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的牌匾,依然挂在李维房间里最显眼的位置。

    随着实力和权位的水涨船高,李维或许会有些忘乎所以,但他的灵魂深处,始终没有忘记——他流淌着红色的血液!

    终结拉鲁夫的生命那一刻,李维同时领悟到一个道理,他之所以会穿越到异世界,或许就是为了‘终结封建皇朝’这个使命。

    就算只有他一个人在战斗,他依然会奋战到底!

    然而事实却是,李维没有向黛丽提议走上‘未曾设想的道路’,而是保守地提出大英帝国曾经走过的君主立宪。这是他因应现实所采取的暂时妥协之举,并非终极的目标和理想。

    就连君主立宪黛丽也未能立刻接受,‘未曾设想的道路’便更无可能。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人民群众没有相应的思想准备。

    在故国那段历史中,正处于风雨飘摇国破家亡的境地,人们急迫地寻找一切可能拯救国家的办法,所以一下子就能够转变过来。

    奥星帝国并没有被列强瓜分,人们的生活直到目前为止也尚算可以,李维一下子给他们灌输一些颠覆认知的观念,只会被人们当成疯子。

    建立宗教,是李维因地制宜想出来的方法。尽管以神的名义、宗教的形式,宣扬一个以无神论为核心思想之一的理论,实在有些讽刺。

    李维的举动,很快便被各方势力获识。或者说,如今他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各方关注。

    开教仪式在皇宫广场举行,黛丽自然是第一个知道的,她得知消息的时候,李维还在广场上教信众们唱‘圣诗’。

    听完薇薇安的汇报,黛丽微微扬起嘴角,笑眯眯地道:“以‘劳动最光荣’为教义的光荣教派么?真是一个不错的宗教呢!”

    黛丽愿意信任李维,认为李维不会做出不利于她的事情。恰好在刚才的奏对中,李维又提及过,帝国会因为战争的巨大伤亡而缺乏劳动力。

    黛丽便想当然的认为,李维是为了应对这个问题而创立光荣教派。再者,李维创立宗教,挖的是珊娜那小妮子的墙脚,不仅不会损害皇权的统治,还能够替她分担光明教团的不少压力。

    在黛丽看来,李维的一切作为,都是为她而做,她自然能够甜蜜地报以微笑。

    黛丽所料不及的是,李维确实是在挖光明教团的墙脚,但与此同时,还是在挖封建皇权的根基!

    李维对黛丽自然没有恶意,一点儿也没有。

    在李维的想法中,黛丽迟早会接受君主立宪,到时候斗争的对象,便是代表资产阶级、地主阶级的内阁和国会,黛丽这个吉祥物一般的虚伪元首,并非激烈对立的敌人。

    黛丽被动地被李维推上皇帝的宝座,本身没有野心也没有权力,今时今日亦依然是如此。

    然而李维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权力是世上致隐性最强的事物,难保黛丽不会在将来的某一天变质,从而变成李维的‘阶级敌人’。

    只不过,薇薇安却模模糊糊地意识到这一点。

    皇宫正殿的隔音效果非常好,黛丽坐在御用办公室里,完全听不到广场上的动静,但薇薇安一直里里外外地穿梭,免不了听到一些‘圣诗’的歌词。

    ‘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天下的主人不应该是女皇陛下么?

    ‘不靠神明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这是在否定陛下对臣民福祉的作用!

    ‘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从谁的手里夺回?

    ‘我们要冲破思想的牢笼’,是谁设下的牢笼?

    ‘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寄生虫隐喻的又是什么人?

    还有那句多次重复的‘这是最后的斗争’,斗争是怎么样的斗争,斗争的对象又是什么人?

    薇薇安越听便越觉得这首‘圣诗’不对劲,那根本不像是宗教赞美神明的圣诗,甚至连神明的名字一次也没有提及!

    那更像是……鼓动人民谋反的战斗歌曲!

    想到这里,薇薇安不禁惊恐地捂住嘴巴,双眼瞪得老大!

    我的天呀!李维阁下居然要鼓动人民推翻陛下!

    可既然如此,他当初又为何要亲手把陛下推上皇位呢?

    是因爱成恨,故意折磨陛下?

    不对呀,他们两口子感情分明很好,刚刚还在打情骂俏……

    薇薇安不知道的是,这首歌其实还有一句‘国王用硝烟来迷惑我们,我们要团结向他开战’。

    李维自然心里有数,国际歌的歌词有问题。故此国际歌一共六大段,他暂时只教授信众们一、二、六三个大段,等以后时机成熟,再传授他们完整版本。

    神奇的是,薇薇安明明感觉到歌词不对劲,却竟然自愿替李维掩饰,并没有立刻汇报给黛丽。

    尽管这种掩饰不过是短短一时的,几乎毫无意义,歌词很快便会传到黛丽的耳朵里。

    黛丽愿意启用薇薇安作为她的近侍女官,其实没李维想像得那么复杂。

    薇薇安出生于塔尼亚高台地区,亦即是罗兰的贫民区,她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被父亲卖到红灯区抵债。

    入手薇薇安的老鸨,并没有立刻糟蹋掉这名身世可怜、姿色卓越的少女,而是觉得她奇货可居,稍作tiao教完全可以卖个更高的价钱。

    其后薇薇安经过几次转卖,来到了整个罗兰最好的妓院,那时候维尔为了自污,时常流连烟花柳巷,二人便命中注定一般地邂逅了。

    维尔可怜薇薇安的身世,欣赏她的姿色和才华,便替薇薇安赎身,把她带在身边,使她摇身一变成为宫廷女官。

    在极度严苛的环境下长大的人,往往会变得极度现实势利,但物极必反,偶尔也会出现走向另外一个极端的异类,而薇薇安便是如此的异类。

    薇薇安是个极度理想主义的人,比维尔还要理想主义,用不切实际的幻想,麻醉自己,以求在残酷的现实之中继续生存下去。

    维尔觉得薇薇安与他志趣相投,在验证过薇薇安的忠诚之后,便把薇薇安发展为他的心腹,让薇薇安参与他的‘理想国计划’。

    血色舞会当夜,维尔事败身死,他的合作伙伴,亦即是光明教团那帮人,竟对他的尸首都不闻不问。

    只有薇薇安一个人替维尔收尸,全然不顾这样的举动,很可能会给她带来灭顶之灾。

    黛丽原来的近侍女官背叛了黛丽,被雷诺收买成为雷诺的线眼。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黛丽看到薇薇安举动,忽而对这名愚忠的少女产生了一些好感,便以允许薇薇安亲自安葬维尔为条件,换取薇薇安侍奉并效忠于她。

    列农等人的冷酷无情,让薇薇安彻底地厌恶光明教团。万念俱灰之下,薇薇安只希望能够好好安葬维尔,让她敬爱的主人安息,便答应了黛丽的条件。

    残酷的现实对薇薇安造成沉重的打击,甚至让她完全地怀疑起人生和信仰。薇薇安本以为,她再也不会相信什么理想和信仰之类的东西了。

    直到她听到李维的歌声!

    那歌声,唤醒了薇薇安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薇薇安听着听着,竟然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咳咳!别想多了,是对光荣教派的教义心动,并非对李维本人。

    薇薇安还搞不太清楚,歌词一直重复出现的‘英特纳雄耐尔’到底是什么,但她觉得,那似乎是类似于维尔理想国一般的东西。

    薇薇安忽而动了念头,想要加入光荣教派,这便是她替李维打掩护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