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152章 群主和权限
    之前曹倩和罗小军在调查羽西爱群聊人群时,因为没有目标锁定,所以导致他们一无所获。现在,通过罗小军分析出组织者极有可能能轻易接触诸多人员的档案资料这条线索,便可以对组织者进行范围缩小。

    “组织者的身份可能是招聘人员,又或者是档案管理人员,又或者是能接触到人员信息资料的人。”曹倩飞快的进行信息比对。

    羽西爱群聊人员众多,曹倩不可能马上比对出来。所以,罗小军也加入了比对搜索。后方二人组通过自己的思路找到了可能接近幕后组织者的办法,而杜克施同样也没放弃通过肖珀之口得到更多信息。

    在对肖珀进行刺激性的挑衅,以及引出夏侯惇的对话后,杜克施完全掌握对肖珀的主动权。甚至和罗小军一样,杜克施也已经猜出幕后组织者针对不同人群采取了不同的引导方式。

    “你不回答我,证明你对你们的头自信心不足啊。”

    “你又想表达什么?”肖珀恶狠狠道,“你别想从我嘴里套出话语。”

    “你别误会,我可没想过从你嘴中套话,我一直希望你能自愿回答我的问题。你想想看,夏侯惇是什么人物?他的绝招可是刚烈啊!何为刚烈?刚强热烈直接!如果是夏侯惇在这里,他不会隐瞒,而是直接和对手正面硬刚。当初他可以拔出自己眼球中的那支箭,又何畏惧如今别人知道谁是谁?知道名字又能如何?他要的就是直呼姓名,直面挑战。现在你连承认都不敢承认,这是对自己不自信,还是对你背后那人不自信,还是对你的夏侯惇和天眼者不自信。”

    这话说得肖珀热血沸腾。他们这群人属于想象力没有羽西爱那波人丰富,且因为性格易冲动,在别人给他们刺激点后,便可以顺着刺激点爆发。杜克施抓住这个心理,不停的对肖珀进行进攻。

    这接二连三的心理攻势,让肖珀开始怀疑自己的坚持是否正确。如杜克施所言,如果天眼者真的无所不知,且自己的夏侯惇真的和自己在对话,那他确实应该刚烈一些。更何况,杜克施现在问的问题,其实并未完全直击要害。

    “天畅游乐场的那人,我不知道是不是群主,但是他确实是我们的权限。”

    群主和权限!好吧。现在总算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个什么称呼了!这个死亡小组应该没有一个类似QQ群的群聊,但是他们却有一个类似QQ群的管理模式。最高组织者被称呼为群主,而群主的助手便是其他的小权限。肖珀这些人只是小团体的头,还称不上权限。由此可知,这个组织确实组织架构严密,一层一层向下管理。而不存在越级现象。所以,要想知道群主是谁,最少也需要把权限揪出来,只有权限才知道群主真正的身份。

    “那你的那个权限一定狠狠批评了你们吧!”杜克施需要验证之前小组的判断是否正确。

    现在,肖珀也不用隐瞒了,他也打算刚烈一下。就像是脑海中夏侯惇在召唤他一般,他带着那种自我英雄般的笑意道:“我们的权限确实批评了我们,但是他大丈夫,敢于大胆把我们的过失承担下来。正因为如此,我才觉得他说的没错。”

    “那他以前都对你说过什么!”

    “顺从自己的内心,天眼者会告诉你到底该去做什么!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可以和你对话的人,那个人在等着你找到真正的归宿!”

    所以说,羽西爱这类人的对话人物是漫画和二次元人物。而肖珀这群人对话人物便是自己知识面范围内的已知人物!

    “你们一般如何接触?”

    肖珀摇摇头:“这个我不可能说。”

    “也罢,那你总该告诉我,他是如何发现你这个人才的吧!”

    销售引导型问话方式,这是杜克施现在和肖珀的语言模式。在销售对话培训中,培训师会告诉众人,在对话过程中尽量避免否或者不这些字眼的出现,而反过来用一些肯定性的语句来引导对方默认你的话语。

    肖珀之前已经进入了杜克施为他划定好的问答语境,现在又被杜克施用应该告诉我这类的字眼暗示对方回答自己的问题,不可谓不高明。而杜克施更加高明的地方还在于,他之前的那个提问,恰恰明白肖珀不可能回答的。

    肖珀就算再蠢,再冲动,也不可能告诉杜克施,他和权限如何接触的问题。而恰恰是因为肖珀拒绝回答前面一个问题,导致他在下一个问题中再也不能轻易拒绝。因为反复拒绝其实会在内心增加羞耻感和内疚感。这些感觉会在对自我评估中拉低自己的评估期待。

    一般人评估期待降低,都会让自我感觉不满!更何况是肖珀这种以夏侯惇为对话对象的“刚烈之人”,自我期待评价过低,会让肖珀非常不自在。

    加上杜克施销售型对话方式的引导,让肖珀会不由自主的回答这个问题。

    “他听过我的心声!”

    杜克施心中澎湃,却尽量做出淡定的姿态道:“他如何听过你的心声?”

    “我告诉过他的?我想你还想问我如何告诉的吧?呵呵,我打电话告诉他的!”

    “你怎么会有他的电话。你们之前毕竟都不认识。”

    “施施,重要发现!”曹倩通过耳机疾呼。

    杜克施面色不变,直至轻轻道了一声:“说。”

    “我和小军通过比对羽西爱之前的群聊人员信息,同时又和羽西爱之前的私聊记录进行参考对照。终于发现,在羽西爱的群聊和私聊信息中,曾经出现过一个特别的人物。这个人物和羽西爱只是简单的寒暄认识性质的私聊,看上去并无亲密关系,但是他们两人时常在群聊中同时出现。表面上,两人没有在群聊直接对话,可是他们所说的话语好像很有针对性。还记得我们说过的代号吗,我们怀疑羽西爱和此人是通过群聊代号进行沟通。而这个代号,很可能就是他们在群聊时出现的各种数字。我和罗小军将将那个人曾经提到的数字整理后发现,这个人提到的数字,可能对应的便是时间日期。而经过我们的确认,恰好这些对应的时间日期里,羽西爱都不在学校。”

    “那个人的身份核实了吗?”

    “核实了,是一家广告公司的市场数据收集分析人员,此人名叫夏泽,他在市场数据收集时会发出问卷,而问卷中会收集很多人员信息资料。我们猜测夏泽便是通过这些手段获取他想要的目标人物!刚刚我们已经通知薛队,薛队已经派人去找夏泽。”

    罗小军找到了目标线索,进而终于和曹倩锁定了一个夏泽!那这个夏泽是否是权限?这就得看看羽西爱到底是什么身份了!根据陈琳琳的描述,羽西爱参与冥想交流会时,羽西爱并非小组领导者。但是羽西爱可以直接带着陈琳琳去参加活动。还有重要一点,田欢曾经说过,羽西爱会帮着他招揽顾客,有些客户都会点名让羽西爱前来,所以,羽西爱对于那些人的意义可能并不单纯!

    眼前这个肖珀已经露出了马脚,加上曹倩的信息提示,杜克施的脑中闪过一个又一个画面。

    猛地坐直了身体,杜克施左手放在桌面上,身体前倾,死死的盯着对方道:“你说你和他打过电话,所以说,你把心声告诉了他!但是,他应该不止听过你一个人的心声,否则,他无法进行目标筛选!所以,你的权限声音应该很好听吧!”

    肖珀不由自主的脸上出现享受之意,可是马上发现自己的不妥,想要把情绪控制,但如今一切已经晚了。杜克施从他刚才的回答还有之后的情绪反应中已经找到了答案!

    马上从座位上起身,他根本不去管肖珀不知所措的目光,杜克施让曹倩帮助他核实一个信息,果然,答案被他猜中了。

    肖珀的权限身份是一个播音员,又或者是从事广播工作的人员。他们会接听听众来电,继而帮助听众回复心声,解答问题。这些人不需要主动获取人员信息资料,但是他们可以得到来电者的信息资料甚至是私密心声!这就是肖珀为何说,他和他的权限者打过电话,说过心声的原因。

    曹倩的声音再次传来:“找到了!肖珀确实喜欢听广播节目,而且他对一档夜间心理谈话节目非常关注!这个节目的播音员有两个,一男一女!难道是这两人中的一个?”

    杜克施一边冲向停车场,一边道:“不单单是播音员,我们需要彻底了解这个节目的整个人员信息,找出他们和肖珀的交集!肖珀只是一个服务生,如果存在一个广播栏目组工作人员和他有稍显过密的接触,那这个工作人员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人。这点小军一定非常清楚,你和他应该可以很快将那人找出来!”

    “额,听你气喘吁吁的冲刺跑步,你不继续审问肖珀,难不成又想出去放飞自我?”

    “现在就算想放飞自我也没那个时间了!我需要去确认羽西爱真正的身份,只有知道羽西爱真正的身份,我们才清楚夏泽这个人对我们的意义有多重要?”

    “他去确认羽西爱真正的身份?”挂了电话,曹倩忽闪着大眼睛还没弄清楚状况。

    一旁的罗小军停下了手上的事情,看了一眼曹倩。两人都愣神了一下后,罗小军先是站了起来,随后曹倩哦了一声,举手间想要说些什么,就看着罗小军已经走进了文肖薇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