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572章 黑化成魔
    项少羽也失踪了!当这个消息传来时,谢钟阳和罗小军一点都不惊讶,他们已经想到了这一点!通宵奋战让他们非常疲惫,也熬红了双眼!可现在并不能停下,因为他们清楚项少羽在薛凯的手上。

    “真的没办法找到薛队?”谢钟阳将罗小军拉到一旁单独交流。

    罗小军摇摇头:“薛队的反侦察能力很强,且从刚刚负责盯梢项少羽同事那里得知,有人将项少羽从他们眼皮底下带走,可想而知薛队绝对计划缜密。我们都是薛队带过的人,我们怎么做,薛队一清二楚,所以,他肯定想过应对规避!”

    “但是反过来,我们也该知道薛队如何做!毕竟,他做过我们的头。那薛队会怎么做呢?”谢钟阳用拳头击打着脑袋,他现在是团队负责人,他感觉他肩上的担子更重。更何况这次他想救薛凯。

    两人都在冥思苦想,都想代入到薛凯的思维中。

    薛凯如今已经彻底释放自我,他做事更加不择手段,只要一个结果。他带走项少羽,便是要从项少羽口中知晓更多内情。而如今警方在找项少羽,项少羽背后的人也一定在找项少羽。

    薛凯要把项少羽带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才能慢慢审讯项少羽,他需要时间,也需要空间。但是很显然,薛凯是没有时间准备这些事情,他也没人协助,他只能自己完成这一切。

    谢钟阳自问道:“所以这个地点一定是现成的!且薛队知道,这个地点很安全,很少人会想到这里!那会在哪。”

    罗小军脱口而出:“在我们以前办过的案子中出现过。”

    这是一个答案,但是不一定是唯一的答案。可现在他们必须要尝试。两人抛下其他正寻找项少羽的警察同事,上了车后,便一一开始找寻当初案件中出现的秘密拘禁被害人的地点。

    每一个案件都重新在他们脑海中回荡,每一处作案地点都被他们一一提取分析。他们没时间一个个去找,他们只能选择最可能是薛凯如今要去的地方。去了一个又一个禁室,但是却依然不见薛凯的踪迹。最终,谢钟阳和罗小军都将目光锁定了最后一个地方——当初黄子潇*冯露瑶,且最终胡振明杀死黄子潇的地方!

    这个外面依旧写着大大的拆字,左右也依旧有零落的平房。黄子潇死后,这处地点便被荒废。黄子潇的父母还沉浸在丧子之痛中,也并未来得及处置这里的房产。

    当谢钟阳和罗小军赶到这里的时候,他们发现院子内并无车子,大门也是紧锁,像是无人来过。四周也没有可疑车辆,好似他们又找错了地方。

    但薛凯的反侦察能力很强,他的警觉能力也超凡,所以,他必然明白如果开车来到这边,会更加引人注意。他有很多办法挟持项少羽就范,他便有可能此时就在屋内。

    谢钟阳先从大门翻了过去,再然后,罗小军也跟着跃入院内。

    指了指门口的监控,罗小军提醒道:“我记得这里的监控并没有荒废,所以假如薛队在里面,他应该知道我们来了。”

    “我还真的希望他知道我们来了。我想薛队不会对我们下手的。”

    “如果他已经知道了真相,他便不会对我们下手,反而会束手就擒。但是假如他还没有获取真相,他便还要争取时间,所以……”罗小军后面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实则两人都清楚,剩下的意思便是,薛凯还要争取时间,则需要对两人下手。

    他们两人都从没想过要和薛凯做对手,但是现在,假如薛凯要对两人下手,则两人必须要给出应对之策。

    这个地方只有一个入口,所以只能从这扇门进入平房内部。谢钟阳上前推了推门,见大门紧闭,便让罗小军先行后撤。随后,他猛地上前,一脚将那门直接踹开。

    他没有杜克施那般开锁技能,也懒得浪费时间。单刀直入,如今谢钟阳要的也只有结果!

    他们两人对这个地方都已经不不陌生,走廊通向的是一副恶鬼画面,两边更是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图案。这里的每个房间都摆放着*和男女欢愉之物,也就是在这里,黄子潇一步步将冯露瑶*成奴。

    如今,薛凯也可能藏匿在其中的某个房间中,用这里现成的物件折磨项少羽,以期从项少羽口中获取他想要的答案。

    “薛队,我们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你总该出来见见我们吧!”谢钟阳谨慎向前,大声招呼左右,想要得到薛凯的反应。

    罗小军则小心的推开每个房门,他担心忽然而来的攻击,可内心也期待着攻击。因为他知道有攻击就可能找到薛凯,而薛凯的攻击绝对不会伤着他和谢钟阳的性命。

    一扇门,两扇门,三扇门……越往后,两人的内心越发紧张。终于,当推到第五扇门的时候,罗小军脸上一阵生疼,两眼跟着一黑,本能的就蹲在地上。

    刚刚一个重物忽然弹射过来,直接砸在罗小军的眉骨间,这个冲击肯定不会伤到罗小军的性命,可也让罗小军视线模糊,当下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也就在同时,薛凯的身影从里面窜出,他一把拉住谢钟阳的手臂,一个擒拿过后便是一个扫荡腿。

    一刹那间,谢钟阳感觉到天旋地转,当下就被薛凯掀翻在地,在等他想要起身前,他已经和罗小军都看见面前的薛凯举着一把枪正对两人。

    薛凯冷冷道:“你们手下留情了,这可是你们的错误,否则,你们不会这么轻易被我制服!”

    确实是手下留情了。不管是谢钟阳还是罗小军,抡起单打独斗,他们或许不是薛凯的对手,但是他们也绝对不会这么轻松被薛凯制服。之前他们想过找到薛凯,可他们却忘记了他们最应该想的是如何制服薛凯。相反,薛凯却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对方手下留情,薛凯也手下留情。只是他的手下留情仅仅是不能伤着两人性命,对于其他,薛凯不会懈怠。

    那把枪正对两人,谢钟阳和罗小军刚刚想起身,便被薛凯呵斥一声道:“你们别逼我!”

    罗小军道:“薛队,你不会伤害我们,你不要自欺欺人了。”

    砰的一声,伴随着一声惨叫,罗小军捂着肩头倒在地上。

    薛凯的子弹丝毫没有犹豫的射了出来,这个驳斥了罗小军刚刚的论断。

    “薛队。”谢钟阳双目怒视,大声吼道,“你疯了。这是罗小军,你的同事,你口中的家人朋友!”

    薛凯摇摇头:“所以你们更加不应该逼我。老谢,小军。你们既然猜到我来到这里,必然知道我想要干什么,所以,你们不要阻拦我。这是我对紧急案件处理小组做的最后一次贡献了。”

    谢钟阳继续斥责道:“但是这样会加深你的罪孽,会在审判你的时候对你更加不利。”

    “我当然知道,可是我已经不在乎了。我只想在最后做我想做的一切,而不再受任何约束。”

    “你这是在犯罪。”

    “我这是在用我自己的方式惩治犯罪。”薛凯苦涩一笑,竟然有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对,这些话很讽刺。就如我们常常说的,自由是相对而言,没有绝对的自由。所谓越过法律用自己的手段声张正义,往往不仅得不到正义,实则自己也在制造不幸。你们懂,我更懂得这个道理。可我来不及了,我只能用这种极端的手段。项少羽一定知道不少真相,但是如果我们继续跟他耗时间,反而会让那些人得逞。我们不能等,所以有些事情,必须我来做。”

    放走项少羽,且派人盯梢项少羽,这个方案是文肖薇确定的。其用意是用项少羽为诱饵,诱使他身后的人出来。

    可项少羽身后的人绝对不会立马出现,这需要时间。时间则是紧急案件处理小组最大的敌人。

    薛凯心意已决,他的子弹证明他没有犹豫。如果谢钟阳和罗小军继续阻止他,即使薛凯不杀了他们,也肯定会继续将子弹打在他们的身上。如果那样的话,会是对三人的煎熬。所以罗小军和谢钟阳放弃了,他们在薛凯枪口的威胁下,将各自捆绑起来。

    屋内原本用来*女人的手铐和链锁如今成了困住罗小军和谢钟阳工具。也就在同一个房间内,薛凯将遍体鳞生的项少羽带了过来。

    他把项少羽的两手铐在了上方的杠子上,又将项少羽的双腿带上脚镣。对方四肢被固定后,薛凯从旁边的椅子上拿起一根针。

    旁边的蜡烛早已经点燃。这些蜡烛以前是用来增加男女情趣的,而如今,薛凯则用这些蜡烛炙烤着这根针。

    蜡烛炙烤只是为了延长银针受热的时间,这是薛凯故意所为。因为未知恐惧时间的增加会加倍摧残一个人的心理防线。而一个人面对恐惧产生更多幻想,则会更加让自己动摇。

    薛凯故意做给项少羽看,他需要项少羽明白,如果还嘴硬,接下来的结果是什么。又或者增加项少羽自己的想象时间,这会让项少羽倍增煎熬。

    “如果你还不说,我就将这根炙热的银针插进你的指甲盖中。”薛凯一边摆弄着银针于烛火之上,一边用阴冷的口吻继续威胁项少羽。

    此刻的他根本就不是紧急案件处理小组副组长薛凯,他倒像一个恶魔。一个彻头彻尾心狠手辣的恶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