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妻子的难言之瘾 > 第143章 来我家吧
    李柔后半句是警告,让我别给自己找麻烦。

    这话,我不懂。

    没来及问,她便给出理由:“叶飞,你最大毛病,就是在和女人接触是心慈手软。”

    “扯了啊!”

    “我说的不对?”

    “切!”不服,但我承认:“对米露是忍让,可一夜夫妻还百日恩,我和她六年多。”

    “别嘴硬。”

    “富婆,是你想多了。”我信誓旦旦。

    对高红我向来明确,是相互利用关系,她胸虽大,但绝对不至于让我沉迷其中。

    说句不要脸的,咱眼光不是一般高。

    毕竟身边,从不缺少美人。

    然…

    一边看热闹的小兰,阴着个小脸蛋嘟囔了一句:“哥,嫂子说的对,是你想多了。”

    “边去。”

    “哼!”

    同样不服的小兰,瞪了我一样,又咬着嘴唇低沉说:“你对我这样的人,都那么好。”

    “你是我妹。”

    “……”

    小兰低头不语,而漂亮脸蛋上扶着羞蕴,有些许委屈,但更多洋溢的是幸福感。

    而我家富婆…

    靠!

    这坏女人学我习惯性动作,阴笑中双手一摊。

    似是在说:“猪男人,还要狡辩?”

    我…

    想想,还真狡辩不了。

    有一说一,我家小兰有过一段那种过往,而之前和她,同样是单纯的相互利用。

    我给钱,她出卖自己。

    可没多少时间,我已将她视为妹妹,百般疼爱。

    得!

    不多想这个,继续问李柔:“高红拜托了好几次,让我在你面前为她美言几句。”

    “没用。”

    “不给我面?”

    “不是。”

    “那…”

    “高红想见她儿子,可人这会在少管所管着,现在要是见了,她只会更加崩溃”

    “啊?”

    我,大惊。

    而李柔继续解释:“以前为想用高红收拾曹铭,可她不听话,就耍了些手段。”

    “你对她儿子下手?”不禁中,我问。

    真要是如此,且不说违法什么的,从道德上来说,李柔过分之际。

    我也是做父亲的人…

    玛德!

    带绿帽我能忍,但女儿若有一丁点伤害,我百分百会惦把菜刀,去找对方拼命。

    联想到这,看向李柔目光带有不认同和怒意。

    而她…

    丝毫不在意的笑容中,瞥向我说:“如你所想,我当初给她前夫钱,带孩子走的。”

    “你…”

    “怎么?”

    “当初我若不同意合作,会怎么对我?”瞪着眼睛,我质问。

    是!

    之前有心里准备,李柔不是善茬,可知道归知道,当真正面对时,又是另一回事。

    比如…

    若让高红知道,她儿子在少管所,极有可能不在合作,还会倒打一耙。

    在比如…

    也许李柔,当初想过用叶玲来制约我。

    心中,阵阵恶寒。

    刚了解到她内心中潜留的温柔,甚至没聊得及感受,便见到她恶毒一面。

    而现在李柔说:“对你,会有别的办法。”

    “你…”

    “叶飞。”她将打断后,只留下一句:“我不想也不需要解释,更不在乎你怎么看。”

    说罢,拿起手中红酒慢慢道上。

    还自言自语说:“看来今晚,只能自己喝了。”

    也由这句话开始,气氛降到冰点。

    …… ……

    晚饭,没吃。

    躺在卧室的我,内在阵阵的躁动,也在不安情绪中,给高红发了微信:“能说说,李柔怎么对你的吗?”

    发完后,才发觉已是凌晨一点多。

    但没一会,高红回信:“你从她那知道了?”

    “一点。”

    “哦!”

    高红一字回应后,又是好一会后才给出答案:“当初李柔想让我,曝光和曹铭的事。”

    “她说,你不同意。”

    “对。”

    “然后她让你前夫,带着你儿子离开。”

    “她说若我不听话,这辈子,就别想在见到儿子。”

    “嗯。”

    看着高红回应,我大体明白。

    她前夫被带了绿帽,而李柔还给钱,不让高红见孩子,的确是非常好的报复手段。

    但我明白,也问她:“为什么现在才听话?”

    “两个理由。”

    “说说吧!”

    “几年了,费尽办法没找到孩子一丝消息,我忍不住了。”

    “另一个呢?”

    “说出来也不怕你会笑话,我这样的浪荡的女人,对曹铭,真的产生过感情。”

    看着高红发来的文字,我沉默。

    这…

    我没笑,但真他妈惊讶。

    对曹铭有感情?

    高红这脑子,到底进了多少水?当年他们俩之间,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也没心情问。

    但想想,能理解。

    曹铭那王八蛋不是玩意,但作为成功人士,自有他魅力所在,高红的回答我信。

    在被带绿帽之前,我还跟一傻逼似的,将曹铭感激不尽,甚至一度视他为兄长般。

    玛德!

    当初,是真傻逼。

    我都如此,高红被玩弄感情也该如此吧!

    微信交谈看不到她人,也没有用语音交谈,但仿佛能看到,此刻她落魄的面容。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不禁中…

    哎!

    真被李柔说对了,面对女人,我又有了恻隐之心。

    也在这时,高红又来了信息:“叶飞,我能过去找你吗?”

    “找我?”

    “知道你瞧不上我,但以前我说过,羡慕米露有你这样的老公,因为你很温柔。”

    “……”

    “抱歉。”

    突然的,高红道歉。

    又道:“差点忘了,现在你和李柔同居。”

    “别提她。”

    不满中,我回了一句。

    但这会让高红过来,的确不合适,也于冲动中用语音道:“红姐,我去找你吧!”

    “真的吗?”

    “嗯,这个点了,估计也就酒吧开着门,我请你喝酒。”仍用语音,我建议道。

    其实,有点不合适。

    深更半夜约女人去酒吧,按正常思维,是想做那档子事。

    而向来喜欢给我抛媚眼的高红,却拒绝:“我这个年纪,就别感受小资情调了。”

    “好。”

    我没想到,会被她拒绝。

    她在避嫌吗?

    不该啊!

    有那么一点尴尬,也问她:“那咱们,去那见面?”

    她没回答,却问:“你方便吗?”

    “方便…怎么了?”

    “担心你被李柔管得严,怕害了你。”

    “想多了。”

    我不以为然,此时对李柔仍旧不满,但我回复没一会,高红给出建议:“小飞,来我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