇,但是他显然点到为止。告知罗小军的过往的原因,是解释罗小军情绪激动,好让杜克施更好的同同事一起工作。可是个人绝对隐私问题,要么自己凭本事去查,要么,最好就别去知道了。

    杜克施确实想知道罗小军背后曾经强势的女人是谁,但是现在,还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去做。

    城市大学学生社团有很多,学生活动生活也很精彩,其中,羽西爱参与的二次元社团负责人是一个叫做陈琳琳的女生,同时,COSPALY社团的负责人叫做张龙。从已经得知的信息来看,陈琳琳和张龙恰恰是情侣关系,所以,这两个社团的联谊活动非常多。二次元和COSPLAY本来就有很多共同的地方,这两个社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就不奇怪了。

    在获知负责人联系方式后,杜克施联系两人过来了解情况,但是等了很久,也不见张龙和陈琳琳前来。再次打去电话后,张龙的声音有些低沉,言道自己正在往学校赶。而陈琳琳也在他身边。这对小情侣看上去已经知道羽西爱死亡事件。

    趁着两人还没来,薛凯前去问询二次元社团另外一个负责人,而杜克施则去找COSPLAY的另一个负责人田峰。在得知田峰正在网吧跟室友打游戏后,杜克施来到学校后门的一个网吧。那个手上夹着香烟,头发明显有过挑染红色的男生便是田峰。看上去肤色有些发黑和粗糙,而手指的发黄还有身上的一些味道显出,这个田峰日子过得确实比较糙。

    “嘿,找你问点事情。”

    “谁啊!没看见我正在玩着吗。”田峰头都不回,继续伸着脖子盯着电脑。

    在杜克施把警官证放到田峰面前时,他只是瞟了一眼,不屑道:“警察啊。我犯事了吗?”

    “你们学校刚刚有人跳楼自杀了,你知道吗?”

    “刚才听到有人讨论了。是谁来着?”

    “羽西爱!”

    “羽西爱?”田峰从头到尾没停下手上的游戏,面不改色道,“哦,是她啊。好好的跳什么楼啊。”

    杜克施面露不满道:“羽西爱参加过你们社团组织的很多活动,照理说,也算熟人了。她跳楼死了,难道你一点不难过?”

    “难过,当然难过?但是她已经死了,我能怎么办?她好好的跳楼,肯定有什么事情。你们应该去查查她身边的人啊。”田峰一枪没有打到别人,在电脑上被人给阴了,当下一拍桌子,嘴里骂骂捏捏道,“特码的,还带这么操作的。”

    完全不管杜克施就在旁边,也不想着羽西爱的死亡,这小子眼中只有游戏。

    说到底,羽西爱的死亡确实和田峰没有多大关系,但是作为一个同学,一个经常在一起参加活动的校友,如此冷漠的对待一个人的死亡,这让杜克施有些厌恶。他一把抓住田峰的衣领,用力的拉向一边道:“先别玩了,出来我问你一些事情。”

    “你干嘛啊!”田峰被杜克施弄得根本没法玩游戏,当下异常狂躁。竟然冲动的拿着手臂挥舞过去,整个人如咆哮的狮子,让整个网吧的人都吓了一跳。可是他还未停止,见杜克施一直不松手,当下又吼道,“警察了不起啊,我犯罪了吗?干嘛一定要配合你们!知道什么叫权责相当吗,知道什么叫公民权力吗,你们这些人就是没事找事。自己没本事去查案,老实妨碍我们普通老百姓干嘛啊!是不是你还想打我啊。来,打我,打我。”

    他还将手机拍摄功能打开,对着杜克施一顿乱拍,嘴里还在说着:“你动手啊,你信不信我把你放到网上去。”

    一旁竟然还有人在起哄,特别是田峰的队友,也在嘟囔着不满。

    冷漠的人见得到了,但是个大学生冷漠和蛮横的态度,让杜克施有种要暴走的冲动。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说权力,但是他们该尽的义务做到了吗。

    哼的一声,杜克施冷冷道:“你也知道权责相当啊!公民有配合警方办案调查的义务,你知道什么叫义务吗?在公共场合喧哗,这和你大学生的身份是否对应?我知道现在很多大学生,特别是重点大学的独生子女大学生有种目空一切,自以为是,一切以自己为主,老子天下第一的思想。可是这种思想千万别对警察使用,因为我们警察可不管你是不是重点大学大学生,还是独生子女?我们一切按证据说话。田峰,我现在有理由怀疑羽西爱的死和你有关,所以,我要逮捕你回去调查。”

    田峰发出嘲讽的大笑:“什么!你开什么玩笑!我在这里玩游戏,人家跳楼死了管我什么事情。警官,你想诬陷我,好,我正好把这一段放到网上。”

    杜克施毫不慌张道:“既然要拍摄,那就把手机拿稳了,我来告诉你,为什么你有重大嫌疑!首先羽西爱和你有交集,且彼此认识。但是你刚才的所作所为表明,你很排斥和她的联系,所以在我提问时,故意转移话题,避重就轻,我当然怀疑你是想有所隐瞒。其次,存在明显挤压后的暴力情绪,这种情绪者可能导致激情杀人。我不能排除你言语刺激过羽西爱后,导致她情绪激动而自杀。最后,你为什么对我提及羽西爱跳楼死亡如此冷静。或许是因为你一早就知道了,因为你参与了她的自杀!”

    “我是听人说的啊。我之前就承认了。”

    “我怎么知道你是听人说的。万一是你逼着她跳楼,所以你知道她就是跳楼死的。否则怎么解释你坐在这里上网,还对羽西爱的死了如指掌!”

    “了如指掌?”田峰瞠目结舌,他被杜克施堵得不知道怎么反驳,只能憋了半天,吼道,“警官,你这是故意栽赃陷害啊。我……”

    “你什么你啊。基于最合理的推测,我当然可以怀疑你。如果你现在拒绝合作,我就可以当你是拘捕,妨碍警方办案。”

    在杜克施面前耍不要脸,那显然是找错人了。面对这种小年轻,杜克施有的是办法。田峰不是要权力吗,一直在说懂法吗。那现在就把法律方面的事情跟他说清楚。

    一席话,让这家伙终于闭嘴了。网吧里还传来一些幸灾乐祸的笑声,他们都知道杜克施在威逼恐吓田峰,可是田峰吃了哑巴亏,一下子彻底吃瘪。

    勾勾手指,杜克施又点了点自己的警官证,他的意思很明白,别耍花样,再不出来,我有的是办法整你。所以,他先走了两步,身后,田峰赶紧跟了过来,终于老实,不敢耍滑头了。

    出来后,田峰还嘿嘿笑着赔罪道:“杜警官,你嘴皮子真利索,我说不过你。你专业就是威胁犯人的吧。”

    “这不是威胁,而是忠告!”见到对方态度终于缓和,杜克施也把证件放回,道,“你的校友死了,你一定不关心?”

    “难能不关心呢。这不是刚才在玩游戏吗?”

    “所以游戏比一条生命还重要,是不是!”杜克施哎的一声,“也是,游戏能让你带来爽感和快乐,但是那个羽西爱确实对你看不见摸不着,没啥切身体会。”

    “也不能这么说。”冷静下来田峰确实意识到刚刚自己的不妥,有些愧疚道,“我和羽西爱还算有点交情,她死了我肯定也难过。只是刚才心思确实全部在游戏上,有些心急火燎,是我不对!”

    对田峰的评价,从一开始,杜克施就知道这是一个直来直去,把生活过的有点糙的人。但是有点糙的人怎么可能会去玩COSPLAY ?COSPLAY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仅仅是化妆和挑选合适的衣服就得很久,更别说为了模仿的神似,而在细节上会下很多功夫。这些东西,杜克施在田峰的身上真的暂时没看见。

    还有田峰的性格问题。虽然在玩游戏时,确实经常因为太过于投入而导致情绪激动,但是田峰很显然是情绪波动比较大的,刚才还一副要和杜克施势同水火的架势,现在就跟杜克施主动道歉,这有些摸不透!所以,杜克施猜测,当初田峰要玩COSPLAY或许不是他本人的意思,包括他现在还是其中一个负责人,相比也是个“关系户”。

    “你和张龙的关系很好!是他推荐你做负责人的吧!”

    田峰果真点头道:“张龙是我哥们,我和他认识很多年了。当初也是他带着我入了COSPLAY圈子。再加上这家伙在二次元妹子那很有市场,所以也混的比较好。大家让他做第一负责人,张龙也便让我做了另外的负责人。其实说实在的,要不是因为这个圈子比较好泡妹子,我也确实不想玩!”

    被杜克施猜中了,田峰玩COSPLAY并非兴趣,而是一开始陪朋友张龙入圈子,再然后,是因为另有所图。

    “你说你们学校二次元的妹子比较好泡,这包不包括羽西爱?”

    “当然包括了。社团之间经常联谊,还有很多活动也会有交集。这些女生平时模仿时很大胆,着装甚至暴露,加上年轻人肢体接触多,哎,说实在的,有的时候,把持不住很正常。别的人不多说,就当当说羽西爱吧。她走的是萝莉可爱风,但是时常却胆大的比性感风的女人还可怕。正因为如此,她比较受到其他人的关注。我时常看见有男生约她出去,甚至还有人开车在校门口接她来回。她在校内倒是没有男朋友,至于校外的情况,哎,说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