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天翻地覆 第二千三百三十九章 花舞人间,地藏七煞
    符道凝化的世界,广阔无边,盖满张若尘的视野。那恐怖绝伦的威势,似要将他镇杀,又埋葬在厚厚泥土之下。

    镇杀之前,先夺心魄。

    张若尘的护体圣气,被符道世界挤压得变形,身体不受控制,向后倒滑出去。

    “嘭!”

    双脚一沉,他站定在地面,直径百丈的空间真域,无形中显化出来。

    双手箕张而开,画出簸箕一般的形状,随即快速一合,结成两道掌印。

    “嗷!”

    龙吟象啸的声音,响彻天地。

    三道龙魂和三道象魂同时飞了出去,与两道掌印中涌出的掌力,结合在一起,与那座符道世界对冲。

    石破天惊的爆鸣声,从张若尘的掌前,蔓延了出去。

    那座符道世界,被掌力击碎,土崩瓦解。

    可是,符道世界破碎的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冲击波,却是将张若尘的身体,再次掀飞出去数十里。

    有空间真域守护,张若尘身如轻叶,一尘不染的落回地面,凝望悬天而立犹如惊鸿仙子一般美丽的阎折仙,心中暗道:“好厉害的符法,一道符,比一座九品大阵还要强横。地狱界,最近千年以来,还有比她更强的符师吗?”

    至少做为符道地师的瑜皇,符道造诣,差了她很大一截。

    当然,就算阎折仙的符法再厉害,张若尘也不惧,心中只有一股强烈的惊奇。

    要知道,阵法地师布置九品大阵,是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才能成功。做为符师的阎折仙,几乎没有花费什么时间,只是随手画出一道“界”符,就能达到九品大阵的威力。

    任何大圣遇到这样的奇事,怕是都得吃惊不已。

    只有两个解释:

    第一个,阎折仙的精神力强度,远不止六十五阶,所以,顷刻间,就能画出大符,对抗张若尘这种堪比千问境大圣的顶尖强者。

    第二个,阎折仙花费大量时间,早就提前画好了符箓,藏在身上,此刻,只是将符箓引动了出来。

    符,比阵法,更容易保存。

    张若尘觉得第二个解释,可能性更大。

    以阎折仙的年龄,能够将精神力强度修炼到六十五阶,已经是惊骇世俗。毕竟,不少神灵的精神力强度,都没有达到七十阶。

    她的精神力,若是达到神灵的级别,那些精神力还停留在六十多阶的神灵,得多么没有面子?

    张若尘能够在短时间内,精神力达到六十五阶,可是,得了日晷、极道葬金之气、神木之心种种机缘。这些机缘,任何一种都珍贵无比,是神灵也希望获取的宝物。

    阎折仙在精神力和符道上的成就,达到让张若尘都为之惊叹的地步。

    不过,就算是第二种情况,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因为越是厉害的符,越需要珍贵的材料,才能炼制出可以承载它的符纸。不仅符纸难以炼制,画符需要的墨,也有很高的要求。

    在狩天战场上,阎折仙要解决这两点,绝不容易。

    符道地师和阵法地师,既可以很厉害,也可以很弱。只要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和材料,准备得充分,爆发出来的战力,几乎没有上限。

    反之,时间不足,材料不足,战力也就大打折扣。

    “唰!唰!唰”

    符道世界被击碎,阎折仙脸色不变,沉稳如山,施展出第二轮攻击,身姿偏偏起舞,手中的笔,犹如蜻蜓点水一般,不断点出,凝出一道道天戟符箓。

    每一道符,都是一杆天戟。

    天戟,以万箭穿心之势,化为密密麻麻的黑点,击向地面的张若尘。

    张若尘没有闪避,十只金翼展开,化为一道金芒,迎向天戟雨点。

    阎折仙脸上,终于露出诧异的神色,怎么也没想到,张若尘竟然如此勇猛强悍,视她的天戟符如无物。

    “嘭嘭。”

    十只金翼上,始祖血纹散发出绯红色光芒,如斩天金刀,将一杆杆天戟劈碎。

    天戟符,不是提前准备好的符箓,可是,以阎折仙的符法造诣,每一道符箓,都能对大圣造成威胁。

    张若尘如斩纸蝶一般,将它们一一破去,杀至阎折仙的身前。

    “你也接我一拳。”

    一拳打出,密密麻麻的拳道规则,沿着手臂,涌向五指。

    一条天河虚影,自动呈现出来,环绕在张若尘身后,散发出磅礴大气的声势。

    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全力打出洛水拳法,即便是洫和嫣红大圣那样的强者,也未必接得住。

    阎折仙更加不敢硬接,对于一位主修符道的精神力大圣而已,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强的攻击,已经是致命的威胁。

    不过,她的心理素质强大,处变不惊,手中的笔探出,画出一个直径一百二十丈的巨大圆圈。圆圈中,蕴含吞吸之气。

    洛水拳法看似绵柔,实则霸气十足,有一去不回之势。

    可是,在张若尘想要一拳破去阎折仙所有防御的时候,身体却被圆圈拉扯进去,眼前一暗,再次恢复视觉的时候,发现自己回到了原地,依旧站在地面。

    “轰隆。”

    打出的这一拳,击在地面,令得沙石飞舞,黑尘卷起一大片。

    张若尘当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刚才阎折仙画出的那个圆圈,类似空间虫洞镜面,将他从一处空间坐标,传送到了另一处,不费吹灰之力,化解了他的拳法。

    是用符法,制造出来的空间虫洞镜面,高明至极。

    张若尘也终于看清,原来阎折仙的符,藏在手中那支碧绿色的圣笔中。那支笔,非同小可,蕴含无尽乾坤。

    谁都不知,她在笔中,还保存了多少道符?

    “跟我玩空间力量,我陪你玩。”

    张若尘语气冷淡,抬头看去,只见,阎折仙手舞翠笔,如同天女翩翩起舞。

    笔尖洒落的墨汁,化为满天花雨。

    受到符法的影响,天空变成了暗红色。

    一朵艳丽奇美的花,从暗红色的云中,飞落下来。

    那朵奇花,像极了传说中的月绛神花,花瓣如丝,细丝千万条。

    阎折仙站在月绛神花的中心,继续勾画符道铭纹,顿时,天空衍化出更多的花朵,使得数百里的区域,变成一片花海。

    花海不断下沉,天地气压不断增强,从四面八方向张若尘挤压过去。

    “这是什么手段?”

    张若尘撑起直径百丈的空间真域,抵挡天地气压,目望天穹瑰丽唯美的花海,简直就是人间胜景。

    可惜,蕴含万死无生的杀机,越美,越杀人。

    “花舞人间,哀葬众生。”

    “若在别处施展这种符法,月绛神花的花朵就像明月当空照,光华可以照到十万里之外,花海可以连绵三万里。可惜,在这里,受到道锁的影响,你只能看到八百里花海。”

    阎折仙声音唯美,浩渺如歌。

    “像你这样美丽的女人,花舞人间就够了,别做哀葬众生的事。”

    张若尘的体内,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圣威,数千万道空间规则疯狂涌出,顷刻间,空间真域从直径一百丈,增长到直径千丈。

    月绛神花和花中的阎折仙,皆是落入空间真域内部。

    空间真域的大小,想要达到千丈,必须将空间圣相融入进去才行。这样的千丈真域,很不稳定,随时都可能崩塌。

    以前,张若尘只有在生死关头,才会动用这一招。

    可是现在,随着空间造诣越来越高明,张若尘对千丈真域的控制,越来越娴熟,今后将是常态。

    “花舞人间,唯美动人。请阎姑娘也看看,我的剑舞。”

    “空间剑舞。”

    真域中,出现一柄柄无形的剑,只有精神力大圣才能感知到的剑,是空间凝化成的剑,不多不少三十六柄。

    空间中的剑,犹如空气中的风刃,水中的冰刀。

    阎折仙在落入空间真域的一瞬间,俏脸便是苍白了几分,连忙咬破手臂,以自己的圣血,侵染白色的笔毛。

    “唰!”

    三十六柄空间之剑,交织成剑网,向她斩了过去。

    “嘭嘭。”

    阎折仙画出一道血符,一边抵挡空间之剑,一边驾驭月绛神花,向空间真域外逃去。

    张若尘御剑的五指,猛然一合。

    三十六柄空间之剑,合二为一,击穿血符和月绛神花,从阎折仙的劲边飞了过去。

    凌厉的剑气,撕裂空间,也撕裂了她的肌肤。

    阎折仙斜飞出去,狼狈的坠落到地上,颈部鲜血淋漓,将白衣染红了一大半。天穹之上的花海,受到空间力量的攻击,花朵尽数凋零,湮灭成了一粒粒光点。

    空间之剑,重新化为三十六道,飞回千丈空间真域,悬浮在张若尘的四面八方。

    张若尘向前走去,剑,如影随形。

    “事实证明,你不是我的对手。不过,你的确很强,能够在空间之剑下活命,实力比没有至尊圣器的洫和嫣红大圣,至少强了两筹。”

    阎折仙的身姿挺拔笔直,傲然的冷视张若尘,道:“别以胜利者的姿态对我说话,这场战斗才刚刚开始,待会儿,你一定会倒在我的脚下。”

    “哗!”

    “哗!”

    一道道身影,双手撑着白色符印,从张若尘的四方显现出来。

    一共六十一位大圣,个个精神力超过六十阶,而且,都修炼过符道。

    阎折仙的英姿更胜先前,手中碧绿色的笔,变得足有九尺长,犹如化为长枪,猛然击向地面。顿时,大地猛烈摇晃,空间剧烈震荡。

    “轰隆隆。”

    这一座座山峰,冲破泥土,拔地而起。

    阎折仙的红唇,如同宝石一般明亮剔透,道:“阎罗族的符道修行者,全部都在这里,与我一起,准备了一张大符,专门用来镇杀你。”

    “地藏七煞。”

    加上阎折仙,一共六十二位大圣符师,不断刻画符道铭纹。

    符道铭纹有的飞向天空,有的落入地底。

    冲出地面的山峰,一共七座。

    每一座都是狰狞怒目,呈现出鬼煞的形态,越来越高,威势越来越惊人,将张若尘的空间真域挤压得只剩直径百丈。

    还在变得更小。

    很显然,阎罗族的符师,早就在这片地域动了手脚,与自己的符道结合在一起。

    张若尘当然没有狂妄到以一己之力,对抗数十位大圣符师的地步,更何况,还有阎折仙主持符阵。

    地藏七煞,封住了七大方位。

    每一煞,都释放出强横无边的精神力威压,俯看张若尘。

    “绝不能让地藏七煞符成形,否则今日,我必死无疑。”

    张若尘驾驭三十六柄空间之剑,化为一道金芒,冲向符阵最强大的方位,正是阎折仙所在的位置。

    “张若尘怎么知道,我所在的位置,既是地藏七煞的最强一点,也最脆弱的一点?”

    阎折仙正要调动地藏七煞符的力量,却吃惊的发现,张若尘的身体,发生空间跳跃,瞬间到达她的身前,空间之剑直刺她的眉心。

    “完了!”

    阎折仙见识过空间之剑的厉害,深知自己绝对挡不住,心中暗暗一叹,张若尘的确是与阎无神一样杰出的盖代人物,死在他的剑下,一点都不冤。

    空间之剑破开符纹,从她眉心刺过。

    可是,她却没有死,甚至没有受伤,只是眉心传来一丝清凉。那柄空间之剑,就像是清风拂过雪白的额头,不蕴含任何杀伤力。

    阎折仙的手指,摸向自己的眉心,尽是难以置信。

    张若尘居然放过了她?

    明明可以一剑杀死她,却在最后时刻,让空间之剑重新化为空间。

    张若尘已经从她头顶飞了过去,如天龙,如鸿雁,如云彩,冲向睡佛山岳的方向,在金光灿烂的大地上,化为一道血红色的小点。

    “张若尘,此地有我阎罗族二百七十位大圣镇守,纵使你有天翻地覆之能,也将死无葬身之地。”阎折仙盯向远处那个血红色小点,娇喝道。

    “多谢提醒。”

    风中,吹回张若尘淡漠的声音。

    血红色的小点,消失在空气中,犹如是被风卷走了一般。

    一位大圣符师,来到阎折仙的身旁,道:“张若尘太可怕了,地藏七煞虽然没有成形,可是,却也不是一个百枷境大圣可以一剑将其劈开。但他,却偏偏做到了。”

    “现在怎么办?”另一位大圣符师,问道。

    阎折仙目光幽冷,碧绿色的笔缩小,插入丝绸腰带中,道:“去龙众铜庙的路,没那么好走,我们追上去,无论如何都得将他截住。”

    紧接着,她抬起头,看向被黑云吞噬的金色佛光,道:“天色变了,难道阎无神已夺取了机缘?”

    一道闪电划过,天色彻底变得昏暗,佛光被黑暗完全吞噬。

    “轰!”

    紧接着,震耳欲聋的雷声响起,也不知声音是从天空传来,还是地底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