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苏鸢宇文拓 > 第122章 偷袭
    不过,再怎么喜欢吃,也没有吃了多少,因为多吃一口就恨不得吐出好几口,苏鸢都快难受死了,美食在前,却还不能吃,大悲大悲啊。

    “你不吃么,我自己一个人吃不完的。”苏鸢这才发现上官斯文一直在看自己吃饭,还怪有些不好意思的,能一直看她吃饭的也就宇文拓了,宇文拓,算了,都出来了,提他干什么。

    “看着你吃饭我就已经饱了。”

    苏鸢猜测就上官这种甜言蜜语的风流公子,定是惹得不少小姑娘欢喜的,啧啧了几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微微伸了伸懒腰。

    “孕妇吃饱了不能直接睡觉,我带你出去溜达溜达,晒晒太阳,对孕妇有好处的。”上官斯文拉起了准备睡午觉的苏鸢,照顾到苏鸢是个孕妇,并没有使用灵力直接飞起来,而是陪着她悠哉悠哉的走在这羊肠小道上,好一幅温馨的场景,不知道的以为真的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在散步呢。

    苏鸢有些乏了的打了打哈切,最近这几日她总是身体倦的不行,一天二十四小时能够有四个小时是精神的就已经很不错了。

    看着她昏昏欲睡的样子,上官斯文直接一把公主抱将她抱起来了,“别动,美人儿,不然摔下去了,对你和孩子什么结果我也不知道。”

    原本确实是想要反抗的,但不过自己现在浑身软软的,实在是没有一点力气,算了算自己也应该有七八个月了,自己也要注意一些了,就当被条狗占便宜了,渐渐合上了眸子睡了过去。

    “美人儿就是美人儿,长的真俊。”

    上官斯文抱着苏鸢在怀里面,心里是高兴的很,看着她的肚子隆起,想到里面有一个小小的未知生命,充满了好奇。

    这里面的小家伙儿要是出生了会像谁呢,美人儿的孩子长的肯定像美人儿,阳光暖洋洋的照拂着他们两个人,靓男俊女,简直不要太养眼。

    上官斯文使用灵力,用脚尖轻轻点了点地,直接飞了起来,来到一片干净的草地上,上官斯文将苏鸢轻轻的放在了地上,自己则躺在了苏鸢的身边,欣赏着她这绝世容颜。

    东宫里

    此时夜色已黑,宇文拓没有睡着,只是在床上翻来覆去,果然没有苏鸢陪在自己的身边睡觉,自己都睡不好。

    几个蒙面人闯进宫殿里,悄声声的靠近床边,猛地掀开了被子,却发现什么都没有,“糟了,上当了。”几个人正想要离开,这时宇文拓突然现身就使用灵力将他们击倒了。

    几人迅速起身准备和宇文拓决一死战,“他就一个人,我们一起弄死他。”说完以后,蒙面人直接幻化出各自的武器,开始分别出手包抄宇文拓。

    宇文拓一些躲开了他们的攻击,掐着一人的脖子直接摔到了墙上,随即又一个微步后撤,避开武器,大手一挥,直接打倒在地上了,接着往上一跳,绕到另一个蒙面人的背后,一掌打了过去,给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看着他们都倒在了地上,还有一个人直接甩了鞭子过去,想要偷袭他,被宇文拓直接用灵力控制住了,一下子震断了,逼的那人直接吐了一口鲜血。

    他们爬起身来扔了一个烟雾弹想要逃跑,宇文拓直接运气用了七成的灵力,将他们的灵丹震碎,以及肉体爆裂而亡。

    看着地上的几个金色的牌子,这宇文邕做事情也不知道低调一些,做个牌子还是用金子做的,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他底下的暗卫。

    捡了起来,仔细端详着牌子上雕刻的影卫二字,原以为宇文邕只得是个没用的傀儡,背后定是有人指使他,现在看来这宇文邕还是有两手的,不过那又如何,他宇文拓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在好好享受几天吧,过不了几天,你这位置可就做的不太稳当了,宇文邕……

    他狠宇文邕,恨那些人,就算是马上就要复仇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深深的那种恨还是很难消除,大概是已经恨之入骨了吧。

    第二天早上,朝堂之上都开始上书,弹劾那李将军。

    “李将军,你身为掌握兵权的大将军,却如此的教女无方,属实是当不起这个位置啊,兵权理应交出来。”

    “我退位了,谁能担此重任,谁能镇守边境,我们李家为天子效忠百年,何曾不尽心尽力,你一句话就让我退位,岂能对得起我们李家牺牲的男儿。”李将军毫不惧怕的怼了回去,虽然对于女儿反常的作为,他表示也是有些不满的,但是大庭广众之下他又怎么拿女儿的事情抵过去。

    大臣们依旧是不依不饶,因为李将军的女儿就将他们其中的家眷妻儿惹得很是恼火,在朝堂之上自然也就替她们出气。

    听着下面的熙熙攘攘的争吵着,宇文邕听的很是头疼,昨天派过去的影卫一个都没有回来,还被宇文拓的人扔来了影卫的牌子,这岂不是决定要撕破脸皮了。

    还有那几个影卫,真是个废物,连个宇文拓都收拾不了,真是吃白饭的,越想越气,直接吼了一声,“给朕闭嘴,吵什么吵。”

    “你们都是朕的爱臣,整天吵来吵去起内讧,成何体统,李将军的小女出言不逊,惹是生非,想来李将军是会处理好的,无事退朝。”

    宇文邕挥了挥手,直接起身离去了,留下一帮大臣们在下面议论非非。

    一如既往的来到了淑妃这里,看到她正在用着早膳,便也坐下来陪她一起吃着,“爱妃正在吃着早膳,朕也来陪你吃。”

    淑妃想要起身行礼,宇文拓连忙扶起淑妃,没有让她跪下,他怎么舍得让身娇体弱的淑妃跪在这地上呢,要是身子有恙,又是要让他心疼好久了。

    “都说了多少次了,见到朕无需行礼,真的是,连朕的话都不听了嘛。”

    “臣妾不敢。”

    淑妃一笑千姿百媚,身体娇软的微微倾在了宇文邕的身上,宇文邕将她扶在软榻之上坐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