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捡到了偏执反派 > 第106章 错,错了
    帝疏澜眼眸微眯,脚下仿若踉跄般对着楚莺迟的剑撞了上去。

    “疏澜!”

    洛淮书几乎没有做出任何思考,指尖的印阵光芒虚晃一下,她的人便出现在了帝疏澜身边。

    她一手将帝疏澜护在了身后,另外一只手抬掌裹挟着灵力朝楚莺迟拍了过去。

    洛淮书的突然出现扰乱了楚莺迟的节奏,可她不想伤了洛淮书,只能仓惶中收了剑反手抬掌同她对了上去。

    两掌相撞,二人僵持了片刻便分开跃远。

    “怎么样?伤口深不深,让我看看?”洛淮书收掌后一个眼神也没给楚莺迟,直接看向了在她身后的帝疏澜,上下打量,看他是否周全。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帝疏澜胸膛前的大片血迹,洛淮书嘴唇微张,深吸了一口气,显然是被这样重的伤给惊到了。

    她确实没想到会是这样,按理来说,她到得及时,剑尖再怎么样也该只是擦破他的衣衫才对,可眼下看来,已经是刺进血肉里了。

    洛淮书从空间戒指中取出应急的药膏,伸手去拉帝疏澜伤口前的衣裳:

    “别动,我给你……”

    她刚凑近一点,帝疏澜便瑟瑟地朝后退了几步,躲开了她的触碰,口中还嗫嚅道:“不,不打。”

    反派崽子脸色苍白,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原本色泽华丽的蓝色耳鳍都失去了光彩,软软地搭在两边。

    俨然是初遇时的瑟缩样子。

    洛淮书抿唇。

    好剑。

    一剑就给她精细养着的崽子戳回了原型。

    “不打你,过来上药。”洛淮书嘴角勾起浅淡的笑,柔和了原本冷冽的眉眼,但她手上的动作却分毫不含糊,强硬地将帝疏澜拉了过来,弄开他伤口前的衣衫,抹了一层药膏,旁若无人地给他上药。

    有过路的洛族弟子看到这情况直接加快步子匆匆走开了,边走还边捂着嘴和自己的同伴尴尬地道:

    “少主这还真是……狂放不羁……”

    “那残了脸的少年好可怜,虽是异族,可是……可是也不能这样强迫人家啊……”

    “哎哟,羞死了,你们还说呢,快走啊。”

    比那几个路过的弟子更尴尬羞恼的,是站在洛淮书身后的楚莺迟。

    在洛淮书低头给那畜生涂抹伤药时,她分明看见了畜生眼里的挑衅。

    从小被宠到大的楚莺迟根本无法忍受这样的待遇。

    她,堂堂公主,被自己的未婚夫因为一个畜生冷待,而且她还被这个畜生挑衅了!真是什么小妖精都敢在她面前放肆了!

    楚莺迟高昂着头,努力保持着自己身为公主的体面姿态,踏着步子走上前去,“阿书,你难道就要为了这……”

    “哐当!”一声,打断了楚莺迟后面的话。

    就在楚莺迟走过去的同时,帝疏澜也动了,他似是怕极了突然靠近的楚莺迟一般,慌乱地挥手打翻了洛淮书手上拿着的药,装着药膏的药瓶碎掉,药膏也糊了满地。

    “错,错了。”帝疏澜将胆小害怕的形象演得淋漓尽致,惨白着一张脸弯身去捡地上碎掉的东西。

    “算了,碎了就碎了。”

    洛淮书怕这崽子再把自己弄伤,连忙伸手拦住他的动作,将人捞了起来,索性药膏涂抹得差不多了,拿纱布包上就好。

    不知道为什么,受了伤,惨白着脸的帝疏澜,在洛淮书看来,总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反派boss的光环吧。

    洛淮书轻叹一声,低头继续替帝疏澜包扎。

    看着洛淮书只顾帝疏澜的模样,楚莺迟原本的自信隐隐有些动摇,她吐出一口胸腔中的闷气,走上前对洛淮书道:“洛淮书,我想我们应该谈谈,你应该不愿意为了一个畜生男宠就和珈晏帝国为敌吧?”

    洛淮书听到她的话后顿了顿,她安抚性地拍了一下眼前“怕(zhuang)得(yang)紧(zi)”的帝疏澜,转头看她,唇齿轻启,念出了来人的名字:“楚,莺,迟?”

    在少女说出珈晏帝国四个字后,再一联系她的谈吐和为人,洛淮书便明白了眼前的少女是谁。

    她那素未谋面的未婚妻,楚莺迟。

    “你认出我了。”楚莺迟脸上扬起满意的笑,“看来你是个聪明人。”

    “来退婚的?”洛淮书看着她的眼神淡漠至极,像新日初雪,轻柔却冷冽。

    “如果你不把你身后这个怪物男宠送走的话。”楚莺迟高昂着头,言语之间不乏威胁之意,傲慢和尖锐浮现,“我会考虑这个提议的。”

    “往前走五百米再左转三百米,那里会有侍从引你去长老院办理退婚手续。”洛淮书的双眸沉如碎玉,神色懒散,仿佛根本不在意与楚莺迟的婚约。

    “你要为了这个怪物男宠和我退婚?”楚莺迟瞪大了双目看着洛淮书,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

    洛淮书居然要为了一个男宠同她退婚,这事儿传出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或许你该想想是你伤他在先。”洛淮书说得不紧不慢,仿若太阳下的冬日寒泉,明明四周软雾温和缭绕,可走进了,却依旧那般刺手。

    楚莺迟听了洛淮书的话一脸难以置信:“我根本就没有刺中他!”

    “那你觉得这些血是假的吗?”洛淮书站到一旁,将帝疏澜满是血迹的衣裳给楚莺迟看。

    看到帝疏澜身上的血迹,楚莺迟百口莫辩,她愤恨地跺了跺脚。

    洛淮书不欲再同她纠缠,转身向带着帝疏澜离去。

    她走在前边儿,帝疏澜跟在后边儿,看着帝疏澜掩在身后的手中的东西,楚莺迟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在帝疏澜手中,是一柄沾着血迹的刀刃。

    仿若是为了故意炫给楚莺迟看一般,那柄染血的刀刃还在帝疏澜的指尖顺畅地晃动,几乎就要被他给玩出花来了。

    看到这一幕的楚莺迟气得拿剑的手都在颤抖。

    她绿茶一世,却没想到竟然在一个小小的怪物男宠身上栽了跟头!!!

    “很生气,对吧?”

    一道女声在楚莺迟耳边响起。

    楚莺迟的身体在瞬间便做出了本能的反应,掩盖了自己的“狼狈”,她转过头去看说话的人,是一个身穿青色衣衫的侍女,“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