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只道九幽女帝之心冷若顽石,殊不知……她也有软肋。

    她可以不顾这个世界是否崩溃,但她无法拒绝能够再次见到至亲的机会。

    若是能够再次见到他们,再活一世也不是不行。

    洛淮书平复下心中的情绪,将倒在她怀里的帝疏澜扶好,她移开挡在他眼前的手,他脸上的鳞片并未令她有任何动容,对上反派崽子脆弱的眼神,她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她坦然问话的模样丝毫看不出来有什么端倪,就算在刚才,她差一点儿就要杀了眼前的小怪物。

    “疏澜……”

    帝疏澜回答道,他声音嘶哑干枯,像是好不容易才从喉间挤出来的一般。

    是许久都没有开过口的状态。

    “还能走吗?”

    说着,洛淮书的目光毫不掩饰地将他从头看到脚,这崽子,全身上下都多多少少带了些伤,看来是不行……

    “能……”

    洛淮书刚要想个法子将他弄回去,就听帝疏澜呜了一声,手一撑,脱离了她扶着他的手,独自踉踉跄跄地往前走,没走几步就要往地上倒,洛淮书上前几步,拽住他的胳膊,勉强让他站稳,一探气息,竟是晕了过去。

    “逞什么能?”

    洛淮书无奈,惩罚性地捏了捏帝疏澜的耳鳍。

    她借着备用灵泉中的灵力运转,将帝疏澜托起,带着他走上了回竹舍的路。

    ……

    西云竹舍在竹林深处,离西云市镇都要稍远些,很是偏僻,但是个隐居的好去处。

    四间竹屋绕着一个院子,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

    其中有两间是用来居住的,洛淮书一间,来伺候她的青荷一间,还有两间分别是做饭的灶屋和储存草药的药房。

    青荷是姑娘,洛淮书不可能让帝疏澜去青荷房里,只能将他暂时留在了自己屋内。

    简单探了探帝疏澜身上的伤,脑中形成了几个医治的方案后,洛淮书便去了隔壁的药房。

    洛淮书离开后,门外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原本“昏过去”的帝疏澜耳鳍动了动,他悄悄睁眼,阴郁的目光从不堪一击的竹门上扫过,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扬起一抹顽劣的笑。

    是一个很容易就被骗到的人类啊……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收回目光,抬起自己的右手,抚上了异于常人的那半张脸。

    想起之前洛淮书和那个叫张水之之间的交流,帝疏澜扯起嘴角,从口中发出了怪异又低哑的笑声。

    这次……又是要利用他的哪里?

    拿他入药?还是……为了满足某些特殊嗜好?

    “洛、淮、书……”

    帝疏澜的声音沙哑又低沉,像是从什么缝隙中挤出,他带有异鳞的那只手在虚空之中缓缓握起,似乎抓住了什么,随后,一点一点地收紧。

    随着力道的增加,竟逐渐有手指骨节磨合的“咔咔声”响起,似是要将手中那不存在的东西给毁灭殆尽。

    “咔哒。”

    门,又开了。

    帝疏澜立刻闭上双目,装作安睡的模样,但他发现,这次进来的这个人,不是洛淮书。

    气息和洛淮书不同,他的脚步靠近床边的脚步很轻,也很慢,身上还带着杀意。

    帝疏澜兴奋地舔了舔唇,指尖因为猎物的靠近发了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