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576章 犯罪信息原则
    张峰有一个挚爱的女人,虽然那个女人已经跟张峰分手,但是在张峰的心里,那个女人的地位依然很重要。

    一个垃圾回收厂内,马维宇面前摆着一排酒瓶,他听着张峰说着过去的事情后,不由得调侃道:“所以说,当初是你负了那个女人。人家帮你照顾家人,还为了你放弃了很多。结果你就一门心思的想做你的好警察,一点都不懂得关心人家。哈。这情节好像以前很多伟光正的影视剧啊。怎么现在还流行这一套,不可思议。”

    “所以我才对自己的选择犹豫了。”

    从方茂盛那里出来后,张峰寻思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来找马维宇。

    上次马维宇出现警告张峰后,张峰思考了很多,最终,他内心的良知以及以前立誓要做一个好警察的誓言唤醒了自己。他明白不能一错再错下去了。

    他把方茂盛这些天和他说的一切都原原本本告诉了马维宇,现在,他决定真正找回自己。

    在他说完这句话后,那边传来声响。一个人走了进来。

    张峰心中一惊,还以为自己和马维宇的秘密会面被人察觉。可见马维宇一点不紧张,他再一看,门口来的那人他也认识,只是这张脸貌似变化了不少。

    “怎么是你?”看着杜克施还绑着纱布的半边脸,张峰惊诧半天!

    “为什么不能是我?再者,让他去找你,可也是我的主意。”杜克施一屁股坐下来,刚想喝酒,却想起自己这张脸貌似暂时不能酗酒,便又放了下来,“有水吗。渴死了。”

    马维宇指了指那头:“那边有自来水。”

    杜克施只能一个白眼过去,想了半天,还是打开一瓶啤酒,先来了一口:“你们刚刚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也就是说,方茂盛打算撤了。可是在撤之前,他也想抱个大腿。而他挑的这条大腿是刘长印。他脑子坏了,明知道刘长印现在是大老板的目标。他这不是自己往枪口上撞吗?”

    “他其实是真正的狗急跳墙。”虽然还没弄清楚马维宇和杜克施真实的关系,但是一看这场景,张峰也明白这两人是一伙的。所以他也不用隐瞒,照直说了,“刘长印是个大孝子,所以不管如何,他肯定会回国。那既然他肯定回国,且一定会去找他的母亲,就意味着他的母亲非常关键。控制他的母亲,便可能要挟刘长印。刘长印的母亲正好住在方茂盛管辖的虹江区。之前方茂盛得到上面的指令,便是要让方茂盛密切关注刘长印母亲的一举一动。这意味着幕后大老板要拿刘长印的母亲做筹码。但是方茂盛留了一个心眼,他在想着万一大老板真的倒台,或者不管他了,他得有新的靠山。刘长印便是他的一个选择。假如方茂盛把刘长印的母亲照顾的很好,且关键时候协助刘长印带着母亲离开。那刘长印便欠了方茂盛一个天大的人情。”

    杜克施道:“只能说他想的太简单了。刘长印现在也是自身难保,如何还会考虑其他。不过刘长印是个大孝子,如果看在方茂盛偷偷照顾其母亲的份上,或许也会有所表示。你的这个情报确实重要。刘长印的母亲可能成为那些人的筹码,也就可以成为我们最终说服刘长印说明一切的筹码。刚刚我已经联系了小组成员,让他们派人保护刘长印母亲。”

    “会不会晚了?”马维宇担心道,“大老板,方茂盛这两边可都盯着,你们的人能得手吗?”

    杜克施邪邪一笑:“放心,我们找了专业的人去!”

    “专业的人?额,不就是我一个专业的吗?但是我要负责保护雷友亮一家啊,如何分身?”

    “除了你,我们自当还有其他人。”

    马维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想了半天也不明白杜克施找的人是谁。莫不是公安部派人来了?但是公安部的人去保护刘长印的母亲,这也不合理啊!

    杜克施不理会马维宇的疑问,还催促道:“喝够了没有,喝够了就赶紧回去干正事。我可告诉你,雷友亮还有顾耀思很重要。他们都是将来的关键证人,必须要稳住他们。所以你一定要保证雷友亮的家人不能出事。”

    既然已经揭示了卧底身份,马维宇也确实不能继续吊儿郎当。在一口闷了啤酒后,他拍拍屁股起身,道:“张峰,既然你已经想好了,就要坚持下去,别在走错路了。至于你在意的人,你放心,我答应你,会帮你想办法。”

    别的事不敢打包票,但是抢人或者保护人,这点马维宇绝对是行家。所以他既然撂下话,便是要让张峰彻底放心。越是关键时刻,越不能立场动摇。

    如今不少人都身份明了,且更多人立场都已经确定。在马维宇走后,杜克施再次问了句:“因为你觉得对不起那个女人,所以你决定离开之前的警察岗位。可是你又舍不得离开公安系统,便决定去做督察。但是终究,你的内心是向往警务系统,且愿意维护正义的,对吗?”

    张峰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对这一点,他一直坚信不疑。

    杜克施道:“那好,我信你。不管你之前做了什么,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的一员。我希望你能发挥更大的作用。我问你,方茂盛有没有告诉你,他的上线是谁?”

    张峰道:“申基炫。他是申基炫的人,他一直执行申基炫的命令。可方茂盛并不知道申基炫背后的大老板是谁。”

    “申基炫的手伸到了市局里面了!可是根据我们目前了解的情况,公安系统应该有其他人负责?”

    “什么意思?莫非公安系统内部还有他们的人?”

    “这你就别多问了。不告诉你太多,是怕你有心理负担。你现在知道的越少,反而让你在他们那里露出的马脚越少。”杜克施道,“总之这事有点奇怪。看来他们核心内部也是有些矛盾,否则刘长印也不会摇摆,申基炫的手也不会伸的这么长。这样,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需要你尽快查清楚。我们已经知道顾耀思之前要灭口刘长印。但是现在顾耀思被我们抓了,那些人再想针对刘长印下手,除了要从刘长印的母亲身上做文章外,势必还有其他计划。我希望你能从方茂盛那打听到更多针对刘长印的计划,特别是可能刺杀刘长印的一切情报。”

    不说太多,也是为张峰好。毕竟如果告诉张峰他的顶头上司蔡克军就是犯罪核心之一,张峰绝对震惊,且在日常和张峰的接触中很可能出了纰漏。

    “但是假如方茂盛也不知道呢?”

    “总之要一试。目前来看,我们有很多证据线索指向几个核心人物。可是这些证据线索都没刘长印亲自说出真相更令人信服,且能作为直接证据。所以刘长印一定要活着,且要为我们所用。”

    张峰有些为难,他不知道如何套取这些信息。但是终究要一试,便点头道:“我尽力。”

    有张峰的努力,便是多一点希望。但是也如张峰的顾虑一样,万一方茂盛也不知道,意味着张峰这条线是没用的。

    现在离刘长印既定回国时间只有两天了。之前谢钟阳带着大家分析了各种可能,现在可以把刘长印不回国的可能彻底抛弃。他们只需要在刘长印回国后的可能中寻找一个方案。

    杜克施随后回到市局把张峰的情况向众人通报。小组成员也是第一次知道张峰竟然还有这么多“戏份”。也庆幸张峰如今是自己人,否则这个家伙还真的让人头疼。

    “各位,刚刚得到消息。有人打算对雷友亮的家人下手,但是被马维宇搞定了。”谢钟阳也通报了最新情况,随后他看了看紧闭的大门,后又轻声补了一句,“还有,候局刚刚私下通知我。他已经安排信得过的人对蔡克军进行秘密彻查。但是目前毫无进展,蔡克军看上去真的如一张白纸。至少在这张犯罪大网中是一张白纸。这非常奇怪。”

    罗小军道:“按照一般犯罪关系链信息扩散原则,一个人只要牵扯进犯罪事件。不管他是受害者,还是参与者,又或者是波及者,都会有犯罪信息点出现在他身上。可是蔡克军身上并无关于这个犯罪大网的犯罪信息点。那这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他确实没有犯罪,也没波及到这个犯罪大网事件中来。但是S市这张犯罪大网牵扯众多,作为一个普通警察可能都没办法完全剥离犯罪信息点,更何况是一个市局副局长呢。”

    “那只有第二种可能了。”谢钟阳明白其意思,“是蔡克军刻意自我剥离犯罪事件。他刻意以市局副局长的身份抽离出这张犯罪大网。”

    曹倩不解道:“刻意自我剥离不是等同于他没参与犯罪吗?那蔡克军岂不是真的清白。”

    杜克施道:“并不是这样。你别忘了老谢刚刚还在前面加了一个定语,蔡克军是以市局副局长的身份抽离。他以市局副局长的身份刻意抽离出这张犯罪大网。但是他还可以以另外的身份参与其中。我相信候局调查蔡克军的时候,是从蔡克军职务犯罪开始入手。但是这恰恰会一无所获,因为蔡克军不会利用他市局副局长的身份参与其中。啊,我倒是忽然明白,为何申基炫的手会伸的那么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