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边走边在心中思索,为什么洛淮书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难道洛淮书……不行?

    少女想到这里,勾起唇角。

    不行也没关系,这小模样她喜欢,她楚莺迟行就可以了。

    这女子,正是洛淮书的未婚妻,珈晏帝国的淮宁公主,楚莺迟。

    楚莺迟大摇大摆地从前门无视两边的侍从,走出了洛淮书的房间。

    洛淮书门前两边的侍从惊讶地看着走出去的陌生女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等到楚莺迟走远了以后,其中一个侍从甲才慢慢靠近旁边的侍从乙,“哎,这谁啊?你见过她吗?还挺漂亮的,少主艳福不浅啊。”

    “是挺漂亮的,以前怎么没见过,难道她一直都藏在淮书少主的房中?”侍从乙远远望着楚莺迟的背影,没敢错开眼,说话都浑浑噩噩的。

    “一直藏在少主房中?可是不对啊,少主不是也前段时间才回来,这美人是什么时候进去的。”侍从甲也舍不得错开眼,随口和侍从乙应答着。

    “对啊……她什么时候进去的……等等。”说到这里,侍从乙突然回过了神,声音陡然抬高,看向身边的侍从甲问道。

    侍从甲听到侍从乙的问题,也反应了过来,望向他问道:“她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怎么知道?”侍从乙瞪大了双目。

    二人看向房内,异口同声地道:

    “不好!少主!”

    与此同时,屋中传出了洛淮书的声音:“来人。”

    侍从乙和侍从甲连忙冲进了屋内,饶是他们没空欣赏屋中的“景致”,也是被这满屋的粉色给晃瞎了眼,忍不住在心中惊叹一声“卧槽,真会玩。”

    “淮书少主恕罪!!小的看守不力,竟让人趁虚进了您的屋中!!真是该死!!”

    两个侍从一齐跪在地上,神情惶恐。

    “她不是你二人放进来的?”洛淮书眼眸微眯,她听了二人的话,立刻反应了过来,开口问道。

    “不是不是!请少主饶命!少主饶命啊!!”

    “少主饶命,小的下次一定好好看守!”

    二人生怕洛淮书降罪于自己,拼命地求饶道。

    “罚你二人一个月的银钱,下不为例。”洛淮书开口道。

    她并未有多责怪这二人,他们的修为稍低,而刚把的女子修为明显比他们要强上许多,所以发现不了,也实属正常,但罚的样子,也是应当做到,不然看这二人怕成这样,得跪到明天去。

    “多谢少主宽恕!”二人听到洛淮书只是罚了月钱,都纷纷松了口气,“若是没什么事的话,我二人先退下了。”

    “等等。”洛淮书将刚刚起身的二人叫住。

    两个人再次噗通一声跪下,“您,您还有什么吩咐?”

    洛淮书的目光从屋内布置的粉色丝绸上移过,“叫人来把这些东西都收走。”

    “遵命!”

    【提示,反派黑化值增长5。】

    洛淮书:???

    ……

    楚莺迟出了洛淮书的院子,随便在旁边找了个人,询问洛族长老院的位置,一不留神,眼角余光扫到了旁边走过去的一个少年身上。

    这人方才略过的一半侧脸,倒是不错。

    “站住。”楚莺迟转身叫住那位黑衣少年,可黑衣少年却像是没有听见一般仍旧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