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之中二病也要当剑圣 > 第250章 不可告人
    偷天换日计划的第一步,正是李维向黛丽求婚!

    李维跟伊莎贝拉借钱,就是为了买求婚用的钻戒,泰蕾莎说李维夹带私货,为了达成肮脏的目的,原因也在于此。

    李维向黛丽求婚时说的话,点到了三本书的内容,黛丽愿意接受求婚,那便是听明白了李维的暗示。

    只不过,另外还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黛丽本来就对李维有非分之想,馋着李维的身子。

    假若实情是这种情况,李维还有pnb,并不影响偷天换日计划的实施。

    最糟糕的状况是黛丽当场拒绝李维的求婚,但这并没有发生。

    李维并不是真的要娶黛丽,因为根本等不到二人成婚,在黛丽的生日舞会之后,一切都将尘埃落定。

    在李维的想象中,当一切结束之后,他和黛丽大概会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有我的忙碌,你有你的生活。

    黛丽伸开五指,仔细打量了一下手上的钻戒,貌似满意地点点头,主动牵起李维的手,十分淡定地对雷诺说道:“二皇弟,请收起你的剑,继续主持新闻发布会。”

    黛丽随即又转过身,向在场的记者欠身致意,道:“各位记者朋友,因为本宫的私事扰乱了发布会,本宫感到十分抱歉,现在发布会继续举行。”

    黛丽牵着李维走到主席台后方,对一旁的宫女说道:“来人,为本宫的未婚夫上座。”

    就在二人转身的瞬间,现场又响起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记者们眼尖地发现,黛丽竟然是十指紧扣地牵着李维。

    别说记者们惊讶,就连李维都有点懵逼。

    李维也没有料到,黛丽竟然如此‘上道’,他只能不断地自我暗示:这不是真的,我们是在演戏,黛丽是在配合我演戏……

    雷诺这下子彻底懵了,根据他所得到的情报,李维跟他皇姐的关系,根本就不是这样子……

    “二皇弟,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坐下,继续开发布会。”

    雷诺霎时间也想不通李维在搞什么名堂,只好乖乖地应道:“好的,皇姐。”

    新闻发布会继续进行,之后便波澜不惊,但整个过程里,黛丽一直十指紧扣地牵着李维的手。

    发布会结束,记者们纷纷涌上前,想要采访李维和黛丽。

    “二皇弟、三皇弟,请你们帮忙应付记者,我和李维有很多话要慢慢说。”黛丽淡淡地说道。

    雷诺满脑子里还萦绕着李维此举有何目的,木讷地应付了一声:“皇姐,我知道了。”

    维尔不改本色,嬉皮笑脸地道:“皇姐,去吧!赶紧去吧!你能找到真爱,我们都为你感到高兴!其他的麻烦事情,请交给我们这些当弟弟的处理,你和李维好好享受二人世界吧!”

    贝克西则是凶巴巴地警告李维道:“你说会待皇姐很好,一定要说到做到,否则我和两位皇兄,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我李维是男子汉大丈夫,当然会说到做到。”

    黛丽牵着李维,从后台通道离开礼宾厅,向着后庭的方向走去。

    此时已经没有记者在场,只有两名宫女隔着一段距离,远远地跟在二人身后,黛丽却依然牵着李维的手。

    李维的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越跳越快,手心开始冒汗。

    黛丽感觉到李维的手湿湿的,怪笑着道:“刚才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前向我求婚,那时候也没见你紧张,怎么现在反而紧张起来呢?”

    黛丽没有自称本宫,而是自称我,一个微小细节的改变,便把二人的关系拉得更近,也让气氛变得更加暧昧。

    “呃……我、我没有紧张。”李维不紧张就怪了,他突然有种羊入虎口的感觉,讪笑着问道:“殿下现在要带臣下去哪里?”

    黛丽突然一个跨步走到李维面前,用手指轻轻地按在李维的嘴唇上,脉脉含情地道:“你无需再自称臣下,也不要再称呼我殿下,叫我黛丽。”

    喂喂!

    不对劲啊!

    这里又没有其他人,大姐你戏这么好,演给谁看呀?

    李维这时候终于开始怀疑自己的推理。

    那三本书,还有守护约誓之剑,难道全都只是巧合?是他想太多了而已?

    然而此时此刻,李维已经骑虎难下,只好按捺住心中的不安,硬着头皮把这一场大戏继续演下去。

    李维反客为主,搂住了黛丽的腰,把黛丽抱在怀里,斩钉截铁地说道:“不!我不要叫你黛丽,我要叫你亲爱的!”顿了顿,又补充道:“亲爱的,我也希望你这么叫我。”

    “亲爱的,如你所愿。”黛丽说着,伸手抚摸着李维的脸颊。

    这画面实在太‘美’,肉麻得跟随在后方的两名宫女,不仅感到脸红心跳,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黛丽不仅带李维回寝宫,还带着李维进到了卧室,甚至直接让李维坐在她的床上。

    黛丽打开房间里的酒柜,拿出两只高脚杯与及一瓶开过的大麦蒸馏酒,回到床边,递给李维一只杯子,笑道:“来,亲爱的,拿着。”

    李维不仅心跳加速手心出汗,甚至还有点儿头皮发麻。

    黛丽亲自为李维倒了小半杯酒,坐在李维旁边,再给自己倒了一大杯,仰起头咕噜咕噜地一干而尽。

    “亲爱的,你怎么不喝呢?是不喜欢这种酒吗?”黛丽笑着问。

    “我、我怕喝了会出事……”李维屁股往旁边挪了挪,离黛丽远一点,结结巴巴地道:“我是个洁身自爱的人,同时也不希望玷污你的清誉。”

    黛丽也挪了挪屁股,再度贴近李维,用手轻抚过李维的脸颊,最终捏着李维的下巴,玩味地笑道:“亲爱的,你应该明白一个道理。”

    李维心里慌得要死,他只想着配合黛丽演一出戏,却没想着要为此出卖色相,演一出十八禁。

    “我该明白什么道理?”李维慌慌张张地问。

    黛丽笑眯眯地道:“我要说的道理是,如果你不拿出一点诚意,我要如何相信你?父皇、皇弟他们又如何相信你?”

    细细品味这番话,能够品出言外之意,黛丽确实是有所暗示。

    可问题是,需要做到这个份上吗?

    正当李维思疑之时,黛丽已经吻上李维。

    李维的意志力在这一吻之下,犹如溃堤般一泻千里,再也作不出任何像样的抵抗,甚至半推半就地配合着黛丽。

    房间里的灯是魔法灯,二人交缠在一起的影子,一直延伸到墙壁上。

    就在二人缠绵之时,李维感觉到一个诡异的气息,在黛丽的影子里冒了冒头,随即消失无踪。

    怪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