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277章 犯罪者礼物
    罗卡定律让人尽量在犯罪现场寻找线索,且不能放过犯罪现场的任何物件。所以,李易天本身就是最大的犯罪现场物件!对于杜克施而言,他的目光现在集中在李易天身上,而从这个不能说话的人身上现在能得到什么?

    旁边摆放着鲜花和其他人送来的东西,杜克施转身将鲜花挪开,用手分开了别人送过来的礼品袋,终究,他将里面的一个坚果大礼包拿了过来。又是看了看其他物件后,他招招手示意众人跟随他一起出来。

    “怎么了?”虞雅婕关上门赶忙询问。

    旁边李易天的家属也不明就里。

    杜克施拎着这个坚果大礼包道:“这个东西是谁送的?”

    几个家属面面相觑,一下子脑袋懵了,因为他们也都想不起来这东西到底是谁送过来的。

    杜克施解释道:“李易天是重伤,所以根本不能进食这些东西!我看了里面送过来的物件,除了鲜花,大部分都是饮品和营养品,唯独这个坚果大礼包摆放在那,显得不伦不类。我想知道李易天平常喜欢吃坚果吗?”

    一个亲属赶忙道:“小天平常不怎么吃这些东西,倒是小天的妈喜欢吃坚果。因为小天的事情,小天妈也已经晕倒在床上一整天了。”

    嗡的一下,虞雅婕的脑袋一炸,她看向杜克施,不用问就已经明白杜克施的深意。

    “你们仔细回想一下,这个坚果大礼包大概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李易天的病房的,又到底可能是谁送过来的,这非常重要!”

    杜克施神情严肃,虞雅婕也在期待着答案!罗卡定律极有可能再次出现了效果。

    家属们窃窃私语,甚至因为现场的气氛,让他们不得不打电话一一确认。终究,还是没人说这个大礼包是谁送的。但是照顾李易天的一个小伙子随口说了句:“我昨天晚上走的时候还没看见啊!”

    杜克施问道:“你昨天什么时候离开的!”

    “差不多十一点多离开的!我在这里陪我妈!”

    原来这个小伙子是李易天的堂弟,而他的妈则是李易天的姑姑!这两人昨晚照顾李易天到十一点多,随后一大早李易天的姑姑又来照顾李易天。

    杜克施再次确认在这两人昨晚离开后,确实没人再来看过李易天。那这就意味着,这个坚果大礼包理论上便是早上才出现的。

    在核实这条信息后,虞雅婕立马拿起手机拨通曹倩的电话:“倩倩,我待会会让医院调取李易天病房周边从今早到我们来之前的监控,你看看是否有符合第一起枪击案嫌疑人特征的影像出现!我和杜克施怀疑枪击李易天的凶手来过这里。”

    “什么!”同样听到这番话的家属一下子都震惊了,年纪大的人都接受不了,站立不稳。

    枪击李易天的人可能当着他们的面送了东西,还从这些人眼皮底下溜走,这如何让亲属接受得了。

    “警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小伙子也非常激动。

    杜克施压低双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解释道:“带有强迫症性质的罪犯一旦行凶,他们会存在两种可能!一种是想这家人不断重温伤心经历,所以会赠送受害者家人礼物以及和受害者相关的物件给生还者,用以继续刺激这家人,从而自己继续享受这个过程!另一种则是心中带有忏悔,负罪感加深的罪犯。这种人也会强迫自己赠送礼物给受害者家属。他这么做不是想刺激家属,只是表达一种歉意。然而这种歉意却常常被生还者家属误解,以为这又是另一种威胁。还有,一般带有忏悔自责的强迫症罪犯不是惯犯,他们甚至是初犯!坚果大礼包的出现显然不是送给李易天的,是有人想送给李易天的母亲!这意味着极有可能是强迫症负罪感的罪犯想送礼物给受害者家属,甚至于,他知道受害者家属喜欢什么东西。”

    虞雅婕补充道:“目前总共发生了三起枪击案,只有李易天还存在生还希望。之前我们警方一直认为枪击李易天的人对于枪击不熟练,这才失手。但是现在来看,情况也许并非这样!行凶者甚至可能知道李易天母亲喜欢吃坚果,意味着行凶者可能认识李易天包括李易天的母亲,正因为他认出李易天,所以在开枪时产生了犹豫,继而失手,接着在逃窜过程中也乱了分寸。”

    “他认识小天,那为何还要开枪啊!他们认识啊!”那位姑姑听得痛苦哀嚎,“这都算什么事情啊。可怜的小天啊!”

    杜克施道:“阿姨你先冷静。你听我说!连续三起枪击案现在分析都是无差别射杀,这意味着凶手上街挑选受害者时根本不考虑被射杀的对象是谁。只是恰好当时李易天在那,所以被抢手选中了!枪手直到开枪之前才认出是李易天,这才缺失了准度!这意味着枪手确实认识李易天,也包括知道李易天的母亲喜欢吃坚果。但是枪手和李易天应该不是非常熟,至少是有段时间没见面了,所以枪手没有第一时间认识是李易天!但是他们两人应该有些交情,于是让枪手一瞬间出现了恻隐之心!结合这些,我希望你们大家仔细想想看,李易天身边是否有这样的人,而恰好他今天早上来看望过李易天。”

    虞雅婕也彻底想通了,她道:“还有,他可能偷偷送了东西就走,所以你们没发现他。但是至少李易天身边确实出现过这样一个人!这个人跟李易天有交情,甚至是以前的同学朋友,但是有段时间没接触了,可还保留着联系方式也说不定!”

    几个大人有的在哭泣,有的也在寻思问题。那个小伙子还算冷静,便追问道:“你们说的太笼统了,能不能具体一点,这样我们一家才好一起想想是否存在这样的人。”

    这就牵扯到对第一起枪击案凶手的侧写了!虞雅婕看向杜克施,她在期待专业人士的意见。

    作为犯罪行为分析专员,杜克施要迅速构建第一起枪击案凶手的模型。如今出现的新线索确实有利于提取关键点,可是关键点太少,只能说依旧模糊。

    在思考一会后,杜克施道:“这个人平日里应该话不多,但是应该不会被人轻易忽略,他拥有不错的智商和技能,会给大家提供一些帮助!这个人做事不声不响,一般不是尘埃落定,你们都不知道他之前干了啥!他敢选择枪击,且还有同伙,意味着他不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同时他也能结交朋友,比较重情义!也因为重情义,所以他在认出李易天之后出现了犹豫!可是即使犹豫也没能阻止自己开枪,证明他做事执行力很强!”

    “就这些?”

    “暂时只有这些!我不想给你们错误的方向提示,所以在我没确定之前,不会对他轻易定性。你们大家先想想李易天身边是否存在这样的人,一旦想到了,立刻通知警方!”杜克施也指了指手上的大礼包道,“这个我们要带回去,最好能查清楚源头。”

    家属肯定没意见,和抓到凶手相比,一个坚果大礼包真的算不上什么!

    现在就要看看这个大礼包到底是谁送的那!先要查这是从哪买的,但是难度也同样不小。凶手必然非常谨慎,他不会从大商场买来。果然,在核实之后,这个大礼包并非通过网络,也并非是大超市,而是一个街边批发点。即使最后警方查到了这里,那个老板也想不清到底是谁买的啦。

    那就暂且放在一边,继续紧跟罗卡定律。

    从医院回来后,杜克施再次将枪击画面调阅出来。有了在医院的意外发现,杜克施茅塞顿开,他再次看着模糊影像后,有些问题都彻底想通了。

    第一起枪击案凶手出现的慌张和仓促也许真的不是因为不熟练和紧张,只是因为他看见了熟人出现了犹豫。

    “所以说,之前我们还在想第一个执行枪击任务的人是否在团体中地位特殊,现在来看,这个假设也许是我们多想了!对方可能也是个执行力很强的人,只是恰好第一次枪击的时候碰见了熟人。正因为特殊情况的出现,让第一起枪击案凶手没能完成任务。从那之后,第一起枪击案凶手的心理出现了波动。未免行动出现麻烦,于是从第二起枪击案开始,他们便换人了。”杜克施自言自语,“可是这个换人未必会一直这样!犯罪团体既然挑选其作为第一次案件的执行者,肯定此人的执行力在团体中出类拔萃,甚至超过第二起和第三起枪击案凶手。那这个相对高手不可能一直不做事,他应该很快会出来作案,用来弥补第一次枪击失败的愧疚!而他送了受害者家属礼物,所以他并非惯犯,且拥有强迫症!”

    眼睛一亮,杜克施看了看时间!就好像被人拉了把一样,杜克施踉跄的从座位上起来,冲着薛凯那边跑了过去。

    “薛队,李易天被枪击地点的守卫是否增强了?”

    薛凯正在跟人商量事情,头都没抬道:“当然,现在不仅云秀路,整个罗田区都加强了巡逻。三起枪击案地点附近更是重中之重!”

    “能不能把李易天被枪击地点的巡警撤掉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