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384章 颠转身份
    感觉天旋地转,脑袋快要一片空白,杜克施绝对以为自己要死了!就差那么一口气,他就真的可以和这个世界说拜拜!直至马维宇松了手,杜克施也一直在抠着喉咙,不断想要呼吸新鲜空气,也在确认自己是否还活着!

    马维宇当然不会杀了杜克施,但是他要给杜克施一个教训!只是这个教训以后会不会还回来?至少杜克施肯定不会轻易放过马维宇的!

    安坐下来后,大口呼吸让自己大脑逐步清醒,杜克施嘴里不在骂骂咧咧,但是心中已经把马维宇剥皮抽筋了!打不过你,先且忍着,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妈的,你还真的敢下手!”连说话都带喘气,杜克施是真的气虚了,“也就是说,你确实在执行方木河的任务。”

    “你是如何知道方木河的?你又到底是什么身份?”马维宇把枪放下,也跟着坐了下来,“从你的口吻中倒是听出,你确实知晓一些。但是我也调查过你,从你的履历中,我看不出你和方木河能产生交集!”

    “你果然也查过我!不错,我和方木河确实不可能产生交集,但是不代表我不能同其他人产生交集!我需要知道你的身份!”

    马维宇没有回避,直接道:“那你说出代号密码!”

    “什么,还有代号密码?窝草,那个混蛋可没告诉我!他只是说了一个迷蜂归巢!”杜克施囔囔自语,只能摊开手,“我不知道密码,但是我知道你如果真的是方木河的卧底,你应该清楚在S市并非只有你一个卧底!”

    马维宇在考虑这句话是不是又是试探,但是既然已经摊牌到这一步,遮遮掩掩大家都很难受,他也便点点头:“但是我现在找不到他们!”

    “也就是说方木河也同你提及过其他人,而你们其他人之间有特别的联络方式!如果我让你和其中一人见面,你是否可以确定他是你们的人?”

    “你知道其他人是谁?”马维宇确实有些兴奋,“我明白了,你不认识方木河!但是你认识另外一个卧底。是那个人告诉你这些!”

    杜克施点点头:“方木河已经死了!你们失去了上线,所以现在只能靠你们自己解决你们的任务!我现在无法保证你和他真实身份,不过,如果你们能搭上线,确认彼此的身份,倒是证明你们两个都没说谎!”

    “什么时候见面!”

    “额,现在轮到你着急了?”杜克施总算把主动权拿了过来,他摸了摸脖子,故作难受道,“你刚才可是要把给我杀了!”

    “我只是在自保,也是在给你一个教训!”

    “那现在轮到我给你教训了!”杜克施猛地起身,忽然抡起拳头朝着马维宇砸了过去。可是拳头就在半空,便被马维宇一只手接下。

    雇佣兵的反应速度确实厉害,更别说马维宇的力道十足。挤压之下,杜克施感觉到拳头生疼,这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虽然你也很厉害,但是不得不说,你和我的世界还差了很多!”一把推开拳头,马维宇满脸不屑,“如果你真的想揍我,以后会给你机会!现在谈正事吧!”

    “真特码臭屁!你说谈正事就谈正事!”杜克施甩了甩拳头,心中还是服气马维宇的能力,“明天我会设法安排你们偶遇,再然后接头试探只能交给你们自己了!不过之前我有个要求,我千辛万苦帮你们,你们至少得告诉我真相!你们在S市到底执行什么任务?”

    “这个绝对不行!方警官已经死了,在所有卧底没有凑齐前,我们不能泄露我们的身份任务!我相信那个人找到你,也是迫不得已。即使如此,我也希望继续保密!”

    “都这样了你们还不带我玩?”杜克施心中不免有些难堪。只是这些人既然如此保密,必然意味着任务重要,所以不随便透露,也是情理之中,“好,我会继续帮你们找到其他卧底。希望在卧底全部凑齐后,你们能告诉我一切真相!不过现在,我还是得知道一件事情,你和S市局到底有何联系?为何S市局一直抓不到你?”

    总得获得点什么,杜克施不能平白付出!既然拒绝了告知最终任务,那马维宇总不能连这个问题都拒绝回答。很多事情得慢慢先揭开一部分真相。

    “我也觉得有人不想抓我,但是我还不清楚这个人是谁!”

    杜克施瞠目结舌接受这个讯息,消化了半天后惊诧道:“你是说有人给你通风报信?”

    马维宇点点头:“你们警方每次针对我的行动,我确实能提前得知!所以我才能躲过每一次的搜捕!甚至于我的藏匿地点,也都是他给我圈定的!我验证过几次,确信确实安全,于是我才安心待在这些地点!我不知道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我总感觉他好像知道我的身份。”

    “他如何通知你的?”

    “我藏匿的地方附近经常会出现一些字条符号,通过这些字条符号,我能知晓警方的安排!我也曾试过找出这个人。但是这个人反侦察能力很强,加上我不能随意出现,所以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此人是谁!但是我分析过,这个人不仅能随时获取警方行动的第一手资料,且应该还能左右警方行动的安排,所以我猜测,这个人在市局的地位不一般!”

    “地位不一般?等等……”杜克施猛然醒悟,他哦了一声吗,指着马维宇道,“你个混蛋,你让我调查陈寒生,其实还另有目的!”

    马维宇一副欠揍的表情道:“呵,所以关于陈寒生,你现在查出什么没有?”

    杜克施感叹道:“查出个屁啊!你还真的布局甚远。表面上让我查陈寒生是否存在问题,实则是想确认陈寒生在市局内是否有其他隐藏行为?”

    到了现在,马维宇不用隐瞒自己的计划:“陈寒生负责市局各个特别行动组以及卧底人员计划安排,所以如果和公安部对接,他应该是最可能知晓我们身份的人!我另外一个怀疑对象则是候长生。但是候长生是市局局长,他不太可能针对某个特别任务进行特别关注。再者,他是局长目标太大,一旦有些纰漏,很容易被人察觉!所以我一开始调查的重点就是在陈寒生身上!正好关于万桑医药公司的案件牵扯到陈寒生包庇问题,我借题发挥,好让你在市局内部调查!”

    杜克施道:“陈寒生是从一线警员摸爬滚打一路走上来的,所以他前线反侦察和行动能力确实不是其他领导能比较的!他也确实符合你刚才所说的一切!你让我调查陈寒生,并非要查出他的个人问题,而是要借此查出他是否在行动上存有秘密!还有,我明天安排你见面的那人,也是陈寒生让我介入调查!这般说来,陈寒生好像确实对卧底计划知晓!”

    马维宇道:“他现在确实可疑,但是也不能全信。我们还得互相试探!”

    至少现在知道S市局内部确实有人在配合马维宇行动,且按照这样的推断,那个人九成是知道马维宇卧底的身份,甚至大概知道其他卧底是谁!如果那个人真的是陈寒生,那陈寒生其实就是在暗地里核实卧底身份,进而想要继续卧底任务?所以现在,陈寒生是忠?那如果陈寒生是忠,张峰是什么?

    一瞬间,杜克施的脑洞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之前对陈寒生怀疑颇多,且一直信赖张峰,觉得张峰是个正直可靠的人。可是现在种种线索表明,陈寒生一直在背地里维系卧底任务,那张峰还在调查陈寒生的动机在哪?张峰本身就是督察,他没必要再充当一个卧底!那他如果不是卧底,会是什么?

    到了这一刻,杜克施有些庆幸之前没有把余莫凡的信息告知张峰!总之,既然涉足其中,杜克施务必得把这一切弄清楚!

    他和马维宇现在站在同一阵线上,杜克施也能拿到马维宇的联系方式!这一切也都是秘密,除了曹倩知晓今晚发生了什么。

    两个男人“密谋”结束,总算把一些问题沟通完毕!那曹倩可以出来了!可是叫了几声,也不见曹倩回应!

    两个男人便都起身打开房门,一眼望去,全都张嘴,不知说啥!

    房间内的曹倩带着耳机正背对两人,摇头晃脑听着音乐的同时,手上还不停的抓着薯片塞进嘴里!她淡定的待在屋里,好似外面的一切都和她没关。更别说她进屋之前,马维宇可是做出要杀掉杜克施的举动。

    掩面叹息,杜克施欲哭无泪,这是什么同事队友啊!心可真大,真没把自己死活放在心上啊!

    上前一把夺过耳机,杜克施叉腰道:“倩倩,我要是真死了,你会不会流几滴眼泪啊!”

    “干嘛啊!我正在听歌呢!”曹倩挠着爪子就要夺回,再看看身后,她倒是噗嗤一乐,“切,死不掉!马维宇如果真想杀你,之前拿着枪就动手了,哪会有那么多废话!再者,他如果杀了你,肯定也要干掉我!所以我死之前,自当要把他买的零食全都吃光,不能便宜他了!”

    如此奇葩理论被曹倩说出,竟然还找不到反驳的办法!就连马维宇都竖起大拇指,配合杜克施竖起的大拇指,两个男人齐声来了句:“你才是真正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