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621章 新世界规则
    薇薇安娜和克罗尔在一起,克罗尔明明知道薇薇安娜背叛自己,可依据对薇薇安娜留有余情,这难道也是因为爱兹特克地母神像?

    马维宇手腕快速抖动,将易德维尔身上的银针拔出。瞬间,那个大块头全身轻松了很多。可现在,易德维尔也不会主动攻击马维宇,两人倒是都冷静下来。

    “我劝你赶紧离开这里。这些人不会放过你。”

    “不把薇薇安娜带走,我是不会离开的!你还没告诉我,这些人是谁?”

    “AMG旗下的新世界分支?”

    马维宇眉头紧锁,感觉到事态不一般!AMG是老巢位于欧洲的犯罪组织,这个犯罪组织牵扯了全球诸多大小犯罪事宜。这个组织内部有一整套自己的行为准则,而一般情况下,他们不会采用极端暴力方式进行犯罪,因为这会引来毁灭性的打击。

    可毕竟犯罪存在冲动性,特别是组织内部存在一些极端少壮派,他们不仅从事各种犯罪,还企图将犯罪规模不断扩大!这个分支,便是AMG旗下的新世界分支。

    马维宇虽然没和这个新世界分支打过交道,但是他也听说过这个新世界从简单的犯罪组织发展成为极端的武装组织。他们的犯罪手段凶残,不吝啬破坏性,追求犯罪的彻底和轰动性。对他们而言,他们不仅仅是一个犯罪组织,更是一个极端恐怖团队。

    难怪这所大厦有这么多危险分子,原来都是新世界分支聘用的人。至于易德维尔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新世界分支中一个头目曾经帮助过易德维尔,所以他也算报恩,同时也在离开雇佣兵世界后,找到一份自己的新工作。

    “我必须要带薇薇安娜走!”马维宇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新世界虽然在美洲是实力没有欧洲强大,但是他们也有足够的能量让马维宇吃苦头。

    他刚挪动,就看见易德维尔又一次拦在了他的面前。收人钱财,替人做事,易德维尔不可能轻易的放走马维宇。

    在马维宇和张可颐拼命在新世界巢穴企图带走薇薇安娜的同时,杜克施终于摆脱那些麻烦。

    之前被那群人围着,是那群人把杜克施当成前来找事的混混。其实之前薇薇安娜所去的地方并非什么危险分子集中的贫民窟,而是一处印第安人聚集地,在这里,也有其他的人混杂在一起,他们平时和睦相处,也互相帮助。

    之前那个占卜师受伤,那些人以为是杜克施做了手脚。在占卜师苏醒说明真相后,大家也知道杜克施是无辜的,也便不在为难杜克施。

    占卜师的名字叫纳蒂亚,在这里也算很多人的精神支柱。这里人有些什么事情都会来找纳蒂亚,所以她出事,很多人都愿意站出来帮她。

    纳蒂亚告诉大家,其实在薇薇安娜找她之前,就已经有一拨人偷偷进入她家,且挟持威胁自己。在然后薇薇安娜进屋后,她们两人都被那群人绑了起来,直到杜克施再次敲了敲门。

    “所以他们想杀了你,然后带走薇薇安娜,只是恰好我出现了?”

    纳蒂亚点点头:“虽说我被炸伤,可如果不是你及时出现,我怕是早就死了。”

    听到这番描述,杜克施再回想之前纳蒂亚看自己的眼神,他这才明白之前有点先入为主了。

    保罗艾克曼在对人的表情做细致分析时,曾经对不同人种的微表情进行样本采集,继而进行比对。他需要知道不同人种之间的微表情是否相同又或者存在相反的结论。而结果是,不同人种之间的微表情其实存在很大的相似性。且经典的表情表现方式也几乎完全相同。基于此,保罗艾克曼提出不同文化的面部表情都有共通性。

    杜克施是行为分析专家,而对微表情分析也是行为分析的重要一环。杜克施之前对纳蒂亚的表情判断,让他认为纳蒂亚是危险分子,他当时仅仅是从纳蒂亚的表情和他主观认定做出的分析,可他忽略了印第安人的战斗性。

    印第安人还保留着很多传统文化,甚至是传统作风。这些传统很多还流行于丛林时期,适用于丛林法则。

    当危险来临时,动物会让自己身体膨胀,且表现出愤怒和战斗欲望,这么做是为了震慑他人。纳蒂亚当时打开门,她的后方受到人员威胁,她无法直接用言语表达自己的观点,所以,她选择用动物般的身体战斗表现来告诉杜克施周边的危险。

    可因为当时杜克施没想到这点,加上情况紧急,他便忽略了这些。现在想象,也怪自己还不够细致。

    在医生的紧急救助下,纳蒂亚不仅能微弱说话,且也没有大碍。随后医院的车子来了,便把纳蒂亚接到了医院里。

    杜克施需要了解纳蒂亚和薇薇安娜的关系,便也跟了过去。在医院医生对纳蒂亚做了检查,确实已无大碍后,杜克施终于被允诺和纳蒂亚对话。

    “你知不知道那些人是谁?”

    纳蒂亚摇摇头:“他们没告诉我,他们只是想从我和薇薇安娜口中知道爱兹特克地母神像的下落!”

    纳蒂亚和薇薇安娜很早就认识。作为薇薇安娜的朋友和精神导师,薇薇安娜遇到很多事情都来求助纳蒂亚。所以纳蒂亚知道薇薇安娜很多秘密,包括薇薇安娜提及过有关她父亲和爱兹特克地母神像的事情。

    正因为此,那些人才找到纳蒂亚,希望从纳蒂亚和薇薇安娜口中知道答案。

    杜克施想到一个关键问题:“可他们为什么一早不对薇薇安娜动手?偏偏会是今天!”

    纳蒂亚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顾忌克罗尔吧!克罗尔和薇薇安娜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之后两人分开过。克罗尔对薇薇安娜的感情不是常人可以比拟,但是他们总感觉中间隔阂了什么。”

    如果仅仅忌惮克罗尔,那他们是如何知道克罗尔和薇薇安娜会在今天翻脸?难不成这中间也有齐大硕等人的影子?杜克施越来越摸不清其中的门道了。

    至于爱兹特克地母神像的事情,纳蒂亚自当绝口不提,杜克施也无法打听到更多的事情。所以,他只能作罢,留着薇薇安娜继续休息,他则需要马上和其他人汇合。

    但是杜克施出了医院后,不论是马维宇还是程雨蝶,他们暂时还都没结束各自的任务。马维宇和张可颐一方尚可理解,毕竟他们在闯龙潭虎穴,那程雨蝶在干嘛?

    这会的程雨蝶早已经和伍仁青结束了晚餐,他们两人在当地一家酒吧悠闲的喝酒聊天。看上去,他们今天相处融洽,很有默契。

    等杜克施也赶到那家酒吧时,这两人才刚打算分开。伍仁青说完后会有期便开车离开,再然后,程雨蝶也跟着步行离去。直到杜克施快步跟了上去,两人并肩走回酒店。

    到了现在,他们得交流一下各自的进展了。

    “齐大硕和伍仁青应该在寻找爱兹特克地母神像?但是我们还不清楚这个神像对他们意味着什么?你这边进展如何?”

    程雨蝶摇摇头:“伍仁青是个把妹高手,他一直在说笑挑逗撩骚的话,可我还能应付。我从他的口中没知晓更多的内情,只是听闻,他们要在当地和印第安人合作。莫非这个合作也是关于爱兹特克地母神像?”

    看来程雨蝶这边百忙和了,杜克施这边有些进展,可因为薇薇安娜被人带走,现在进展也停滞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杜克施不打算继续留在程雨蝶的房间,便起身离开。

    在女人关上门后,杜克施走回自己的房门,他有些迟疑的扭头看向那边,眼中泛出疑惑。

    “雨蝶有点奇怪!”杜克施是个很细致和敏感的人,但是这种细致和敏感对自己特别喜欢的人是没用的。因为主观影响判断,这是行为分析师的大忌。之前杜克施数次没有察觉程雨蝶的异样,就是因为杜克施对程雨蝶存在特殊的情感。

    然就在刚刚,杜克施直觉告诉自己,程雨蝶晚上的行为有些异常。这种直觉判断和他以前判别案件时候的直觉非常类似。这意味着杜克施对程雨蝶存在的特殊情感确实在渐渐放下,可也同样说明,如果杜克施直觉没错,那程雨蝶确实有问题。问题在哪?今晚她和伍仁青真的什么也没发生?

    “马维宇,你还有多久搞定任务?”杜克施真的有些着急了。

    那边传来气喘吁吁,且略带疼痛的声音:“五分钟后,我给你见面地点。还有,我得加钱,这次任务有点难搞,对方来头不小!”

    杜克施道:“还有临时加价的道理?你们这家公司刚成立就当黑店,胆子倒是不小。”

    “别废话了。你根本不知道你这次的对手到底有多强大。我已经把薇薇安娜带了出来。但是我现在还得把他们甩掉。听着,我越来越感觉这是个圈套。斯嘉丽好好的让你来拉斯维加斯,也许不仅仅是为了调查齐大硕和伍仁青此行目的,斯嘉丽或许是要把你主动丢进一个更大的漩涡。她在利用你!”

    “斯嘉丽还在利用我?但是她有这样的智商吗?”杜克施不相信以斯嘉丽的谋划能将自己耍的团团转,除非那个女人背后有一个极为厉害的操盘手,“总之,见面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