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我被九个哥哥追着宠 > 第四十六章 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b></b>                  “反正她已经不肯相信我们的狡辩了,笃定了我俩一定想将她卖了,那定然只得承认下来。”沈阶有理有据,道,“但若是本殿下认下,只怕丫头不会跟我回去,所以只得委屈丞相大人了。”

    说得好有道理,符小楼好像无从反驳。

    可是他让沈阶多想想这事出在自己身上的问题,半天过去了,结果沈阶就是把所有原因都推到他身上让他做“代罪羊羔”?

    “殿下,贩卖人口是重罪,何况是公主。”意思就是,他不替沈阶背黑锅。

    本来他已经放了沈阶一马,结果这厮反过来将他一军,真所谓与虎谋皮,枉费心机!

    “看在本殿下的面子上,公主不会与你计较,这你大可放心。”沈阶继续蛊惑道,“再者说了,这不过就是哄骗公主的一时说辞,即便是公主当真告诉了皇上,可有证据证明丞相的确干过贩卖幼儿的勾当?”

    他没干过,当然不可能有证据!而且沈浓一个三岁大的孩子,说这种话,大家也不过就是当作笑谈罢了,谁会认真当真?

    但是——

    符小楼视线微微转动,就见不远处的沈浓甫对上他的目光,立即便变得凶神恶煞,仿佛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她怒目以对都不足以平恨。他好好的一个好人,怎么在沈浓心目中的形象就一去千里,毫无挽回的趋势?

    嗐!人心底的成见真是太难拔除了,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沈浓相信自己是一个好人!

    见符小楼仍在犹豫,沈阶乘胜追击,好说歹说才算是说服了符小楼。

    他将沈浓带走时,身后符小楼语气微妙地提了一句“公主,小楼真的不是坏人!”

    “大哥哥,小白脸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出了酒楼,走得远了,沈浓才终于将问题给问了出来。

    沈阶嘴角微抽,没回答她的问题,似乎是默认。反正他不觉得符小楼会是正常人。

    “他难道不知道,只有坏人才会说自己不是坏人吗?”沈浓兀自说着,突然露出可惜的神色来,道,“如果他真的是有病,那我这次就原谅他了。”

    “……”沈阶震惊地抬眸瞧她,抱着沈浓的手微松,险些将沈浓给甩掉了下去。

    幸而沈浓紧紧抱住了他,故作老成地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十三岁了,还叫作孩子?沈阶神色变得奇妙无比。真正的孩子在装大人,而大人在假扮孩子?滑天下之大稽!

    沈浓将嘴上流下的口水尽数抹在了沈阶肩上,这才接道“而且脑子还不好使,浓浓才不要和蠢蛋计较。”

    “不过大哥哥不要误会喔,浓浓不和大哥哥计较,才不是因为大哥哥是蠢蛋~”

    真的不用强调后面这一句!沈阶今日第无数次按捺住掐死沈浓的冲动,将人一把给塞到了马车里,而后跟着上去,落下轿帘,吩咐道“回去罢!”

    “等等!”沈浓乖乖坐在了他的身边,突然觉得缺了点儿什么。但沈阶耐着性子问她要做什么的时候,她又突然答不出个所以然。

    “麻烦!”沈阶腹诽。无奈他又必须得要依着沈浓,否则不将她给带回去,那可太对不起他的牺牲了。

    那些孩子和母亲相聚的画面仍在眼前浮现,沈阶眸子微沉,再想想自己为了沈浓竟然让符小楼一个臣子蹬鼻子上脸,真是狼狈!沈阶心底一万个不舒服。

    直到沈浓将头探出马车,看到了街边家家户户为了应节日气氛都纷纷挂上了各式各样的灯笼,她才猛地想起来,一拍身旁沈阶的大腿,懊恼道“我的兔子提灯!”

    沈阶龇牙咧嘴“……”这人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力大无穷的事实吗?平日里掐人就算了,现在还动手打人,随随便便一巴掌都很痛的好吗?

    “我的兔子提灯……”沈浓没注意到沈阶的反应,又喃喃了一句,语气惋惜。

    谁知就是她这句话刚刚落下,身后就响起了一声惊喜的呼唤“公主?!”

    “!!!”沈浓身躯一震,偏过脑袋去,就见一袭白衣从酒楼的楼梯跑了下来,正在飞速靠近。

    “小白脸?!”似是觉得自己这样的反应有点儿不太好,太给对方面子,容易让符小楼忘记了自己所做的事情,男人啊,就是不能惯着,容易蹬鼻子上脸。沈浓立马将脸色一板,质问道“你来作甚么?”

    眸光明明在瞥到他手里的兔子提灯时一亮,却还要装作不知道的模样,符小楼见状不由失笑。

    “公主是不是忘了什么在小楼这里啊?”符小楼憋笑问道。

    沈浓小嘴儿噘得能挂上一个灯笼,让人忍不住动手想掐一把她鼓起来的脸颊,只听她装糊涂道“有吗?什么啊?”不能表现得自己很在意的样子,否则就会被他吃得够够的了。

    符小楼刚待要开口,沈阶也跟着凑了过来,不由分说先是瞪了符小楼一眼,警告似的眼神望着后者,而后又意味不明地说了一句“公主才三岁大。”

    他真是害怕符小楼来个什么把他给忘了的话来。

    符小楼惶惑不已,这难道不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的吗?为什么要刻意提醒?

    沈浓同样对此表示不满。三岁怎么了?奶娃娃怎么了?就算沈阶十五岁了,她这个三岁的“母亲”仍然能够揍他的屁屁!

    “公主走得急,怎么能连灯笼也忘了呢?”符小楼赶忙打破这奇怪的场面,说道。顺带将兔子提灯重新塞到沈浓怀里,不给人拒绝的机会,便迅速告退了。

    沈阶瞧着自家小妹把玩着兔子提灯突然露出的笑容,心中警铃大作,语气酸酸道“不是说有什么忘了吗?就是这个?”

    “嗯……嗯?”沈浓嗅出了一丝不对劲儿,立即将兔子灯笼怼到沈阶眼前,说道,“好看吗?大哥哥觉不觉得这兔子看起来好香啊?”

    所幸沈阶闪躲得快,若否脸上指定要被戳出一个洞来。他坚信沈浓的力气能做到这一点,哪怕是一根枯树枝,力气大的人都能使出很大的威力来,无可否认!

    听沈浓如此解释,沈阶眼珠子稍转,一把抓住了沈浓的手腕,将她手里的灯笼随手扔在一旁,便道“原来浓浓是饿了想吃兔子肉了啊,难怪刚才丞相大人给的吃的都不大愿意动一下,大哥哥这就带浓浓去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