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283章 男人的话题
    在接连问询安达亿交往过和想要交往的几个女人后,大家对安达亿的认知得到了提升,特别是有文肖薇亲自坐镇后方,对于关键信息的提取有了保证。

    所以,挂了电话后,杜克施便和薛凯耳语一番。这番话便让薛凯心中有数,同时为了显示信息共享,薛凯也主动将他们获知的情况说了一通。

    “张所,我们现在初步怀疑安达亿的真正动机是为了钱!”

    “为了钱?无差别射杀无辜群众是为了钱?这从何谈起?”张忠志一头雾水。

    薛凯示意杜克施来解释。

    “市局方面找到了安达亿交往过的女性,从这些女性口中,我们能得出一个基本的判断是安达亿对自身比较自信,可是他和女人交往过程中总是存在劣势心理。这种心理的产生全然是因为他不能给予追求女人物质保障!结合之前我们所知安达亿平日少言却依然能让旁人想起他的重要性,便可得知他确实有独到之处。这些独到之处便是他有自信的基础。对于一个有自信却也知道自己短板的人而言,他要么不惜一切代价弥补短板,要么彻底跳过或者回避这个短板!”

    “我明白了!”张忠志道,“安达亿一直没有固定女友,可是他也没放弃寻找自己的伴侣。那他和女人交往存在的自卑便是没钱,所以,他不可能回避跳过,他只能是不惜一切代价去弥补,这样他才能得到他想要的生活!”

    杜克施道:“确实就是这样!至少目前为止我们知道安达亿的软肋是女人,而导致他这个软肋的便是钱。还有一点值得关注,安达亿前面有一个几乎要谈婚论嫁的女人,但是那个女人唯一的要求便是要让安达亿在S市拥有一套无贷款的房子!安达亿根本没办法完成这个要求,最终只能看着这个女人和别人在一起。”

    “我的天啊。在S市拥有一套全款房子!这多少人想都不敢想啊!S市现在这个房价,哎,恐怖!”张忠志摇摇头,“所以你们判定安达亿这么做就是为了钱?”

    “如果不是为了钱,很多事情都说不通!”这次是薛凯回应,“我们已经从安达亿的问话中得知那群人无差别射杀群众不应该是简单的报复社会行径,且他们拥有缜密的计划,形成一个以目标为导向的犯罪团伙,那他们的导向必然是给他们带来巨大利益的!所以能让安达亿对利益动心的东西是什么?”

    张忠志不假思索:“能买得起房子的钱!钱这玩意果然还是关键,那他们无差别射杀如何能弄到钱?”

    这次杜克施和薛凯都没回应,即使他们心中存在想法,可是也得寻找更多证据支撑,所以去找王月奇显得更加重要。

    薛凯还想把之前的信息梳理一下,便把问话王月奇的事情交给了杜克施,他也相信杜克施能搞定一切。

    于是,张忠志便派人带着杜克施前去,且这一次安排的同行人恰好就是裴友亮。有熟人配合,也算好处多多!

    到了王月奇家中后,杜克施和裴友亮一起将刚刚入睡的主人叫起。做早点的要起早所以一般王月奇晚上睡得也比较早,今天这么晚还被警方找到家里来问话,这让他也有些不悦。

    一开口,他便用带着睡意埋怨的口吻道:“我说你们警察已经去我店里问过一次话了,现在又找到我家里。你们到底想问什么啊!你们有证据就抓我,没证据就算我求求你们了,让我好好睡觉也好起早做生意好不!现在钱不好赚,什么东西都贵,不赚钱怎么养家糊口啊!”

    裴友亮道:“小王,别激动吗,我们这也是例行问话。而且你也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恰好安达亿被抓,警方顺着找到你也正常。”

    “所以我和安达亿多说会话就犯罪了?我哪知道他拿枪去杀人啊!”王月奇一脸委屈,“我说两位警官,我真的和枪击案无关。你看我这种人像拿枪杀人的人吗?”

    “表面像不像不重要,重要是你内心得清楚!”裴友亮声音有些严肃,又指了指旁边道,“这位是市局紧急案件处理小组的杜同志,他有些话要问你,你得老老实实的回答,免得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即使有些不乐意,王月奇也清楚这关躲不掉,所以只能耷拉着脑袋道:“行行行,我怕了,他有什么话就赶紧问。”

    连看都懒得看杜克施,可想而知王月奇心中的怨气了。

    裴友亮只好哀叹一声,将现场交给杜克施,他也顺道借口去趟洗手间,实则也是趁机查看一下王月奇屋内情况。他和杜克施一个眼神交换,便各自明白也算默契了。

    所以在裴友亮起身后,杜克施赶紧先把王月奇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不打搅你休息,也不会耽误你赚钱,我只想问几个问题,问完了就走!我听街坊邻居说你一直是个孝子,即使从老家来到S市也没不管自己身体不好的父亲。所以你一直带着父亲在身边可是为何前天早上你把你父亲忽然送走?”

    “什么叫忽然送走?”王月奇嗓门都提高了,“我父亲经常会回老家住上一段时间,所以我也不是第一次把我父亲送回去了!再者,这些年我父亲身体情况也渐渐好转,他自己能走能动,也想多活动。”

    “所以你就放心让他一个人走?”

    “我送他上车,到了那会有人在车站接他。”王月奇边说边摇头,“我真不知道我这么做也有错?”

    杜克施慢悠悠道:“这当然没错。可是我们了解过,往年你送你父亲回去要么是在节假日,要么是在天气渐暖之时。但是现在天气转凉,你这会送你父亲回去?”

    “天气转凉就不能送我父亲回去?我说这位警官,你不会以为这事还能牵扯到我父亲吧!”王月奇嗓门越来越大,甚至还不是的拍着大腿表示不满,“我是不是做什么事现在都能有嫌疑?那好,我躺家里睡觉行了吧!那我躺着谁养我,你养我啊?”

    “呵,我可没有养男人的爱好!你别激动嘛!行,那我们不聊你父亲了。不如说说你平时和安达亿都交谈些什么内容吧。毕竟不少人说你们聊得挺开心的!”

    “谁说我们聊得挺开心了?我和他还能聊什么?那家伙平日里闲的无事确实会和我说些东西,但是那些东西不碍乎就是男人之间经常聊得话题啊!”

    “比如呢?”

    “比如。呵,男人不就是女人,钱,还有吃喝的一些话题吗!”王月奇用手拖过茶杯,使劲的喝了一口后,道,“那家伙一直找不到媳妇,可是又想要女人,所以有时候会待在我店旁边看过往的姑娘。哦,对了。那家伙还对我说过。他对一个经常来我店里买包子的女人特别喜欢,还向我打听过那女人的情况!嘿嘿,我倒是把那女人的姓名还有联系方式告知了他,也不知道他最后咋办的!”

    杜克施也跟着笑道:“他那么怂,应该不敢主动给那女人打电话吧!”

    “哈哈,谁知道啊!反正那家伙一提女人就兴奋,但是说深了又一肚子怨气不满,毕竟女人算是他的痛处。又爱又恨,折磨他啊!”最后一个啊字拖得很长,弄得好像王月奇都替安达亿惋惜似的。

    “除了这些,他有没有说过一些特别的事情?”

    “那倒没有。真的没有!反正现在没想起来!”

    “你老实点,别耍滑头!”不知道何时裴友亮也已经走了回来,见到王月奇一直打马虎眼,只能他出面说了一通,“我可警告你。枪击案这不是小事,你知道什么就必须得说。不要以为耍点小聪明,警察就能让你舒舒服服的通过了!听明白了吗!”

    一声训斥,也让王月奇稍微严肃了点。他不在摇头晃脑,也不在拍着大腿拖着茶杯,坐正了后,认真思考了一下,终究还是摇摇头,一脸苦涩道:“警官,真的没有。”

    杜克施道:“行了行了,你也别为难了!安达亿嘴巴那么严实,他不可能轻易说漏嘴的!他平日里不怎么说话,但是跟你看上去还能聊得来。你应该也有吸引他的地方吧!”

    “嗨,什么吸引啊!”王月奇自嘲道,“我这人做生意闲不住,所以跟谁都能聊!安达亿确实不怎么和其他人说话,可跟我还行。再者,我也经常找他帮忙修修我那破车,算有些交情,他也不怎么回避我。”

    “他嘴巴严实,可终究行动还会有所异样!既然他敢枪击,肯定有所准备!这段时间,你就没看出他有什么异样?”

    “异样?”王月奇摇摇脑袋,“我得关注我的店,哪能没事关注他啊!而且说实话我到现在都不相信安达亿会杀人!他真的敢开枪啊!”

    不可思议的表情写在王月奇的脸上,他夸张的摇着头,连手都晃动着。

    这间屋子不是很大,刚才裴友亮已经暗暗观察了一番。杜克施在问话的同时,其实他也打量了居住环境。

    平日里王月奇跟他父亲就住在里面的大卧室里,客厅除了坐人的地方其他都堆满了东西!剩下的空间是厨房和卫生间,显得很是紧凑。

    在大城市做早点其实也比较赚钱,王月奇只是开店时间短,所以暂时经济还不宽裕!但是长久来看,他应该比安达亿有“钱途”,更别说王月奇还很年轻,更有发展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