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238章 枪口下的推理
    果然是马维宇!当看见这个男人从厨房里将丁玉蓉挟持出来后,杜克施悲喜交加!喜的是证明自己没出现错觉,确实之前有道冷峻的目光盯着自己,而目光来源就是马维宇。悲的是这家话竟然挟持丁玉蓉,估摸着今天又得有活干了。

    “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家!快把人放了!”江徐洋起身,毫无惧色。但是因为担心丁玉蓉的安危,他也不敢擅自行动。

    “这种地方对我来说进出一点难度都没!对吧,杜警官!”马维宇还故意跟杜克施打着招呼。

    这下就更加尴尬了,弄得自己和这家伙是一伙的似的。

    江徐洋狐疑的看着两人,再想起刚才那句救自己的话,他有些恍然大悟了:“看来,你倒是没骗我。确实有人要针对我。”

    “哎,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简单。不用解释你就清楚来龙去脉了。”杜克施也无奈的耸耸肩膀,“你们之间的过节还是你们自己说吧,我想有些事情确实得解释清楚了。嘿,哥们,先把枪放下。我想你还没找到杀死江徐洋和丁玉蓉的借口吧,否则你也不会这么拖拖拉拉,一点不像你的作为。”

    “呵,错!”

    两个字,其中还有一个拟声字。但是就是这两个字让杜克施感觉到大事不好。马维宇这次没戴面具,而且目光冷峻,这确实有些不一样。对于一个杀手和绑架者而言,让人看见自己的真面目,意味着他基本上不可能让别人活下来。

    “嘿,你要知道你在做什么。”因为不想透露马维宇的身份,所以杜克施没办法直呼其名,他紧张的压着双手,提醒对方现在的处境,“如果你真的在这里杀了人,我不可能还让你逍遥法外!”

    “这话很多人都对我说过,所以我根本不在乎!”马维宇用枪指着丁玉蓉太阳穴的同时,还不忘摆头示意另外两人坐下,“如果不想让我现在就大开杀戒,你们最好听我的安排。”

    有枪确实牛叉,如今不是逞强的时候。江徐洋先行坐下,杜克施也跟着坐在了沙发上。随后,马维宇重重的将丁玉蓉推了过去,也自己拉着一把椅子就正坐在沙发对面。

    枪口对着三人,他根本不担心三人耍什么花样。对他而言,这里的战斗力都不足为惧,没人能快过他,更别说他枪口里的子弹。

    事出突然,换做其他人早就慌了神。但是江徐洋和丁玉蓉还算淡定。就见男人将女人搂在怀中,两人互相安抚,且互道没事。

    这场景,也让杜克施有些动容。爱情很多时候能超越一切,年龄也自当可以被超越。虽然杜克施还不知道这两人具体如何,但是仅从点点滴滴中,就能看出彼此的关爱。

    马维宇道:“瞧见没有,这两人的关系可不仅仅是老板和助理这么简单!当然,这两人做过的事也不简单。江总,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

    “想要杀我。”江徐洋回答的倒挺干脆,“可是也总得给一个杀我的理由吧。”

    “其实想要杀一个人并不需要太多理由,随便找个借口就行,对吧,杜警官。”

    “怎么又问我!”杜克施真的有点悲催,只能点点头道,“确实,他一直只是想找个借口杀了你,当然,也包括另外三人!至于原因,呵呵,他其实也是在自欺欺人。”

    “就算是自欺欺人吧。但是至少现在我找到借口了!”马维宇枪口直直的指着江徐洋道,“你的生意这几年发展的很快,圈内结交的朋友也越来越多。但是你出卖的人也挺多的吧!”

    江徐洋平静道:“生意场上哪有完全的正人君子。尔虞我诈自古就是生意场上的常态。你想要做大做强,就得吃掉其他人。而吃掉其他人,难道不用点手段。”

    “所以你就该死了!”马维宇咬牙切齿道,“我查过你,你曾经给不少生意伙伴下过套子。有的人还为此倾家荡产过,这点不假吧。”

    这次江徐洋没有直接回答,他先和丁玉蓉对视了一下,随即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丁玉蓉一把摁住。

    女人抢着回答道:“有些人倾家荡产,为何不从他们自己身上找找原因。有的好毒吸毒,有的为了获得不切实际的巨大利益则冒着巨大风险博一次!难道指望这些人成功?你所说的无碍乎就是我们的一些行为导致他们去冒险,然而,我们可没逼着他们去做迫不得已的事情!”

    “因为你们懂人心,因为你们猜到他们一定会这么做!所以你们才更加可恶!”马维宇激动的差点扣动扳机。

    那一刻,屋内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幸好他的克制力没有让这一幕发生!

    懂人心!江徐洋作为一个心理推理类出道的写手,自当能做出关于人心的更多判断。比如应小苑事件!当江徐洋知道应小苑的为人后,他估计已经猜到应小苑会主动*那些男人,进而为自己谋得权益。可是她的那些行为能获得什么利益?江徐洋怕也是早就清楚所获很少。

    江徐洋错就错在没有点醒应小苑,还主动把应小苑送到那群人身旁!然而,江徐洋确实也没这个义务去提醒应小苑,更没有义务告诉那些男人在潜规则应小苑后一定要给应小苑机会啊。

    马维宇也知道江徐洋不应该为应小苑之死付主要责任,他只是想出一口气,所以想要个借口找江徐洋麻烦罢了。

    “人心是最难琢磨的东西,懂和不懂很多时候只是一念之差。”江徐洋拍拍丁玉蓉的肩膀,让其冷静,把手松开后,他竟然转动起嘴巴里的棒棒糖,道,“所以,你和应氏姐弟是什么关系?”

    他已经猜到大概了。

    杜克施找人询问应氏姐弟的事情,而后来提醒江徐洋。现在有人冒出来要杀自己。很多事情都不可能只是巧合。

    江徐洋还把茶几上的水端起了喝了一口,道:“这些年我确实做了一些事情,有好有坏,但是总体而言,我问心无愧。你所说的被我坑的那些人,归根到底,是因为他们本身就存在很多问题。即使我不那么做,将来他们一定也会输得更惨。假如你因为这些事情就想杀了我和蓉儿,那我想我解释再多也没用。因为,你只是想杀了我。说是找借口,其实可以连借口都不用找。”

    这番话说到杜克施的心坎了。马维宇查了这么久,如果已经找到了那四个人的重大罪责,怕是早就干掉那四个人了。他迟迟没有动手,就是因为连杀人的借口都不好找!而现在他冒出来直指江徐洋,就是懒得找借口了。只是为了一个托词就可以杀人,那马维宇算什么?雇佣兵还是为了利益去杀人,那现在马维宇不为利益,就为了出口气?那他岂不是成了真正的变态杀人狂了!

    江徐洋看似随意的回复实则已经把马维宇引入了自己的思维模式之下,他是在引导马维宇自省!如果马维宇真的是变态杀人狂,那江徐洋自当没有办法,只能自求多福。可是既然马维宇能说这么多,而杜克施也看上去对马维宇抱有念想,这意味着一切都有转机。

    高手就是在不动声色间早已经在脑海中模拟了种种变化可能。江徐洋不愧是这方面的高手。

    当然,杜克施也不差,他非常清楚现在众人在想什么,要做什么。

    “与其举着枪,不如好好谈谈吧!我知道你不是滥杀无辜的人。你来找江徐洋,是因为你也知道了易可的事情。所以如果真的是他绑架了易可,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杀了他!”

    “所以你真的绑架了易可,想要获得蓝海娱乐的权利?”马维宇索性接着杜克施的话质问道。

    江徐洋摇摇头:“不管你信不信,易可不是我绑架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用绑架他人爱女的方式逼迫别人就范,我这辈子都不会做。”

    “我们不可能做这种事情。”丁玉蓉也补充道,“实则薛凯来找过我们后,江总让我先去核实杜警官的身份,而后也帮忙调查易可的下落。我们其实也很担心易可的安危。诚然如果易虎军签字,亮传媒能获利不少。可是我们还要在很多领域和蓝海娱乐合作,和易虎军合作。绑架方式胁迫,那么做,无碍乎竭泽而渔啊!”

    江徐洋道:“我相信你们两人都在查我。如果你们查到我和易可失踪有关,怕现在也不会用这种方式让大家坐在一起。不如现在我们缓和一下谈话气氛,既然我们大家都对易可失踪感兴趣,那我们就来讨论下易可失踪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叫点睛之笔!之前已经就在引导马维宇的思路,而现在江徐洋更是想要把全场的控制权拿下来!江徐洋知道杜克施最希望了解易可失踪真相,所以杜克施不可能反对,至于马维宇也想要核实江徐洋的为人,所以这个提议必然通过。

    这家伙好厉害!在心底深处,杜克施也得给江徐洋竖起大拇指!

    这样一来就有趣了。一个心理犯罪推理类写手,一个犯罪行为分析专员,一个经常犯罪的雇佣兵,还有一个能审时度势的私人助理。这四人坐在一起,且在枪口之下分析易可失踪真相。那会得到什么不一样的答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