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弃妃轻狂:反派嫡女翻身手册 > 第二百七十五章:四处送礼
    答应了老顽童的条件之后,血镯的事情便敲定。

    “正好你和周若儿感情好,不如跟我一块儿去?”老顽童提议道,“正好路上我们再聊聊。”

    沈桑榆没有拒绝,欣然应允。

    马车很快便抵达了周家。

    到了周若儿的院子里,沈桑榆先左右探看了一圈,发现柏随念没来,不由有几分失望。

    看来柏随念对周若儿并没有意思,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要牵红线而已?

    可再想想,又释怀了。

    强扭的瓜不甜,若是她极力撮合了柏随念和周若儿在一起,等到成亲之后两人才发现不合适,岂不是更惨?

    她与高景齐上辈子便是一场悲剧,又何必再推周若儿进火坑呢?

    想着这些,沈桑榆收敛了脸上的表情,趁着老顽童针灸的空档,说起了去寺庙里思过的柏珠珠。

    周若儿满脸愧疚,“八小姐是因为想给我讨回公道才去针对杜申的,她那个性格,在寺庙里待着,恐怕会憋出毛病吧。”

    “她只是被送去寺庙而已,只要不回京城便没关系,那寺庙周围,好玩得紧呢。”沈桑榆说道。

    青山绿水,钓鱼摘野果,许许多多在京城里玩不到的东西,在山上都能玩到。

    周若儿家中管得不严,常年都在马场待着,关于沈桑榆说的这些,也都是基本上玩过。

    的确是要比京城里头什么雅集诗会要好玩得多。

    只是……

    周若儿眼神中带着几分不解,“如果八小姐都没有去玩过,你又是如何得知八小姐就真的喜欢呢?”

    这种预判的自信,沈桑榆从何而来?

    “她那么喜欢蹴鞠,性子自然是野的,喜欢一些新奇的玩意儿,不难猜啊。”沈桑榆解释道。

    这话有理有据,周若儿挑不出错来,便点点头,同意了。

    却没注意到,沈桑榆悄然松口气的娇憨模样。

    她之所以知道得如此清楚,自然是因为上辈子听说了太多柏珠珠的事情。

    上辈子,柏珠珠嫁给了一位农户出身的状元,成亲之后便成了四品官员的夫人。

    那状元对柏珠珠百依百顺,抽出不少的时间陪着柏珠珠游山玩水。

    为了让柏珠珠能够开心快乐,更是变卖了圣上御赐的宅邸,改而在京城之外重新修了府邸,好让柏珠珠可以在山野之间肆意的玩耍。

    沈桑榆上辈子和柏珠珠并不熟悉,却也在各种后院的茶会诗会上听说了不少柏珠珠的事情。

    夫人们皆批判柏珠珠不太合规矩,堂堂一个宰相府的千金,四品官员的夫人,竟然光着脚去田里抓泥鳅种种。

    唯有沈桑榆当时很羡慕。

    去当一个这样的田野妇人,也比她强行陪笑,低三下四的当一个毫无尊严的世子妃要强啊!

    “师傅,”沈桑榆忽而从回忆中抽离出来,转过头去看向老顽童,“已然要冬天了,我听说这时候小溪里的田螺最肥美,若是我去抓的话,高庭钦会同意吗?”

    “他有什么不答应的,”老顽童丝毫不犹豫的回答,哼了一声,吹得白色的胡须轻颤,“只要你想要,他连去那月亮上的梯子都能给你做出来。”

    顿了顿又道,“再说他不同意还有我呢,我带你去抓,他要是生气,我就扒了他的皮!”

    宠溺如父亲般的话语,让沈桑榆的心间不由弥漫开一股淡淡的甜味儿来。

    “回头抽个时间我们就去。”沈桑榆沉声道。

    说说笑笑之间,周若儿的针灸也到了时辰。

    老顽童迅速拔针,再次把脉,“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接下来的日子我便不会再来了,等半个月之后再请我来复诊便是,好好休养,适当的下地行走。”

    “是。”周若儿低垂着眼帘,“我都记下了。”

    沈桑榆便和老顽童走出去。

    才到周家大门口,便瞧见了那外头坐在马背上的高大身影。

    老顽童的声音不由多了几分揶揄,“你未来夫君这是要领着你去捞田螺了,可得要多多益善,等拿回来,我便给你做爆炒田螺吃。”

    沈桑榆朝着老顽童翻了个细细的白眼,抬脚走上前,仰头看着马上的高庭钦,“你怎么来了,是找周大人有事吗?”

    “我来找你。”高庭钦沉声道,“府邸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你要不要去看?”

    “你说新房?”沈桑榆有点意外,“可我不是应该成亲当日才能去吗,现在去,不合规矩吧。”

    “这有什么合不合规矩的,去,我也去。”老顽童立马撺掇道,“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把屋子布置成什么样了。”

    沈桑榆丝毫没有拒绝的机会,便被两人拉着去了高宅。

    那处偌大的宅院经过修葺,顿时间焕然一新,而墙头和门口高高挂着的红绸和红灯笼,更是点衬得这地方格外的喜庆。

    抬脚进了门,入眼便是偌大的花园,那百年的松柏树上,居然还挂着不少剪出的小囍字,随着风一吹,便晃晃悠悠,最底下居然还缀着极小的风铃,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这些便也罢了,就连那丫鬟家丁身上穿的衣裳,也都被缝了大红色的囍字,就在心口之上,格外的显眼。

    一圈看下去,沈桑榆没有半点可以发牢骚的地方。

    倒是老顽童找到一处,指着那些丫鬟家丁身上的衣裳,“这囍字未免太小气了一点,怎么不缝得大一点,是绣娘不够吗?”

    “我想要绣一个大的囍字,就在胸口处,可怎么想,都觉得格外的熟悉。”高庭钦无奈道。

    沈桑榆迅速会意,“有点像是囚衣!”

    囚衣就是在胸口写一个大大的囚字啊!

    还别说,高庭钦这样一说之后,她脑海中构想出来的衣裳,还真的和囚衣差不了多少。

    让下人穿那样的衣裳,肯定是要被笑话的。

    “算你有理,”老顽童哼哼一声,又将注意力放在了别处,“那盘子呢,盘子上有囍吗,这些小细节可不能马虎啊。”

    话音刚落,便有家丁跑过来传话。

    “高大人,高贵妃派人送了东西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