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610章 分手体面
    此刻就在那家咖啡馆的不远处,杜克施正和另一人会面。斯嘉丽想不到杜克施会让虞雅婕来拖住自己,而程雨蝶也没想到杜克施会主动约她出来,且要求程雨蝶一定不能告诉斯嘉丽。

    程雨蝶现在成了斯嘉丽的助手跟班,要想让两人分开,给杜克施制造单独接近程雨蝶的机会,便只能先让斯嘉丽去应付另一个人。

    于是,杜克施和虞雅婕便安排了这一出。

    再次单独见面,且在异国,程雨蝶的心情甚至有些紧张。她不知道该对杜克施说些什么。可实际上是她多虑了,因为此时的杜克施完全没心思和她扯些陈年旧事,也确实对程雨蝶不在有很多别的念想。他现在心中唯一的女人是虞雅婕,而来到此地见程雨蝶,也仅仅是因为他需要程雨蝶的帮助。

    “你找到柯哲涵,是为了对付我。但是斯嘉丽制止了你的计划,接下来,你成了斯嘉丽的助手跟班。我想知道,你有没有参与陷害曹倩的行动。”

    杜克施说的很直接,且言辞犀利。他的语气带着些埋怨,因为不需要程雨蝶回答,杜克施就能想到程雨蝶一定参与其中。

    那躲闪的目光,还有不知道如何摆放的双手已经让程雨蝶暴露。这一点都不像当初那个自信高傲的程雨蝶,现在她就像惊弓之鸟,随时都觉得会受到伤害。面前这个男人曾经保护过自己,呵护过自己。可她放弃了,多年后,她还参与了多次陷害这个男人的行动。她内心复杂纠结,心痛,心碎,言语中也带着哽咽。

    “克施,我……”吞咽了一下唾沫后,程雨蝶只能点点头,“我承认,我参与了计划。”

    杜克施郑重道:“所以,请你现在告诉我,是谁帮着斯嘉丽在策划陷害曹倩的行动。除了阿罗约,还有谁参与其中。雨蝶,算我求求你,帮我这一次!倩倩是无辜的,曹叔叔更是无辜。如果任凭事情继续发展下去。倩倩会遭受不白之冤,而曹叔叔更是会受到墨西哥帮派的伤害。”

    程雨蝶悲伤摇头:“可我不能说。你很清楚索斯盖德集团是什么样的组织。”

    杜克施毫不犹豫道:“但我更清楚你的为人!你不是一个坏人,你是一个美丽善良且自信的女人。你只是偶尔会有点迷路,但是终究你还会找到正确的道路。在S市,你虽然多次设计陷害我,但是在仓库一战中,你并没有帮助坏人射杀我。还有,你也帮助我们获取更多情报,协助我们破获S市犯罪大网案件。如今你来到美国,是想躲避国内对你的通缉。但是你不用继续走入歧途,从三口元泰那边再陷入索斯盖德集团这个更大的麻烦里面。雨蝶,我曾经在内心不止一次的发誓要保护你。即使后来我们分手了,我也问过我自己,你如果要我帮助,我会出手吗?而答案很肯定,我一定会出手!现在我是警察,你是逃犯。我之所以没有直接抓你。一来是因为在美国,我即使抓了你,也不好直接带回国内。二来,我有私心,我永远不想亲手抓你。我妈跟我说过,这些年我一直摆脱不了你的影子。所以我变得玩世不恭,永远没有固定的女友,直至虞雅婕的出现。因为一开始,我在她的身上看到了你的影子,你和她太像了。”

    “然而现在你只爱她,难道不是吗?”

    “是!”杜克施完全不像隐瞒,“我现在只爱雅婕,可我依然不想你过得不好。”

    “呵,放心吧,我会过得很好!”程雨蝶扭过头去,偷偷用手背擦拭了一下眼角,可她的眼泪不争气,已然已经让杜克施看见。调整一下状态后,程雨蝶深呼吸几下,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来找我,对我说这些,仅仅是因为你没人可求,只能希望从我这边找到突破口吗?”

    “并非这样。我支开斯嘉丽来单独找你,是因为我还信任你。我将最后的赌注放在你身上,是因为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喜欢让无辜人受到牵连的女人。”

    程雨蝶参与了这个行动,她也知道该去找谁。背过身去,女人缓步朝着杜克施相反的方向走了两步,终究,她站定在那,闭上眼睛后,脑海中都是当初自己和杜克施在一起的画面。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留在斯嘉丽身边吗?是因为你!她在招募我的时候说过,她不会轻易放了你。我担心你,所以我想知道这一切都是如何发生。呵呵,我真的很矛盾。明明跟你什么关系都没了,却时常不能割舍你。杜克施,就算我把欠你的人情一次还清吧,从此之后,你我一刀两断,再也不见。”

    有些话不敢当面说出来,只能背对着身子默默诉说。

    还记得那年大学入学,当杜克施第一次看见程雨蝶时,就彻底被这个女人吸引。他感叹天下竟有如此好看的女孩,且还能做他的同班同学。那一刻他就在内心发誓,一定要把这个女孩泡到手。

    至于程雨蝶,实际上她也早就注意到了杜克施。一个帅气且才华横溢,在校园内都很有名气的男生,如何不成为程雨蝶梦中的那个男孩。可是程雨蝶骄傲,她不想轻易被任何一个男生征服。于是乎,程雨蝶成了大学里一朵高傲且无人能拿下的玫瑰花。

    大学能让人成长,也能让一个女孩愈发成熟美艳。随着身体长成,气质提升,程雨蝶越发美丽夺目,她成了校园里的美景,让无数人着迷。

    杜克施也已经无法自拔,他不顾一切,利用各种手段追求程雨蝶。最终,互相吸引之下,他们两人走到一切。

    曾经无数次憧憬毕业之后的两人生活,也想到过白头到老的话题,可他们终究还是分手。他和她从此陌路,他和她再无瓜葛。

    “雨蝶。谢谢你给过我那些美好的回忆。”

    “我也同样谢谢你,因为你,我才能成长的更快。你我谁都不欠谁。”当程雨蝶再次转过身来时,她已经擦干了眼泪,脸上反而挂上了淡淡的笑意,“杜克施,我现在就告诉你真相。斯嘉丽这个女人很自负,她虽说不上绝顶聪明,但是她说过的事情一定会尽一切可能做到。她对你放出过狠话,就意味着她一定不会放过你。即使她不杀了你,也不会让你好过。她一直等着你来美国,且早已经将你身边的事情查的一清二楚。为了这次计划,她早早就做过安排,那个艾瑞斯确实是曹倩的朋友,但是艾瑞斯同样也是斯嘉丽的棋子。”

    “所以艾瑞斯和德怀特维恩都是谁杀的?”

    “阿罗约!”

    “阿罗约?”这有些出乎杜克施的预料,他一开始只觉得阿罗约是个棋子,没想到他才是真正的凶手。

    “阿罗约有把柄在索斯盖德集团手上,且他本人还是一个瘾君子。斯嘉丽用金钱收买,接着威胁他办事,阿罗约不可能不照做。”

    斯嘉丽要想让事情闹大,就不可能之策划一起凶杀案栽赃,她需要把杜克施等人引上更大的麻烦,这样才能让杜克施别无退路来求自己。所以,斯嘉丽需要扯上墨西哥帮派。

    阿罗约和德怀特维恩有些交情,而德怀特维恩和瓦伦西亚关系不浅。主要让阿罗约刻意讨好德怀特维恩,且那几天一直让德怀特维恩单独和阿罗约待在一起,阿罗约便可以操作。

    当天晚上,阿罗约和艾瑞斯在酒吧碰头,他们两人都“认识”,所以就介绍各自的朋友德怀特维恩和曹倩认识。四人在一起喝了不少酒,期间在艾瑞斯和阿罗约的煽动下,德怀特维恩和曹倩进行了贴身热舞。

    随后,艾瑞斯开车带着已经被故意灌成断片的曹倩离去。阿罗约继续给德怀特维恩灌酒,半个小时后两人也离开酒吧。

    实际上,艾瑞斯确实没有回家。她所去的地方是斯嘉丽一早就让人安排好的居所。那里已经被改造成和艾瑞斯家一模一样的布置。在曹倩睡着之后,艾瑞斯便等着阿罗约过来。

    阿罗约当然不是一个过来,他带着彻底不省人事的德怀特维恩偷偷进了曹倩的房间。接着,阿罗约和艾瑞斯伪造了曹倩杀死德怀特维恩的假象,且将现场刻意布置的一片狼藉、血迹斑斑。这样一来,当曹倩起床一睁眼看见这般时,必然感觉到惊恐且大脑一片空白。艾瑞斯就可以趁着曹倩还未完全恢复思考能力,快速的将曹倩带离现场。

    与此同时,一直潜伏在房间内的阿罗约立刻将德怀特维恩的尸体放入自己的车子里。他开车尾随艾瑞斯的车子,等到艾瑞斯和曹倩停在洪山林后,他就下车将尸体放入洪山林的树叶堆中。

    因为大脑发蒙,加上无暇顾及其他,曹倩根本不可能留意到她们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之后在洪山林,艾瑞斯本想借故离开,继而继续给曹倩挖坑。然而艾瑞斯也没想到,到了这一步,她其实也没有了利用价值。

    杜克施道:“所以阿罗约在当晚杀了德怀特维恩,继而又在洪山林杀了艾瑞斯。雨蝶,你不可能知晓这么清楚,因为斯嘉丽不可能将每一步详细的计划都告诉你。”

    “斯嘉丽当然不可能告诉我详情,她只是跟我说了大致的情形。你单独来问我,也只想知道一个大概,却没想到我知道这么多。其实,我知道的详情,是另外一个人告诉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