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六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捡到了偏执反派 > 第108章 暗害
    “元槐大人,就凭借这几人的片面之词就判了淮书的罪,恐怕不太好吧。”闲月长老站起身来维护洛淮书道,“而且,就算洛淮书真的犯了错,也该关入刑阁才对,我记得元老院是没有关押的资格的吧。”

    “闲月长老,洛淮书自己都已经承认了。”洛元槐回答着闲月长老的话,但他的目光仍旧阴鸷地看着洛淮书,“我可不希望长老院成为包庇之地。”

    洛元槐非常厌恶长老院,他做族长的那一段时间,洛族不管是哪一方面都不景气,长老院主动撤销职务,逼他退下族长之位,换了他的小徒弟洛封秋上位。

    结果洛封秋一上位,几天后,族中事务局势立刻逆转。

    这是他不愿意提及的耻辱,也是他憎恶长老院,捧高元老院的原因。

    如今被洛淮书间接揭露揭出来,完全是在他的伤口上又洒了几把盐!

    “别急啊,元槐前辈。”洛淮书不紧不慢地看向地上的人道,“洛星豪,你确定……是我绑架了你的亲人?”

    “是……”洛星豪见洛淮书又问了一遍,整个人又有些发虚了。

    连带着凌老都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可据我所知,你没有亲人的吧?”洛淮书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问道。

    洛星豪立刻满头大汗,凌老也慌了神。

    “你可知重要案子撒谎,男子,是要进青月阁刑房的。”洛淮书残忍地笑着,“不过凌老大人,你是从哪里救的他的家人?嗯?”

    看得洛星豪和凌老头皮一阵发麻。

    青月阁刑房,是洛族所有人都不愿意进入的地方,那里,是地狱。

    刑房的刑罚每一种都能让人生不如死。

    大殿上没有一点声音,就连洛元槐,也不说话了。

    就算他的功绩不高,但几年的族长毕竟不是白当的,他已经闻到了这次案子的几分不寻常。

    为了不搭上自己,还是沉默的好。

    全场只有洛淮书一人还笑眯眯的。

    不知过了多久,洛星豪终于撑不住了,开始不停地向洛淮书磕头,口中颤颤巍巍道:

    “少主,我说,我说……是,是凌老!凌老他让我刺杀,栽赃给您的!”洛星豪的手指着凌老。

    “胡扯!”雪老骂道。

    “胡说八道!简直是胡说八道!”凌老气的吹胡子瞪眼,就要扑上去踢那人一脚,还好雪老眼疾手快地拦住了凌老。

    “你说的可是真的?”洛元槐看清了形式,这才开口问道,长老院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自己。

    如今,除了洛淮书,这里地位最高的便是这位前任族长,虽然是虚的,但此事涉及洛淮书,便只有由他来主持这事了。

    “是。”洛星豪坚定道。

    “元槐大人,我认为,仅凭这人的只言片语并不足以论罪。”空老起身走上前道。

    “哦?为何?”洛元槐见有转机,眼睛一亮。

    “先前这人冤枉少主,说是少主栽赃凌老,现在又说凌老栽赃少主,变来变去,结果是谁,都凭此人一嘴论断,并不妥,万一这是某些人想要挑起少主和元老院的阴谋,我们妄断岂不是让某些小人得逞?”空老此时也顾不得看洛淮书出丑了,只想着把凌老从这里面摘出来。

    “有道理。”洛元槐赞同地点点头。

    洛淮书笑了笑,这空老可真会绕,族中就她这个少主,元老院,长老院三方,少主和元老院起了矛盾,得利的定然是长老院,空老这一番话,立刻将长老院推进了火坑。

    洛淮书配合地顺着空老的话道:“本少主倒是好奇,空老口中这个半句不离的‘某些人’,是谁?”

    “回少主,我怀疑,是长老院的青月长老。”空老淡定地答道。

    果然,矛头直指长老院的咽喉。

    青月长老位是长老中很重要的一个位置,无数密案案底,都被封在青月阁之中,而且,青月阁还担负着洛族的守卫安危的重责!

    “空老这话倒是好笑,这话有何高见?”青月长老十分淡定,没有丝毫被怀疑后的紧张与愤怒,这样的气质与元老院的粗鲁狂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众所周知,青月阁守卫森严,而青月阁地牢,更是严中之严,怎么会连一个周天后期的人都防不住,这很明显是有人在放水,整个洛族,只有你青月长老,做得到这一步。”空老对自己的辩证十分有信心。

    青月长老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起身走上前去,道:“青月管理不利甘愿受罚,但空老所说,青月没有做过,决不认罪!”

    洛元槐见此事愈演愈烈,继续下去很有可能控制不住形式,快刀斩乱麻:“洛星豪企图挑起元老院,长老院,少主之间的矛盾,罪不可赦,来人!把他压入刑牢!受七道极刑,最后处死!”

    殿内侍卫走上前去。

    洛淮书嗤笑一声,这戏,可还没完呢。

    她举起茶杯,准备饮用。

    茶杯刚一举到嘴边,洛星豪便似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一样嘶吼起来:“凌老!出了事你竟然将我推开!你!元槐大人!我刺杀逸老的那把长刀是凌老给我的!他说为了不出纰漏,让我用那把削铁如泥的宝刀去动手!”

    “你说什么?!我的凌刀好端端地在我书房的暗阁里,怎么会给你?”凌老从位置上跳起来,激动不已。

    那把凌刀是上一任凌老传给下任凌老的传物。

    “凌老大人,那么激动做什么?”洛淮书盯着凌老,冷冽的目光看得凌老后背发寒。

    “我不过是……适时解释罢了。”凌老坐回位子上,一张老脸涨得通红,不知是气的,还是被洛淮书说的,或者是两者都有。

    “洛星豪,那柄刀现在在何处?”洛淮书审问道。

    “我被抓住后,便被缴了武器。”洛星豪表示自己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

    “这肯定不是我的那把凌刀,你别想找借口害我。”凌老平复了一下愤怒,狠声道。

    “青月长老,请下一道口谕。”洛淮书看向青月长老。

    青月长老答应,吩咐人下去取那把刺杀逸老的长刀。

    刀拿上来的那一刻,元老院所有人都懵了,就连雪老,空老,云老都不禁开始怀疑凌老。

    那一把长刀,真的是凌老的那把凌刀!