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664章 残兵败将
    新世界的人不择手段,且他们做事风格很凶残。而杜克施和克罗尔这边确实态度相对温和,看上去有商量的余地。那波亚力克权衡一番,也该清楚此刻该站在哪头。当然,他也明白杜克施和克罗尔想要得到他的帮助,特别是克罗尔,之后地母神像如何分配也是个问题。

    “我需要你们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会帮你们将人员找到,可我一定要先拿到地母神像。”

    “我对地母神像没兴趣,这点你先问问他。”杜克施指了指克罗尔。

    克罗尔道:“我都说了,和这条命比起来,我根本不在乎爱兹特克地母神像。那波亚力克,你很清楚,我现在的生活还算稳定,也过的挺好。即使没有地母神像,我也一样拥有我的权势地位。”

    有了这番承诺,那波亚力克也才稍微宽心。

    从目前来看,齐大硕在新世界的人手上,所以要想把齐大硕抢回来就得和新世界的人火并。杜克施早就想过,现在大家切记不能互相残杀,所以避免火并是最佳选择。所以,齐大硕的问题最后解决,而目前杜克施想要将洞内还活着的人集中到一起。

    “先前我在洞内还发现两个迷失心智的队员,我们得去找他们。除此之外,李邦杰也留在原地休整。还有,伍仁青和程雨蝶也消失了,我猜测他们应该还在洞内。那波亚力克,你对洞内的机关设定有了解吗?”

    那波亚力克道:“这些年我一直在研究鼍龙的复仇。且收集了印第安陷阱的各种传闻资料。对这里的机关设定确实有些了解。但是没处陷阱的设定肯定会不一样,我不保证能把他们全部找回来。”

    “那就一步步来吧。新世界的人没你的带路,肯定也会陷入到麻烦之中,我们就先让他们自己转悠去!”

    如今有了那波亚力克的带路,再加上杜克施也在里面几进几出,他们对里面的路线更为了解。首先,三人折回找到李邦杰。随后,他们带着李邦杰来到之前鬃狗和克罗尔人混战的地方。

    此刻地上都是尸体,鬃狗和这群人混战,最终谁也没捞着好处。三人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找出一个幸存者,但是此人也是处于昏迷状态,显得奄奄一息。只要是活着的人,现在就得救回去。三人带着李邦杰和另一个幸存者回到之前被炸毁的石壁前。

    杜克施言道自己之前从石壁进出的经历,那波亚力克也证实洞内确实有水银设置,且还存在其他机关。有了前车之鉴,这次进去很是小心。但是当他们再次回到原地时,却发现之前留在原地的两人已经都死了。

    杜克施心中一凉,满心都是遗憾和愧疚。如果那会将这两人也一并带出去,就不会让两人也跟着惨死。

    看到杜克施的伤心,克罗尔倒是有些感触:“这些人之前在追杀你,你还为他们感到难过。你倒是有些特别。”

    “这有什么特别?我们虽然抱着不同的目的来到这边,但是终究我们都想活着出去,没人愿意在这里待到尸骨无存。可现在,我们确实没能力将他们的尸体都带走。”

    杜克施明白该有割舍,他只能先将李邦杰和另外的幸存者待会到之前的三岔口,再有留守的那人看管。而后,杜克施等人再次进入洞内,而他们现在需要回到之前伍仁青消失的地方,找到伍仁青的下落。

    当初伍仁青逃跑却不见踪影,但是可以肯定,当时并无其他通道。除非他是趁着杜克施不注意冲到入口,否则只能解释他是从内部消失。所以此地必然还有机关。

    那波亚力克在听完杜克施的描述后,也基本肯定这附近应该会有一个机关构成的密室。伍仁青一定是被困在密室之中。所以,他们三人都在附近寻找可能的密室机关,希望能有所发现。

    伍仁青于昨天被困,现在算起来也已经过去一天一夜。一个人不吃不喝勉强可以支撑一天,但是如果密室中氧气耗尽,伍仁青绝对很难幸存。

    没多久,那波亚力克终于发现了一个特别的雕刻。那个雕刻突兀的地方便是机关。他的研究还是起到了作用,现在帮了不少忙。将机关摁动之后,果真就在他们旁边石壁中。一个小门慢慢打开。这里面是一个斜坡,那波亚力克估计当时伍仁青无意间触碰了机关,打开了这扇小门,随后直接滚下了斜坡。

    杜克施让克罗尔在这里留守,随即他和那波亚力克下了下坡。之下便是一个地坑,地坑之类,一个人躺在那里已经不能动弹。

    杜克施和那波亚力克上前后查看,果真就是伍仁青。

    因为从上面滑落,伍仁青已经受了伤。加上一天一夜没有进食,他现在气息非常微弱。杜克施和那波亚力克费了好大劲才把这人从坑洞中拉出来,随后也是带着伍仁青返回三岔口。

    之前一共有四十多号人集体来到此处。但是现在,除了杜克施、克罗尔还有看守者稍微无恙之外,其他情况非常惨烈。三岔口那里,伍仁青、李邦杰,以及之前被带出的一人都是奄奄一息,这三人能不能挺过来就看自己的造化。

    那波亚力克看见此景也是心中一凉,他期盼这群人给与帮助,可是现在来看,这群人不拖后腿已经是谢天谢地。

    “你们只有这些人手?”那波亚力克摇摇头,“这不仅找不到爱兹特克地母神像,而且还会被新世界的人吃掉。”

    “谁吃掉谁还不一定呢。”杜克施道,“除了我们之前寻找的地方,这里是否还有其他的密室机关?”

    “当然有,但我不可能全部知晓。我知道你还想找刚才你提及的那个叫做程雨蝶的女人。可按照你所言,她从昨天就消失,之后你们也不知道她具体去了哪,真要寻找起来就很麻烦。我甚至怀疑她昏迷在石台后被猛兽叼走了,毕竟这片森林夜间也有野兽猛禽出没。”

    “不会,一定不会!”杜克施当然不想程雨蝶有这样的结局,“你说鼍龙的复仇需要有巨大的诱惑才能让人上钩。那诱惑包不包括黄金宝藏?”

    “当然包括,可不仅仅是之前我们在沟壑处看见的那些。传闻很多陷阱中放置了印第安人的诸多财产。这些财产即是用来做诱饵,又是将来给与印第安人的财富。”

    “原来如此。那爱兹特克地母神像会不会藏匿在那些宝藏之中?”

    克罗尔先摆手道:“不可能,我派人查过箱子出的黄金宝藏,并无爱兹特克地母神像!”

    “我可不是说沟壑处的那些宝藏。”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追击时最容易忽略眼前周边的目标,这些基本的法则涌上杜克施的脑海,他觉得印第安人也深谙此道。

    到了三岔口,绝大部分人都会考虑从那条路进入,所以很多人都忽略了其实重点是在他们脚下。就在三岔口的下方,有一个不起眼的雕刻石板,而那个石板下面则是巨额宝藏的藏匿之所。

    杜克施的目的不是这些宝藏,只是他想起马维宇之前所言,马维宇是从那边找到堆放尸体之所,也是从那里最终和杜克施汇合。这代表这里通道想通,说不定爱兹特克地母神像也就在那边。

    指了指下方,杜克施将那块地板挪开。

    那一瞬间,身边的人都瞪大双目,他们不敢相信答案就在自己的身边。一群人拼死拼活进入三岔口,然后死伤一大半,却不知晓就在脚下其实还有一条路。

    “我答应过你,会帮你找到爱兹特克地母神像,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帮你。但是你也一定要信守承诺,带着我们一起安全离开。”

    那波亚力克很是兴奋:“我不是一个出尔反尔的人,而且,我也想活着出去。”

    “那好,你们先且做些准备。我看看石台外面,我的朋友可曾回来。如果回来,我们就一起进入下方。他之前通过地道,也算对地形有些了解。”

    克罗尔和那波亚力克连忙点头,两人便在一旁做些准备。

    杜克施则对那个留守人耳语一番后,又对已经苏醒过来的李邦杰交代两句,随即赶忙朝着外面奔去。

    起先杜克施希望能联合洞内力量,但现在来看,除了新世界的人之外,其余力量相对薄弱。所以,杜克施需要有更好的谋划。

    当然,现在还有一点比较有利。之前杜克施这一方处于劣势,可经过洞内相残之后,杜克施这边至少还有张可颐相助,再加上克罗尔这边人员锐减,杜克施不仅可以说得上话,且绝对处于强势。

    在杜克施返回石台上时,他刚好看见马维宇返回。

    对于上面的情形,马维宇已经做了一番了解。不是他不想为大家弄出一条出路,只是这里地形复杂,且根据马维宇的观察,周边布满了暗哨。一旦马维宇贸然出现,很可能会被印第安人看守者干掉。

    “一个相对好的消息是,我看见斯嘉丽还活着。”马维宇坐在地上喘着气,“印第安人还没杀了斯嘉丽,但是却把另外三人给干掉了。”

    原来将他们带出去也是死!杜克施无奈叹气道:“这真的是地狱。鼍龙的复仇!印第安人确实要对进入这里的人赶尽杀绝。可他们为何不马上杀了斯嘉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