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268章 英雄还是罪犯
    杜克施到底想干嘛?他哪能不知道现在的马维宇比之前他认识的要危险很多。可是除了杜克施,现在决然没有更合适的人解决这场危机。

    “嘿,哥们。有一说一,咱们可以先换个地,且保证只有你我,当然,也可以带着他。可是你必须得保证其他人的安全。”杜克施一开始就把条件替马维宇说了。

    实际上,除了带着杜克施一起走,之前马维宇所想的也是带着谈海先撤。现在变成了杜克施主动把条件说出来,算是让马维宇并无明显抵触情绪。

    看了看四周,马维宇很清楚如果还待在这里,确实对其不利,便示意道:“你开个车子过来,然后让这群警察别跟着我。我随后会保证将所有的爆炸安放地点告知你们!”

    杜克施二话没说走到旁边的一辆车子前,示意里面的警察下来。

    那边薛凯也点点头,默认这般。接着薛凯还让周边警察散开,目送杜克施开车带着谈海和马维宇一同离开。

    只是离开确实离开了,对车辆的监控决然没放松。而且,未免引起马维宇的极端反应,薛凯确实没让警车跟过去。

    “薛队,杜克施会不会有危险!”虞雅婕在电话中非常担心。

    薛凯道:“相信他有能力处理这一切。当然,我们对那辆车子进行了定位跟踪,一旦事态有变,我们也会主动出击。现在当务之急是排查周边,我们得把爆炸地点全部确定,这才能掌握主动。”

    该干嘛干嘛!即使已经是凌晨三点半,可是这群人依旧没有休息可言。爆破专家赶过来后,便带着大家一起排查现场。而薛凯则赶回去和曹倩汇合,全面监控杜克施那辆车子的情况。

    车辆在大道上行驶,在马维宇的指挥下进入了港口。随后,马维宇让杜克施将车子停在港口空旷之处。而停在这个地点是非常讲究的,一旦周边有陌生人靠近,马维宇视线可以察觉。即使警方强攻,马维宇既可以依靠周边的掩体甚至集装箱藏匿周旋,又可以直接跳海跑路,或者依靠旁边的船只另寻他法!别人或许这么做很困难,可马维宇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妥。

    “现在你该把所有爆炸地点告诉我了吧!”杜克施已经将手机拿了出来,“要不要我帮你拨通薛队的手机。”

    “你当我傻吗?警方现在已经在排查,可是他们没有排查完全,我就还有主动的机会!”马维宇一手挟持谈海,一边持枪顶着杜克施的脑袋道,“上次我说过,我和你们已经完全没了关系。再见面吗,后果如何你该很清楚。”

    “当然清楚,可是你现在还没杀了我不是吗?”

    咔嚓,马维宇马上将手上的枪摆动一下,甚至手指已经扣在了扳机上。

    杜克施赶紧道:“别别别,我开玩笑的!那个啥,咱有话好说,千万别冲动。”

    仅存的幻想也被扑灭了,杜克施原本希望用调侃来试探,结果却获得了马维宇非常坚决的表态!就刚刚那一下,按照嗜血性格的雇佣兵而言,马维宇确实可能开枪了。

    “所以你说话最好小心点!现在有无数的摄像头盯着我,我要先自保,可以做任何事情。”

    “行吧,那就直接谈条件。你要怎样才能不杀了谈海!”

    “这个条件首先就不成立,下一个问题!”

    “我擦,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马维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着什么!如果你想杀了谈海,你可以有无数次机会早就下手了!而且依照你的本事,再加上有*威胁,你依然可以逃脱警方的追捕,可是你现在还带着谈海,必然还有另外的目的!喂,你不会是想学雇佣兵残忍虐待折磨俘虏的那一套吧。”

    这话说得首先谈海就胆战心惊!本身被马维宇勒的就差窒息,现在一想到雇佣兵那些非人的折磨手段,谈海还真的有点生不如死。更恐怖的是,他还听到马维宇紧接着来了句。

    “你猜对了!”

    这不是要人命吗!

    所以,之前还算淡定的谈海也不淡定了:“要杀可以,但是能给个痛快吗。”

    “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马维宇又是用力一勒,厉声道,“你想聊,那我们就好好聊聊。不过如果你有半句假话,我待会会让你好好体验各种上天入地的快感!”

    咕噜咽着唾沫,谈海克制道:“你想聊什么。”

    “我查过,当初你是第一个冲进万桑医药公司秘密实验室的警察。在这之间,里面的人质和流浪人试验品陆续死了。你给警方的汇报是因为实验出现故障,导致部分人群中毒死亡,而另一部分人是被实验室的人灭口。警方也确认部分死亡人员有中毒迹象。至于另外的人是被谁杀的,因为最后现场只剩下你和谈中友,自当只能听你的一面之词。我现在想让你再说一遍,那些人是谁杀的,你得想好!”

    其实红头章也知道事件真相,因为那些流浪人群是他招进去的,最后他也得到了口风。而杜克施已经从张峰那里知道了事情经过,现在再有马维宇质问谈海,倒是有种听当事人再确认的感觉。

    “你敢做就得敢当!”马维宇用枪顶了顶,“怎么?哑巴了。”

    谈海看了一眼杜克施,心中一阵阴霾。如果只有马维宇在场,他说什么也没人作证,可杜克施在这,意味着他现在就是承认当年的事情啊。

    可是他迟疑也不行,因为马维宇的样子几乎就是说不承认就立刻开枪。

    “当时场面混乱,子弹乱飞。我承认部分人质和流浪人试验品是我杀的!”说完这话,谈海将眼睛闭上了,“我也知道你为何一直盯着我。是因为你和应卓祥的关系吧?是我对不起他。但是当时他已经痛不欲生,我那么做,也是帮他。”

    “帮他?”马维宇咬牙切齿,“你把你的卧底杀了?你竟然还说是帮助他。”

    “如果我不开枪,他会死的更痛苦,你明不明白!”谈海难得愤怒的吼道,“万桑医药公司的那群人就是混蛋,他们利用活人实验新药。应卓祥确实是我找来卧底进入公司探明真相,可是他当时已经用了那些药物。我看见他的时候,应卓祥痛苦的想要自残自杀,是他求着我杀了他。我别无选择!”

    即使不用把话说明白,但是彼此的脑海中已经可以想象当时的画面!在杜克施已经了解的警方报告以及当时的外界传闻中,万桑医药公司秘密实验室的景象可谓惨不忍睹!这群人利用流浪人群做实验,而后很多流浪人身体出现了未知病症,最后是被活活痛死!

    “现在你们都说我为了办案不择手段!但是如果不是我当初这么做,按照原先按部就班的计划,还不知道要多死多少流浪人!”

    “可是实验室中最后除了你和谈中友之外,一个都没出来?那些人不也是死了吗!”

    “最后他们释放了毒雾,大部分人已经中毒,而我在枪战中为了不被人质胁迫,只能自保!”谈海越说越激动,双眼瞪红,发出苦笑道,“所以说,当时我应该牺牲?死了就可以成为英雄。而活下来,就成了罪犯?”

    “必要时候总有人牺牲,那个人也确实经常是警察!”这句话是杜克施说的,而且说的非常坚定。他一直在听谈海的咆哮,他也能想象谈海当时的处境,也对其表示同情。然而,谈海自身的动机和处事方式决定了他就是做错了,而他身为一个警察,更是忘记了一个警察的职责,“警察是要保护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甚至有时要不惜牺牲自我成全他人!”

    “换成你,你会怎么办?”谈海苦涩的摇摇头,“说谁都会,可是做起来呢?”

    “你的思维方式和动机就已经错了,所以我们无从换位思考!”谈海是为了自己的成就型人格而采取了极端冒险方式,最终才有那样的解局,杜克施清楚自己如果要处理当年的案子,决然不会这样。

    马维宇道:“别扯其他没用的。高尚情操啥的不是现在讨论的内容!谈海,我问你,你在里面大开杀戒,难不成你的领导真的不清楚?告诉我,你的那些领导是否对你进行了庇护?”

    如果说之前的问题只是让谈海承认当年他的所作所为,那这个问题不仅是现场的马维宇,就连杜克施乃至于不在场的张峰等人都想知道答案!所以,杜克施看似随意,实则耳朵竖起来听着话语。

    谈海道:“当年现场那个惨样,甚至事后都封锁了部分消息,用脑子想想也清楚领导不会完全相信我的个人汇报!所以事后我不仅没得到什么大嘉奖,还有人对我进行了秘密口头警告!当然,他们也没有进一步详细调查,便是让这事不了了之,因为一旦深究下去,我会倒霉,可是内幕深挖曝光,怕是倒霉的人更多!”

    “那个对你口头警告,且事后没有进一步调查的人是谁?”马维宇还故意看了一眼杜克施,他知道杜克施也在等着答案。又见谈海紧密嘴唇不愿意说,马维宇便一把掐住他的喉咙,威胁道,“要不要我替你说,那个人叫陈寒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