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章节目录 第686章 障眼隐形人
    介错人的概念虽然来自于日本武士道,但是并非只有日本有介错人这个说法。当然,每个地方的解释也是不一样。

    在美洲原住民看来,不仅是欧洲白人乃至于世界各地各种人种对美洲大陆的进犯都导致原住印第安人受到伤害。所以,这些人需要忏悔,甚至于都该以死谢罪。在这种思想作用下,印第安人中的一部分才开启了鼍龙复仇计划。而同样,他们也看见有些人在忏悔,即使之前对印第安人的驱逐和伤害和他们无关,这些人同样希望偿还对印第安人的损失。

    而一旦这些人通过印第安人对他们的考察,便可以用介错人执行对他们的考核教育,继而让这些人成为忠诚的印第安守护者。

    毫无疑问,桑多斯便是一个希望于内心忏悔且想要融入印第安文化的人,且就在此时,拉尔基的出现满足了桑多斯寻找爱与慰藉的心理,从此,桑多斯觉得自己找到了组织。

    在得到答案后,马维宇第一时间将这边的信息通知给杜克施还有紧急案件处理小组的其他成员。

    杜克施虽然不能走出戒毒所,但是他通过视频连线参与了案件讨论。

    罗小军道:“根据马维宇的介绍,桑多斯需要拉尔基作为自己的介错人。而介错人会让桑多斯执行印第安人的任务,这个任务包括洗脑他人。毫无疑问,桑多斯成功洗脑了比拉尔多。”

    桑多斯因为从小的成长环境,导致他需要别人的认可,以及别人对自己爱的表示。一旦他觉得这些可以在印第安文化中得到满足,他便会投身于这种文化,且深信不疑。继而,他便开始影响自己身边的人。

    同样,比拉尔多和桑多斯的关系,让比拉尔多相信桑多斯的言行,且觉得桑多斯不会伤害自己。只是比拉尔多不知道,他已经在潜移默化中被桑多斯完成了宗教影响传输,继而影响了自己的人格。

    人格障碍的形成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宗教影响却很容易在短时间内让人完成某种特殊人格形成。比拉尔多便是在这种情形下从一个浪子被身边最信赖且很倚重的朋友桑多斯完成了宗教影响。

    除此之外,根据古天成传来的消息,之前他们对比拉尔多的情人进行跟踪和调查,发现那个女人和桑多斯也认识,且也接触过。这无疑表明,当初造成比拉尔多人格障碍形成的关键因素就是其身边的朋友和情人。

    曹倩道:“印第安介错人绝非普通人可以担任,因为他们会给类似桑多斯这样的忏悔者下达机密任务。根据马维宇和张可颐的汇报,他们确认桑多斯是当地印第安秘密组织的主要负责人之一。而这个秘密组织和鼍龙复仇计划有密切联系。”

    文肖薇迫不及待道:“那拉尔基是否交到了鼍龙复仇计划的核心团队成员?”

    罗小军道:“拉尔基说了一个名字,叫旺达。他只见过旺达一面,根据拉尔基的描述,这是一个外观看上去就很有印第安特色的中年女人。马维宇已经设法让拉尔基完成面部拼图,接下来我们需要根据拼图获取旺达的更多信息,且最要确认旺达是否是她的真名。”

    杜克施总结道:“所以旺达这个女人应该就是鼍龙复仇计划团队中的重要一员。而拉尔基是旺达的直接下线,且也是最重要的下线。拉尔基会把自己的情况汇报给旺达,继而来执行旺达的命令。我们能否让拉尔基引出旺达?”

    曹倩否认道:“拉尔基说,自己无法召唤旺达。只有旺达觉得需要和拉尔基对话时,才会打电话给拉尔基。但是旺达每次的通话号码都不一样。所以拉尔基无法掌握旺达的更多信息。”

    谢钟阳道:“之前拉尔基和旺达见过一次面,那是在什么情况下见的面?”

    罗小军道:“就是比拉尔多死后,桑多斯不断找拉尔基,询问自己是否完成赎罪忏悔,又或者自己做错了,导致对不住朋友。拉尔基按照正常的说辞洗脑桑多斯,但是拉尔基发现桑多斯的情绪不稳定,于是想把这些情况汇报给旺达。恰好旺达打来电话,拉尔基便告知旺达这些事情。随后,旺达约拉尔基在美墨边境的一家蛋糕房见面,旺达便对拉尔基交代了一些事情,且给了拉尔基一个鼍龙图腾!之后,拉尔基将这个鼍龙图腾交给桑多斯。再然后,桑多斯便没怎么因为比拉尔多的事情找过拉尔基。”

    文肖薇马上道:“查过那家蛋糕房没有?”

    曹倩摆出OK的手势:“在马维宇汇报情况后,我和小军就已经挖过那家蛋糕房还有蛋糕房所有人的信息,目前看不出问题所在。但是既然旺达选择在那家蛋糕房,不排除旺达就在那家蛋糕房周边活动。所以马维宇和张可颐已经决定去那家蛋糕房寻找线索。与此同时,他们说对桑多斯的监控可以解除,因为可以确定,桑多斯知道的事情并不多,桑多斯只是一个被彻底宗教洗脑的人。”

    “我同意。”杜克施从视频中传来回应,“桑多斯只是一个忏悔者,他坚定的执行拉尔基的命令,且最终害死了自己的好友比拉尔多。但是他知道的并不多。现在来看,我们锁定比拉尔多的这条线是正确的。因为从比拉尔多这条线,我们至少引出了旺达。文队,我觉得我们得设法把旺达给引出来。”

    “怎么引出来?”文肖薇看向众人,“旺达背后可能存在庞大的组织,且她每次都更换号码和拉尔基通话,这意味着旺达及其背后的组织拥有很强大的侦查和反侦察能力。”

    罗小军道:“如果能确保和旺达的通话时间超过一分钟,便可以定位其位置。那么未知号码也不成问题。可关键是,旺达如此谨慎,她应该知道通话时间长短的重要性。”

    “有一点你们想过没有。”谢钟阳插话道,“拉尔基所言,每次都是旺达主动打电话给拉尔基。而恰好基本上都是拉尔基有事需要解决,且想要向旺达汇报的时候。旺达何以每次都这么凑巧的打来电话?”

    “又是身边人?”虞雅婕也忍不住开口道,“之前我们接触过不少案例。关于这些特殊接触的时机,往往意味着幕后人本身就在当事人周边出没。但是因为拉尔基见过旺达,却之前并不认识。所以肯定旺达不是拉尔基的熟人。但是不代表旺达不会在暗中一直观察拉尔基。”

    综合信息可知,拉尔基是虔诚的印第安守护者,他也按照一些传统尊崇羽蛇神等印第安神灵,也按照自己的理解对年轻人进行印第安文化的传播。那既然他做了这么多,必然引来印第安组织的关注。旺达一定在暗中观察过拉尔基,且认定拉尔基可以成为自己合格的直接下线和重要助手,最终,旺达才挑中了拉尔基。

    谢钟阳道:“目前我们已知信息便是旺达是一个有着明显印第安印记的中年女人。她最终挑中拉尔基,必然意味着她对拉尔基有着长时间的观察。所以基本肯定旺达生活工作的区域应该在拉尔基生活活动的区域交集内。”

    罗小军马上道:“加上他们碰面蛋糕房的地点,我们可以完成区域交集,那么,我们的搜索范围将会缩小。”

    谢钟阳点点头:“除此之外,旺达和拉尔基见面,但是拉尔基并不认识旺达。但是旺达却有着明显的印第安印记,这很难让人没有一点印象。所以意味着,旺达的工作或者生活方式让她平常很少抛头露面,所以周边认识她的人很少,甚至完全没有。”

    “不抛头露面?在暗中观察拉尔基?”杜克施道,“还有,假如旺达真的是鼍龙复仇计划团队的重要成员,必然意味着能加入核心团队的人都非一般。这个非一般意味着什么?”

    札璇不假思索道:“要么有钱,要么有重要的地位?但是不管是有钱还是有重要的地位,都不可能做到完全低调不让人有印象。看上去,这个旺达就跟一个隐身人一样,平常就在拉尔基等人周边出没,且不让拉尔基等人察觉。可一旦有事,这个隐身人便出现。”

    隐身人?札璇无意间说出的一句话让杜克施等人都凝眉愣神。

    这个世界上当然不可能存在隐身人。如果存在假象中的“隐身人”,那极有可能便是被人做过手脚,或者施展障眼法。

    罗小军看了看屏幕中的杜克施,道:“所以,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呵,我想我们应该都想到了这一点。对吧老谢。”

    谢钟阳同样嗯了一声:“既然我们都想到了这一点,那接下来我们便知道怎么做事了。小军,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和曹倩。一旦挖出那个人,迅速和马维宇取得联系。”

    “好的。但是如果和我们猜测的相同,我担心马维宇和张可颐在当地会遇到麻烦。我们可能需要通过一些官方渠道给与帮助。”

    不等大家看向自己,文肖薇迅速做出了安排:“钟阳,张峰。你们立刻准备一下,搭乘最早的航班前往美国。其他的事情我们会在路上完成沟通。切记,你们和马维宇只能私下联系,不能公开接触。因为这牵扯到纪律问题,这一点,张峰你最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