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苏鸢宇文拓 > 第123章 跟苏鸢长的一样的女人
    “皇上这又是为何事所忧愁,这眉间紧蹙,让臣妾看的很是心疼。”淑妃看似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抬起手来轻轻抚平客气宇文邕的眉头,眼眶含泪的看向了宇文邕,眼睛里面净是满满的爱惜之情。

    宇文邕轻轻握住了淑妃的手,微微叹气,果然呐,还是淑妃是他的心肝宝贝,这个这时候也就只有淑妃最体贴了,其他人总是惹他不喜。

    当真是让他恼火的很,原本来到淑妃这里,是不想说的,只是想好好的在淑妃这里找一下安慰,不过看着淑妃这般,还是说了出来,“还不是那个宇文拓,没想到那个小子那么厉害,朕派过去刺杀他的影卫没有一个是活着回来的,还有那宇文拓却是毫发无伤,真是气人的很。”

    淑妃轻轻拍打着宇文邕的后背,只是柔声安慰着他,让他的怒火熄灭一些,“好了好了气大伤身,急火攻心,这点道理皇上还不懂嘛,不就是宇文拓嘛,不用放在心上。”

    宇文拓当真是如此的厉害,竟然连皇上的影卫都不是对手,看来以后要小心为妙,切不可让宇文拓那小子抓住了什么把柄。

    “朕这不是心疼你个皇儿么,他在一日,皇儿始终不能成为太子。”宇文邕为了淑妃母子,那所谓是做的肝脑涂地,恨不得将一颗心掏出来给淑妃瞧一瞧。

    淑妃用帕子擦了擦眼角,眼神里饱含着无辜与委屈,说着,“臣妾受点委屈没什么的,再说了,既然太子之位不让,我的皇儿也不是非要不可,谁都可以。”

    “胡说,这个位置朕只传给皇儿。等着,我总能收拾了宇文拓。”宇文邕拍了拍淑妃的手,想到她还没有吃饭呢,可不能饿住淑妃,端起了一个碗,开始喂淑妃吃饭。

    东宫

    “东西可给了他。”宇文拓把玩着手中的影卫牌,看向了东福说着,他就是故意将东西摔在了那老头的面前,就是故意气他,再加上今早上朝廷一个小小的变故,定是能够让这老头吃上一壶了。

    东福讲着今天的发生的事情,全部如实的告诉了宇文拓,惹得宇文拓可算是面部有了一些温度了,“今天皇上可是被气的不轻。”

    “干的很好,不过这几个影卫身上的灵力完全不属于我们这里,倒像是外面来的,一定要好好的查一查,还有,这个玉戒指,你也拿去一并查了去。”

    这个玉戒指是昨晚上打斗的时候宇文拓发现的,原本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戒指,但是在上面他感觉到一股很陌生的灵力,绝对不是什么一般的东西,这个戒指应该和那几个影卫一样,大有来头。

    看来事情闹得越来越大了,不过这样也好,他有的玩了,至于那操控背后黑手的人,他一定要将他揪出来,看看到底是谁。

    也许他才是自己真正的仇人呢,不过不论是谁,凡是占了边的,都得给他付出相应的代价。

    这样的生活当真是过的累了,现在就希望能够陪着苏鸢还有孩子一起在一个小小的农庄里种田,孩子的名字他都想好了,女孩子就叫做宇文思,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如果是男孩子那就叫做宇文华。

    不仅又开始伤感了起来,他现在真的好想苏鸢啊,但不过自己现在还不能去找她,事情还没有做完。

    倒是那寨子里欢笑声不断,不过嬉笑不多久,就要被扰乱了这番惬意的风景了。

    “谁是苏鸢,给本小姐出来,居然敢勾搭寨主,整个寨子谁人不知本小姐喜欢寨主,人呢?”安宁直接硬闯了进去,门口的下人们属实是拦不住脾气暴躁的安宁小姐,只好无奈的祈祷着苏鸢能够好运吧。

    苏鸢听着她在那里大呼小叫的,就听出了她的意思了,估计是这小妮儿喜欢上官斯文,上官斯文却又不鸟她,啧,当真是个狗血的感情故事呢。

    “我就是苏鸢。”

    安宁瞧着苏鸢居然还是一个孕妇,果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寨主居然在外面还有了孩子,真是太过分了。

    “你居然和寨主都有了孩子了,呜呜呜,你还我的寨主,你说说你长的那么漂亮,干嘛要跟我抢寨主,我这辈子好不容易就喜欢一个男人,你还给我抢走了。”

    看着安宁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顿时有些于心不忍了,啧,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可不过这个和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啊,她是被绑过来的,“我不是你们寨主妻子,孩子也不是他的,我已经有丈夫了,别误会,莫言在哭了,多好看的小姑娘,可别哭花了脸蛋。”

    苏鸢替她擦了擦泪花,安宁看着她猫哭耗子假慈悲,直接漠视她的一番好意,“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我才不相信呢,我都听寨子里的人说了,寨主可喜欢你了。”

    “我真的冤枉啊,我不喜欢你们那个寨主,不过呢我可以帮你追他,俗话说的话,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成纱。”苏鸢在心底暗暗的打算了一个鬼主意,终于有事情可以做了,这两天都快把寨子玩遍了,也没什么意思了。

    安宁半信半疑的看着苏鸢,苏鸢真的有那么好心么,“真的,没有骗我,你要是敢骗我,我就杀了你。”安宁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苏鸢一点也不畏惧,反倒是被她这般搞怪的动作弄笑了。

    “首先你这个性格就要改一改,而且你的穿着太过于男性化了,我先帮你从外边上打造一番,至于内在的,待会儿再说。”

    苏鸢挺着个大肚子,开始给安宁捯饬着,教她如何走路,如何说话,如何撒娇卖萌,可把苏鸢给累坏了。

    “学会了嘛。”苏鸢一连着喝了好几壶白开水,渴的她嗓子眼儿冒火真的是,不过呢有一番成就还是蛮好的哎。

    安宁表示自己学会了,开始一点一点模仿着苏鸢教给她的动作还有说话时的语气,虽然说没有十成十的相似,但是好歹也是学了个差不多的大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