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之中二病也要当剑圣 > 第259章 血色正浓
    圣殿骑士团第一骑士长杰拉特脸色铁青,身上雪白的战衣早已被敌人的鲜血染红,他举起手中的长剑,指着皇宫宫门高声呐喊:“为了女神芙拉,冲锋。”

    杰拉特背后传来疾驰的马蹄声,十余名身披重甲的圣殿骑士通过刚清理干净的街道,不断提高速度,朝着宫门发起冲锋。

    “敌人的骑兵来袭,射击!赶紧射击!”

    骑士的战斗职业均为重装战士,等阶清一色全是高级,他们的战马也非同一般,乃是某种马形妖兽,同样披着厚重的装甲,宫城之上飞射而来的箭雨,并不能伤其分毫。

    “来敌是重装骑兵,弩箭不起作用。二营长,快把老子的魔导加农炮抬上来!”宫城上的皇家近卫军团副团长心急如焚地叫嚷道。

    三门魔导加农炮立刻就位,对着从长街抵近的骑兵三炮齐射,冲锋集团顿时被炸得人仰马翻,其中一匹妖兽战马甚至被炮弹直接命中,当场被炸得四分五裂,马头高高窜起,飞到了街道一侧的楼顶上。

    然而,马蹄声仍未停息!

    ‘呜嘶’一声马匹的嘶鸣,一名骑士从硝烟中突破而出,手持长长的骑士长枪,大声嘶吼:“破!”

    汇聚强烈斗气的长枪轰击在宫门之上,厚重的门扉被击出一个破口,顿时木屑横飞。

    骑士与战马随之撞击在宫门之上,嘭的一声巨响,宫门被硬生生撞开。

    骑士有重甲保护与及斗气加持,撞击后并无大碍,晃了晃脑袋站立起来,发现眼前是一根黑洞洞的炮管。

    “女神庇佑!”

    骑士下意识地祈祷了一句,随即被活动炮近距离轰了一炮,火光四溅浓烟弥漫,却没能看到意料中血肉横飞的景象。

    当烟幕散去,那名骑士竟然活着踉踉跄跄地走了出来。

    “他妈的见鬼了,这家伙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开炮射击的士兵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一脸惊骇恐惧。

    “女神与我同在!”骑兵呐喊一声,朝着炮手冲了过来,长枪早已不在,甚至连持枪的右手也只剩半截,但女神的光辉,让他无所畏惧。

    趁着炮击的空挡,杰拉特杀上了皇宫城头,皇家近卫军团的士兵们纷纷丢弃强弩拔剑迎击,他们虽然训练有素实力不俗,却根本不是杰拉特的对手。

    杰拉特一剑洞穿一名卫兵的身体,卫兵的战斗意志也同样顽强,在必死无疑的情况下,依然死死地抓住了杰拉特持剑的手臂。

    杰拉特在罗兰也算小有知名度,该名卫兵显然认识杰拉特,艰难地质问道:“骑士长大人,教团为何要袭击皇宫?”

    杰拉特慎了一慎,有些心虚地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在为女神而战。”

    正在此时,杰拉特突然洞悉到一个可怕的气息,下意识地把卫兵拉到身后,迸发斗气正面抵挡攻击。

    那是一道炼狱烈焰的火球!

    杰拉特一拳击散火球,朝着火球射来的方向看去,天空之上,悬浮着一头恶魔与一头血族。

    杰拉特挡下火球之后,连忙回过头问道:“你没事吧?”

    然而被杰拉特‘保护’在身后的卫兵,此时已气绝倒下,是被杰拉特的剑伤致死的!

    消灭黑暗保护人类,此信仰深入杰拉特的骨髓乃至灵魂,故此当杰拉特洞悉到黑暗种族的攻击时,本能反应地把人类拉到身后,奋不顾身地为其抵挡攻击,根本没有考虑过,那名人类刚刚才与他激战,被他捅了一剑。

    “我到底为何而战?”杰拉特疯狂地惨笑了起来,他的神志已然有些错乱。

    天空中,恶魔对血族说道:“弗拉基米尔阁下,请你先行到皇宫内支援吧!这里请交给在下。”

    弗拉基米尔莞尔一笑,心领神会地道:“皇宫里怕且是有阁下的故旧,你是担心下不了手吧?没问题,这件苦差事,我便替兰斯诺特阁下担当下来好了。”

    兰斯诺特,便是伪装成人类、化名兰斯-阿克曼的恶魔。

    弗拉基米尔说中了兰斯的心思,兰斯刚刚从极北冰原赶到罗兰执行任务,他对离开的这段时间内所发生的事情不甚了解,但有一件事他是知道的,那就是李维成了宫廷魔法师。

    虽然无法百分百肯定,但兰斯猜测,李维和伊莎贝拉此刻很可能就在皇宫里,他只能默默地祈祷,希望二人能够安然度过今晚。

    天空的另一个方向,白色的圣光术正与绚烂多彩的魔法对轰,炫目的强光映照得半边天幕五颜六色,战斗双方是五名宫廷魔法师与四名红衣主教。

    宫廷魔法师仍然效忠于拉鲁夫,为帝国皇帝而战。

    欧文所带领的那一队人马,便是从宫廷魔法师办公室所在的一角突入皇宫,到达大礼堂之后,立刻对人群展开无差别攻击,所用的武器非常驳杂,有强弩、火枪与及长弓。

    被堵在大礼堂中央无路可逃,自身又没有自保能力的贵族阶层首当其冲,纷纷惨叫着嚎哭着倒在血泊当中。

    贵族们孱弱不堪,但他们的扈从却有不俗的战力,然而那些人已不可能前来拯救自家的主人。

    专门用以款待来宾扈从的礼宾厅,此刻悄然无声,除了灯火依旧通明,内里再无任何生人的声息。

    雷诺收买了御厨,在食物酒水里下了毒,扈从们成了这一场内乱当中,第一波被收割的生命。

    德拉曼侯爵的肩膀中了铅弹,正潺潺流着鲜血,但悲伤让他无视了痛楚。他怀中的妻子,胸口被弩箭射穿,已在弥留之际。

    此人并非德拉曼的原配,而是续弦的妻子,来自于他的领地内一家农户,才刚刚十八岁而已。

    “我们只是来参加公主殿下的生日舞会而已,为什么会这样子?为什么……”

    德拉曼夫人年轻的生命戛然消逝,她的双眼始终没有合上,脸上保持着疑惑不解的表情。

    “夫人,非常抱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德拉曼用手抚闭妻子的双眼,让她瞑目,随即捡起旁边一名战死的卫兵的长剑,一步一步走向欧文。

    德拉曼用剑指着欧文,厉声质问道:“欧文,你我同是国会议员,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死我的妻子!”

    欧文一脸漠然地说道:“贵族阶层腐朽不堪,早就应该被埋葬在历史的尘埃里。阁下的不幸源自于出身,而令夫人的不幸,源自于贪慕贵族的末日余晖。”

    欧文看向身边的手下,朝着德拉曼微微晃了晃头,手下随即会意,指着德拉曼喝令一声:“射击!”

    德拉曼身上当即绽放出数朵血花,呢喃了一声‘你们终将受到神罚制裁的’,踉跄了两步,后仰倒了下去。

    看着下方惨绝人寰的一幕幕,黛丽的手掌渗满了汗水,不自觉地握得李维很紧。

    德拉曼再婚的时候,黛丽还代表皇室参加了婚礼。不止德拉曼,在场的那些贵族,黛丽大多数都认识,其中有不少‘伯伯叔叔’,还是看着她长大。

    看着这些人死于非命,黛丽实在有些于心不忍。

    李维通过黛丽湿漉漉的手掌,感受到黛丽的情绪,遂放开的黛丽的手,对黛丽作出一个标准、优雅的邀舞姿势。

    “亲爱的,请与我共舞一曲。”李维微笑着说道。

    黛丽狐疑地看着李维,疑问道:“现在还要去跳舞?”

    “这是你的生日舞会,跳舞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李维反问了一句。

    黛丽大惑不解,不知李维在鼓捣着什么,但还是欣然把手搭在李维的手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