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285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强迫症很多时候也是无意识行为,而个体无意识冲动更是一种无意识表现!两者结合在安达亿身上,那他现在的行为很有解读价值!薛凯和杜克施其实都已经看出安达亿存在问题,他们还要看看这家伙到底想演什么戏?

    杜克施抱着胳膊道:“我们还没问你多少问题,你倒是想打听我们的底细了!安达亿,现在是你想跟我们谈谈,而不是我们要对你说些什么吧!”

    “你们想让我交代,就得先让我相信你们!”安达亿似笑非笑,脸上狰狞,他和平常已经完全两样,这便是人格面具下无意识冲动爆发后的表现,他露出了他的兽性。

    薛凯深吸一口气,他的脑海中窜出以前接触的案例!当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人忽然变成一个杀人狂魔时,很多人非常不解,甚至还在帮他辩护。殊不知这个杀人狂魔最终彻底解开心中封印的关键,恰恰就是旁人的说辞和对待方式。

    “你恨你身边的人,是不是?甚至是你的亲人!”

    当薛凯忽然说出这番话后,安达亿迟疑了一会。甚至他脸上的狰狞一瞬间消失,再然后,他冷冷一笑,又一次瞪着双目道:“如果不恨,何至于走到这一步!别人都过的很快活,我却过的如此遭罪。我恨这个世界!”

    “你更恨你父母不是权贵,不能让你像其他人一般不愁吃喝,不愁钱财,甚至不愁女人吧!”

    最原始的本能就是人的生理需求,而人的生理需求在很大程度上会让其变得更加不理智!在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中说明人的需求是从低到高的,一般情况下低级别需求没满足,就不会上升到高级需求!

    安达亿最低级别的需求无法满足,这其中包括钱财,女人,和他所需要的生活条件!所以说,他确实会恨他的父母,因为尊重和被理解的需求高于生理需求,这部分他暂时做不到!

    但是安达亿身上还存在一个矛盾点,便是他具有强迫思维。他还在强迫告诫自己是个好人,是个重感情的人。这便是他送礼物给李易天的母亲,也包括他实际上还表现出对家里人爱护的原因。

    如今薛凯把这番话点破,算是彻底让安达亿明白他只是强迫做一个“好人”,而实际上,他只是一个因为生活不如意,于是心中存在诸多邪恶的彻彻底底的“坏人”。那作为一个坏人,也就别虚伪了,安达亿到底想要什么,或者想谈什么条件,就直接来吧!

    “所以你能给我钱,给我女人?给我房子?给我更多人的尊重?”

    薛凯毫不犹疑道:“不能?这些需要你自己去争取。我只能说,我不会因为别人贫穷,身体的残疾,样貌的丑陋以及其他一切外在条件去鄙视这些人。真正让我看不起的是内心丑陋的人。而想要为自己争取脸面,只能是他自身不放弃自己!”

    “够了,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你就是想告诉我,我自己放弃了自己,成了罪犯!哼,是啊,我就是罪犯。可是你们还得求我这个罪犯告诉你们线索!”

    杜克施用手擦了一下额头,利用手遮住脸的机会,他冲着薛凯露出一抹笑意。那边薛凯面无表情,可是余光看见了这个动作。桌子下面,薛凯手指轻轻晃动了下,示意杜克施淡定。即使他们两人已经抓住了重点,可是面前的安达亿还是难对付,还得慎重。

    “好啊,算我求你!你能告诉我,你们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吗?我想你们不至于莫名其妙的在大街上胡乱杀人吧!”

    “哈哈,求我!很好,我就喜欢听这样的字眼!”安达亿放肆的笑了起来,又是忽然砰的一声锤子桌子上,咆哮道,“那些人平常不跟我说话,可是一想到找人帮忙就记起来我,最后不碍乎说一声谢谢!这句谢谢我听得满意,但是我更需要平常你们对我的重视!”

    杜克施跟了一句:“是他们的错!他们自私,只想到了自己!”

    “对,就是他们自私!如果不是想着让我帮忙,他们连正眼看我一眼都不做!特别是有些漂亮的女人,平时高冷的要命,连我坐过的位置她们都嫌弃,搞的好像一个个仙女下凡,呸。但是一旦找人帮忙,那个脸冲上去,巴不得对你一笑就让你马上给她们卖命,虚伪,假!”

    女人是他的软肋,但同时他也已经对女人恨之入骨。所以他对女人的评价已经有些极端,甚至扭曲。

    但是现在杜克施甚至帮腔道:“这点我倒是赞同,有些女人确实虚伪。”

    “你也这么认为!”安达亿点点头,“是的,真的虚伪!所以你说我恨不恨!”

    “恨!确实该恨!所以你真正该射杀的目标应该是女人,可是为何你两次挑选目标都没挑选女人?呵,因为你内心还对女人有恐惧吧!”

    “恐惧!妈的,老子现在无所畏惧!”

    也就是现在敢这么说,可是安达亿真的被杜克施说中了!第一次选择李易天,第二次也是选择了一个年轻小伙子,既然安达亿如此恨女人,在无差别射杀的时候却不挑女人下手,全是因为当时他连杀人时都害怕和女人独处,这也就是他原始冲动下另外强迫的一面——强迫暗示自己不敢接触女人!

    已经彻底把安达亿看清的杜克施和薛凯现在就等着安达亿说出答案!他今晚闹出这么一出,就是为了说出那个答案,所以,杜克施和薛凯一点不担心!

    “好吧,聊了这么多,现在谈谈正事吧!”

    这次,安达亿没有在拖拉,在薛凯问出之后,他直接道:“你们是警察中的高手,你们应该清楚测试反应时间的重要性。”

    “继续说!”薛凯和杜克施都不想帮着他补充。

    安达亿沉浸在自我的表达中道:“我们的无差别射杀范围都是选择在云秀东路,是因为云秀东路是整个罗田区的繁华区域之一。那里不仅有很多大小商店,还有一些金行!呵,我说这些,你们该明白了!”

    杜克施道:“你们想抢劫金行?”

    安达亿点点头:“我们测试警方反应时间,然后计算出最佳的路线和时间安排,接着才可以成功抢到黄金,安全撤离!不过我能说的只有这些,因为我不会告诉你,我们要抢劫哪一家金行!”

    “那你现在为何要说出你们的计划?”

    “是因为我不想我一个人牺牲!”

    “你担心你的团队抛弃你?”

    “是的!”

    “好吧!我们明白了!感谢你今晚说的一切,不过我们确实有点困了!”薛凯直接起身,还故意打了一个哈欠,“别在撞墙了,最后受伤的只能是你自己!”

    他和杜克施已经拿到了他们想要的答案,即使安达亿还以为自己得逞了。所以,在出门之后,薛凯和杜克施不觉来了一个击掌,这个击掌让外面等候的警察都一头雾水。他们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杜克施同薛凯并无多说!他们需要把思路整理清楚才来同张忠志商量!

    安达亿为何今晚如此反常?他真的觉得队友抛弃了他,所以要出卖队友的计划?当然不是!

    安达亿今晚说的内容中有实话,但是也有假话,他之所以要虚虚实实,除了要干扰警方的判断之外,他其实也是想反过来试探警方现在查到哪一步,又或者准确来说,是紧急案件处理小组现在查到哪一步了!

    “之前我们判断X凶手,也就是最后确定的安达亿在不成功射杀李易天后必然还会回到案件初始点进行再次作案。结果安达亿没有马上作案,反而是团队其他成员在第二起枪击案发生地点再次杀人。这被我们认为是挑衅警方!可是我们当时也分析了,他们的这种挑衅很仓促,所以利用熟悉原则在熟悉的地点用熟悉的人作案!这说明什么?”回到宾馆的薛凯一坐下来便马上同杜克施梳理思路。

    杜克施立马道:“是因为他们犯罪团队知晓了警方要在李易天受害地点设置圈套,于是,安达亿的强迫症只能延缓疏解。为了挑衅警方,也为了转移警方注意力,好为安达亿接下来继续在同一地点作案制造机会,他们必须要进行另外一次射杀!之前我们分析是警方的布局疏忽被犯罪团伙察觉,但是现在种种迹象表明,我们的计划安排应该没问题。可是有人走漏了风声。”

    “直接点吧,警方内部有他们的人!”薛凯一把将外套扔在了床上,“安达亿今晚的一切是警方内部的黒警示意安达亿这么做的!甚至我们可以想象,那个黒警知道我们分析出安达亿有强迫症,所以利用安达亿的强迫症扰乱我们的判断。”

    “哈哈,结果那个黒警没想到我们的薛队从一开始就看穿了他的把戏,所以你故意提及安达亿心中的仇恨,激发安达亿强迫症,让他急着表达自己想要说的内容。黒警想用安达亿的强迫症给我们一个错误选项,但是我们却反过来利用安达亿的强迫症,获知了不少有用的信息!这个黒警这次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所以看来我们又不能睡了,我去洗个澡清醒一下,你打电话给文队还有其他人,我们马上碰头开会!我想我们差不多知道这群人要干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