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苏鸢宇文拓 > 第124章 郡主
    “苏鸢姐姐,你真的是个大好人。”安宁紧紧抱住了苏鸢,她会以为苏鸢这个女人肯定心思歹毒,老谋深算,没想到却是这般心地善良。

    苏鸢看到自己今天这一番努力是没有白费了,便伸了伸懒腰,看了看外面的天儿,早就已经很黑了,随即对安宁说着,“我就不留你吃饭了,孕妇吃饭忌讳太多了,我怕你吃不得这寡淡无味的饭菜。”

    苏鸢还是喜欢自己独处,想起了姝晚和如容整天在自己的跟前拌嘴吵架,白灵整天给自己寻摸一些好玩的东西,苏昀整天陪自己闲谈,聊着孩子起名字,真是挺难忘的。

    不过,就当做是一场梦罢了,从未来过,她也本就不是这里的人,指不定哪天就要消失不见,这样也挺好,没人惦记着。

    本小说的最新章节将会优先更新在APP上,请访问shu5。cc下载继续无广告免费阅读。

    两个下人们端上来了晚饭,苏鸢就把心思都转移到饭菜身上了。一边吃着,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孩子啊,娘为了你可是吃了不少的苦呢,等你出生了,要是还折腾娘,娘非要好好收拾你不可。

    苏鸢有些抽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嘿,臭小子,你还敢踢你娘亲我,胆子肥了是吧,跟谁学的,嗯?

    然后在肚皮上轻轻拍了过去,里面的小家伙儿这才停止了踢动,苏鸢不禁感慨着,等你娘亲挣了钱,给你找几个美男后爹。

    这时候上官斯文打开屋门走了进来,“美人儿,你可是把我害的好惨,安宁那丫头是不是你指使的。”

    苏鸢一脸蒙圈的看着上官斯文,她教的不好嘛,不过看着上官斯文这个样子也没有生气啊,没事,问题不大。

    “怎么了,人家小姑娘为了你,都放下身段那么讨你欢心的,你还不心意于人家啊,”苏鸢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上官斯文,她要是上官斯文,她指不定现在都跟那小姑娘有两个娃娃了。

    “我没说过嘛,还是美人儿忘记了,我就喜欢美人儿这样的,其他的我都不喜欢。”上官斯文坐在苏鸢旁边的座位上,一脸痴迷的看着苏鸢。

    想起来前几日听到说书的说个很咬文嚼字的诗词来,当时他还满是嫌弃这诗肉麻死了,“人世间有百媚千红,唯独你是我情之所钟,美人儿,你应该懂得。”

    上官斯文微微压过身子来,这让苏鸢有点措不及防,这孩子咋就那么犟呢,“哎呀,做人呢,别总是在一棵树上吊死啊,想开一点。”

    说着,还顺便推开了这上官斯文,她现在可是孕妇,这小子可不能胡来的,以后得好好的开导开导上官斯文。

    “我就喜欢美人儿这一棵树,其他的都是残次品,不要也罢。”

    上官斯文随即将苏鸢抱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腿上,端着碗筷,亲自喂苏鸢吃饭,“好了,以后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莫要提起别人来,扰了氛围。”

    苏鸢正准备从他的腿上下来呢,这个时候房门好巧不巧又被打开了,安宁原本是想着来找苏鸢好好讨教讨教着,为什么今天寨主对她还是那么寡淡,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你们在干嘛?苏鸢,你果真是个骗子。我安宁以后再也不相信你了。”安宁恼火的看向了苏鸢,她那么信任她,她居然背着自己去勾搭寨主,难怪寨主对自己脾气不好,原来问题都出在苏鸢身上,亏她还把她待做亲姐妹,从今以后,她跟苏鸢势不两立。

    上官斯文有些不悦的将碗筷砰的一声放在了桌子上,抬头看着安宁,“不要依仗着你父亲给你求下来的一条命,你就可以肆无忌惮,这些年来,我处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下一次再这样,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安宁看了看苏鸢,又看了看上官斯文,眼中怒火就要烧出来,直接一个鞭子甩了出来,一鼓作气的抽向苏鸢,让她勾引寨主,没了这张漂亮的脸蛋,她还拿什么勾搭寨主。

    这一下子安宁可谓是用了十成十的灵力,她对苏鸢的恨可谓是恨之入骨,谁知道上官斯文直接一掌接住了那个鞭子,手心早就已经开始流血了,看的安宁都快心疼死了。

    “寨主,我不是故意的。”安宁想要收回鞭子,奈何寨主一直抓着它不放手,寨主凝聚灵力直接一掌打了出去,撞到墙上的安宁,狠狠的吐了一口血,不可思议的看着寨主,寨主从来没有打骂过她的。

    今日,寨主居然为了另一个女人对她大打出手,安宁眼中溢出一种绝望,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你当真是要杀了我啊,如若不是我修炼深厚,恐怕那一掌早就已经把我打的魂飞魄散了,对吗?你为何那么讨厌我,打我记事起,你就从未对我有过一丝好脸色。”

    “你一直问我父母去了哪里,那我告诉你,我父母就是被你父亲杀死的,不过,最后苦苦求饶着我,跟我说让我收留你,真是挺可笑的。”

    上官斯文那只留着鲜血淋漓的手,就好像毫无知觉一样,冷漠的看向了安宁,他不喜安宁,今日不会喜她,明日更不会。

    安宁有些惊讶的看着上官斯文,怎么可能?不会的,她父亲不会这么做的,父亲对寨主那么好的,为什么?

    “是不是你也很好奇,因为你父亲中意了我母亲,可惜我母亲与我父亲情深义重,不肯屈从,你父亲擅自给他们定了一个罪名,真是可笑,这些都是你父亲亲口告诉我的。”上官斯文嘲讽的看着安宁,像是在说安宁,但又像是在说自己。

    一旁的苏鸢默默的不肯说话,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该她插嘴的,不过,她从来没有想过上官斯文会这么可怜,真是世事难料啊,一个孩子就替父母报仇,到底是经历了太多。

    “对不起。”此时的安宁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着什么好,她觉得自己无论说什么都是错的,她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寨主了,无论是因为父亲的种种,还是因为对寨主的伤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