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我被九个哥哥追着宠 > 第四十五章 耻辱柱上第一人的沈阶
    <b></b>                  毕竟他之前那么逗弄沈浓,都不见小丫头有什么特别激烈的反应,更别提哭得这么汹涌了,所以符小楼并不认为,沈浓会产生这种想法而且固执己见与自己有关系。

    既然她觉得是自己与沈阶企图拐卖自己,他没有问题,那有问题的就必然是沈阶了。多简单的道理!

    沈阶一时被他给问住了,也不禁皱眉,道“问我自己?”

    符小楼懒得理会他,少年丞相相较于其他人,总是多了几分孤傲,哪怕对方是皇子,但自己好歹是个天才。皇子多见,天才寡鲜。

    符小楼将怀中的兔子灯笼交还给沈浓,问了句不着边的话“公主很喜欢兔子?”

    沈浓被迫接住,听着他的话一愣,一时间忘记了哭泣,就呆愣愣地瞧他,半晌憋出一句话“……关你屁事!”

    符小楼“……”先前教训人说话要委婉的是哪一个?怎么到自己身上来就是这副样子了?!

    “不反驳,那就是喜欢咯!”他尽量平稳自己的情绪。对方是一个小屁孩,虽然比起三岁时候的他,可让人很不省心上许多,但沈浓毕竟是公主,他可以忍受!

    沈浓不说话,只盯着他,唯恐他又耍什么花样。

    “小楼带公主去吃兔子流沙包好不好?”

    沈浓眉角一抽“所以你已经丧心病狂到了不能用言语拐卖小孩子,就改用食物拐卖了吗?”真当她是那种给颗糖果就会跟着走的三岁小屁孩?

    “公主,小楼不是人贩子……”符小楼竟突然间不晓得怎么给自己洗清嫌疑。他只好换个说法,道,“公主不是饿了吗?小楼是真心怕公主饿着而已。”

    “你前面才说了我嘴里长那个啥东西,不能吃甜食,现在又带我去吃,是不是想谋害我?还是说想下药然后好把我给卖了?”沈浓记得清清楚楚,而且十分警醒。

    符小楼“……”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一个小孩子的心眼这么多?

    “公主,这里是天子脚下,公主身份尊贵,没人会想要拐卖公主的。”符小楼只好委婉解释,没人会不喜欢自己的脑袋好端端待在自己脖子上的吧?

    沈浓不信,摆出事实“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万一有人丧心病狂呢?”眼神飘向了正在沉思的沈阶。

    所以说到底,真的就是沈阶的锅!

    想清楚了这一点,符小楼不再强迫沈浓,只将她抱回了椅子,吩咐小二上了几样适合小孩子吃的东西,填饱肚子总是没错的。

    沈浓原先还能扛几下,但是送上来的东西越来越香,身体抵抗诱惑的能力完全不能和意识相比,等她意识到自己不能被符小楼套路的时候,嘴里都已经塞满了。

    果然呵!这个小白脸的套路太深了!

    她索性就接受了!反正吃一点儿和吃很多,如果符小楼要对她做些什么,效果都是一样的,唯一不一样的,是吃很多可以不让她的肚子不舒服。

    如果注定要死,那一定不要饿死,听起来太凄惨了。而且饿死鬼,好像总是被人唾骂的感觉,她是千古一帝,才不要挨骂名!

    沈浓吃饱喝足了,长时间不睡觉的后遗症接踵而至,她晕晕欲睡间,沈阶终于想明白了符小楼的提点。

    “浓浓,醒醒!”沈阶拍打着她的脸蛋,肉乎乎的,十分好揉,忍不住下手就没轻重,直接将睡梦中还在流哈喇子的沈浓掐醒。

    沈阶一愣“……”

    “……”

    沈浓同样怔住了,没想到沈阶已经丧心病狂到非但想要卖了她,还敢直接动手打她了吗?天理何在啊?

    “大哥哥帮你擦下嘴角,你看看,怎么睡觉都还流口水。”沈阶果真毫无弃嫌的模样替她将嘴角的口水擦了个干净,但是怎么也掩藏不去的尴尬犹存。

    “买我的这人有洁癖?”要不然沈阶会这么好心?沈浓困惑不已,怀疑地盯着他。

    现在吃饱了,她力气恢复了,如果沈阶真的做出买卖她的事情,看她不给他几分颜色瞧瞧,让他知道为什么花儿这么红!

    沈阶神色一僵,这话里话外都明显的不信任是怎么回事?这丫头不是说很喜欢他吗?喜欢就这副样子?

    “有!当然有!”沈阶见难得而解释,干脆顺着沈浓的话说,又赶在这丫头准备泪洒当场之前忙道,“但是——”

    沈浓跟着他说话的节奏一个抽气顿住,胸腔猛灌进了风,呛得她猛咳好一阵,就听见沈阶一边给她顺气一边说道“但是就算我有再大的洁癖,又怎么可能会嫌弃浓浓呢?”

    沈浓狐疑地盯着他,一脸的莫名其妙,像是见了鬼。

    “如果浓浓一定认为大哥哥想要卖掉浓浓,那大哥哥一定是要准备自己买下的啊,又怎么舍得把浓浓送给别人呢?”

    “送?”沈浓声音陡然一变。所以在他眼里,自己只能送人吗?

    沈阶意识到不对,连连改口“不对不对不对,是大哥哥话说得急了嘴瓢了,是卖……”

    “卖?”沈浓脸上神情越发微妙起来了,“大哥哥你就是想要洗清你杀人灭口的嫌疑罢?”

    事出反常必有妖。沈阶突然说出这种话,不是他被夺舍了就是有更大的阴谋在后面等着,或许他已经不满足于卖了她让她消失,而是动了杀意?沈浓一个激灵,看向沈阶的眼神闪烁不定。

    虽然身体是沈阶的妹妹,但灵魂是沈阶的娘亲,弑妹弑母,不论哪一个都不是一个人该做出的事情。沈浓心中纠结万分,沈阶是在逼她大义灭亲吗?

    “我们老沈家,祖祖代代都是好人,大哥哥你真的想要当沈家耻辱柱上的第一人吗?”沈浓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道,“虽然你长得不好看,感觉像是捡来的,没半分父母亲的优点,但大哥哥你身上还流着沈家的血液,怎么能够让老沈家蒙羞啊?”

    沈阶嘴角一抽,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半晌后,他才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竭力按捺住了心中想要将沈浓掐死的冲动,出声道“……大哥哥肯定是不会给沈家蒙羞的,但你——”

    沈阶指着小豆丁,真的好想掐死她啊“你要是不想被丞相大人卖给别人,那以后就不能再这样和大哥哥说话了,要听大哥哥的话,知道吗?”

    “咦?”所以说,是符小楼那个小白脸想卖了她,不是沈阶吗?沈浓一下转头对着符小楼,目露凶光。

    本打算只看戏做个看客的符小楼莫名被扣上了这么一个罪名,刚入口的茶水呛得他满面通红,良久才能正常说出一句话“殿下,这个罪名微臣……”承受不起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