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397章 独生子优越感
    鞠近肖尸体显示头部受到重击,但是不太可能是拳头击打所致!杜克施再次确认,得知谢佐只是击打了鞠近肖一下,便骂骂咧咧之后离开。

    杜克施问道:“你和鞠近肖积怨已深?”

    鞠近肖道:“那家伙嘴贱,喜欢背后说人闲话!我知道他以前在背后议论过我,所以本身就对他很有意见。只是因为平日里熟悉,便也懒得撕破脸。之前我们两人在一起打牌时就有过冲突,这次也算把之前的火气发泄出来!”

    果不出所料,便是积累所致的爆发!但是谢佐会不会是激情杀人?

    杜克施又问道:“你看过警方通报,当时认出是鞠近肖吗?”

    谢佐点点头:“一开始还不确定,后来越看越像。”

    “所以你还手滑点了赞?”

    “点赞?”谢佐瞪大眼睛,赶忙再次拿出手机。他翻出自己的微博,把点赞记录拿出来翻了一遍。看到警方通报上确实被他点了赞,当下他两腿一软,身体不由自主的朝后退去,连声道,“我这是手滑啊,我可没别的意思!你们不会以为真的是我杀了鞠近肖吧!再者,如果我真杀了他,我也不会傻到在他的死亡通报下点赞啊!”

    “行了行了,我们还没说你杀了他!”杜克施摸着下巴打量谢佐,他知道刚才谢佐的表情动作绝对是自然反应。那是一种害怕且逃避的动作!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已经表明他不想和这事扯上关系!所以到这一步,杜克施倾向于认定谢佐不会真的杀了鞠近肖,至少他不是直接杀手,“那个老乌叫什么名字,他的店在哪。”

    “老乌好像叫乌大海,他的店在十里庙那。平日里他帮人修理电器,倒弄钟表啥的。他店铺二楼有个麻将桌,他也经常约人去他那打牌。他会收点台子费抽成,然后他负责让打牌的人在那吃饭或者宵夜。我去过几次,不太喜欢那里的环境!”

    虞雅婕在后面小声嘀咕道:“十里庙就在小熊山森林公园不远处!”

    那老乌的店是否就是第一犯罪现场!杜克施还不敢确定,但是现在得把乌大海找到!

    “你知不知道鞠近肖约了哪几个人?”

    “除了我和鞠近肖,剩下一个人我还真不知道!当天鞠近肖让我过来,说打牌的人都认识!来了之后老乌不在,说跟另外一个人出去有点事,我到最后都不知道另外一个人是谁!”

    “你们平时打牌,主要是谁约人?鞠近肖吗?”

    “不一定,谁有牌局便会约谁!相对而言,鞠近肖还不属于主动约牌的那种人!他的场子多吗?”在说到场子多时,谢佐嘴角翘起朝着一侧倾斜。这种不由自主的微表情证明谢佐对这句话另有解读。

    杜克施便明知故问道:“他天天都有什么场子?活动都有哪些?你要说实话,以免警方怀疑到你的头上!”

    “别别别,我撇清关系还来不及,不想往自己身上找事!那家伙就是一个嘴炮,天天说这里混的好,那里混的好,实则都是虚的!他经常留着照片,没事就在朋友圈发自己今天怎么快活,其实都是别人的场子,又或者以前的场子,他把照片分开发罢了!我每次跟他打电话,或者在群中调侃时,他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公司或者家中。一个天天有活动场子的人哪能没事就在家中待着啊,骗谁呢!”

    杜克施终于可以直接道:“所以你知道他除了打牌,其实就是宅在家中!那你拆穿过他吗?”

    “谁愿意惹他啊!别看那家伙斯斯文文人畜无害,实则被家里惯坏了!常常一个不顺心他就骂人砸东西。当然,他也就在我们面前横一点,平日里在他们公司领导和客户面前也是孙子!”

    “就因为他砸东西,所以你就一直忍着他?”

    “我没他狠,他还动刀子!”

    杜克施双眼聚光,道:“他什么情况下动刀子!”

    “说不好,反正他如果心情不爽,或者憋得慌时,我们就得注意点!他冲动起来经常不计后果!”

    在鞠近肖的家中,杜克施发现那个桌子上有划痕,且少了一角!现在来看,这多半是鞠近肖平日里在家冲动时用刀具留下的痕迹。

    谢佐和鞠近肖都是独生子女,鞠近肖家庭条件比谢佐还要差一点,但是他们两人都进入大学深造,且毕业后都来到S市打拼!

    在早些关注这两人的信息资料中,杜克施最先留意的便是独生子女大学生这个要素!在结合对鞠近肖家中观察,以及现在和谢佐的对话,杜克施越发了解死者鞠近肖的状况!

    独生子女在成长过程中,除了与父母之间的亲子关系外,没有兄弟姐妹这层关系,因此其社会化的过程中带有自身的特点。特别是城市独生子女这一块,普遍接受新事物的意识和能力非常强,他们思维独立,具有批判精神。他们自我保护意识很强,且一般居于家中最中心的地位!他们受到多方呵护,形成了自身一些特点,也产生自我弊端!

    诸如,独生子女独立性差,依赖性强;他们常常孤僻,活在自我的世界中;因为被多方呵护,他们往往怯懦脆弱,遭遇挫折会最先求助家长;他们青春期更容易逆反和任性,且在成长过程中,因为一直处于家庭保护中,他们会继续自我逆反,他们变得更加任性。有的人如果不能得到他所想的,便哭闹不止,甚至产生各种极端行为;独生子女自尊心强,不易接受他人的负面评价。他们存在一些优越感。家长也舍不得批评,百般袒护,很多独生子女只要听到别人的负面评价,就要暴跳如雷,经常受不了别人的批评。

    可以确定,鞠近肖身上有极强的独生子女痕迹,且他虽然已经上过大学进入社会,但是依然没有进行心态转换!杜克施还无法确认鞠近肖的恋爱经历,可是他能猜测,鞠近肖应该也没有主动恋爱且示好的经验,他一直活在自我的世界中,他其实一直没有成长!

    这种心理上的停滞叛逆,导致他依旧如独生子女小孩阶段那样,一旦不顺心,便用极端行为发泄!独生子女身上的神经质特征在鞠近肖身上表现的淋淋尽致,且一直持续到现在!

    虞雅婕也想到了这些,小声道:“所以我们也许知道凶手为何挑中鞠近肖了?”

    杜克施听见后并未表态,他目前只是对鞠近肖有了更进一步认识,但是对凶手的动机和杀人的方式依旧保留意见。

    “我问你,你觉得老乌是个什么人?他是那种喜欢回击别人的人吗?”杜克施再次问道。

    谢佐道:“老乌是个手艺人,他跟着他父亲学习修理电器和钟表行当,靠着这个谋生,也没多少追求!老婆孩子都有了,老家那里也买了房子,所以平日里乐呵呵的,一般不会轻易和人产生冲突!即使有了冲突,他也懒得理睬,反正我认识他这么久,没看过他跟人动过手!甚至连吵架都很少!谢佐背后说人闲话,也提及过老乌。老乌即使知道也当做没事人一样,压根不在乎!”

    “鞠近肖背后说了老乌什么?”

    “他说老乌没啥本事,老婆倒是找的不错!还说老乌得把老婆看好了,别到时候成了孤家寡人!”

    虞雅婕都不得不说:“呵,鞠近肖嘴巴确实挺贱啊!看上去,他看不起老乌!”

    “有点这个意思!鞠近肖觉得自己是个大学生,老乌没怎么上过学,又是农村来的,自然而然鞠近肖有些优越感!其实我觉得他这就是病,得治!人家老乌活得比他还自在,他拿什么瞧不起别人。”

    杜克施道:“鞠近肖背后说老乌的话主要集中于老乌的老婆身上,看上去,鞠近肖对老乌老婆比较关注,那鞠近肖平日里和老乌老婆的互动较多吗?”

    “所以说他就是嘴炮啊!他常常背后说的厉害,一旦见到老乌老婆,压根不敢多说什么!”

    杜克施示意谢佐在旁边稍后,随即招手让虞雅婕来到旁边,两人必然要讨论一番了。

    “鞠近肖有典型独生子女式的自我,他想要展现自己的优越和与众不同,但是他却没有这个资本到达心中的模样!”

    虞雅婕赞同道:“就是弗洛伊德所说的自我要求获得本能的满足而又不能按照超我所要求的实现,这样看来,鞠近肖才像真正的犯罪者!会不会是鞠近肖主动攻击别人后被反杀?”

    杜克施道:“从目前来看,鞠近肖更易冲动,且自我需求更多,他确实更像一个犯罪者!但是死的确是他!凶手的下手很狠,甚至还记得切掉鞠近肖的手指以免线索暴露!如果是对方自我保护后的反杀,那对方切割十个手指头的做法未免太熟练了!可是扔尸体的随意,加之尸体上死亡游戏网络组织的标识挑衅,看起来完全又是死亡游戏网络组织人的手段。那鞠近肖是主动惹了死亡游戏网络组织的人?”

    “他嘴真贱,倒是有可能!又或者……”虞雅婕用手指点了点,“当天和他打牌的人中便有死亡游戏网络的人。会是谁?谢佐,还是老乌,又或者是那个还不知道身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